纳吉拜相第八年:原地踏步的经济政策

纳吉于2008年9月17日接任财政部长,并在2009年4月3日正式拜相。然而,在九年的财长和八年的首相生涯里,纳吉的经济政策只是一直原地踏步,彻底错过了让马来西亚经济重返正轨的改革契机。

一个进步和关怀的政府,应该要有长远的规划造福全马人民,并且密切咨询私人领域,让依赖大量非技术劳力的经济活动升级,追求技术与专业。

这也是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执政后,最主要的议程之一。新政府将以良好的治理为宗旨,确保经济和民生获得改善。

在谈以机械取代人力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之前,我们必须知道在纳吉的执政下,非技术外劳已经很大程度取代了本地劳工。虽说这样的问题早在纳吉拜相前就发生,但是却在他任内变得更糟。

走出现有低技术、低生产、低薪资的恶性循环,最好的方法在于促成一个高技术、高生产、高薪资的良性循环。

这过程一点也不简单,纳吉也让国家虚耗了几乎一个十年,白白浪费了重整经济政策的机会,但是希望联盟会扛起重担,为我国经济掀开繁荣的新一页。

纳吉依然摸不着头脑

我在前一篇预算案案前评论《毫无经济政策可言的纳吉经济学》里,对纳吉空洞无物的经济政策表达遗憾。随后纳吉以一篇长达17页的《我对马来西亚经济的愿景》作为回应,却进一步显示了他并不了解马来西亚小市民的真正需求,也不知道如何让马来西亚再次辉煌起来。

纳吉除了继续为一马公司护航(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已对此做出了许多精辟分析和反驳),也提出了许多歪理替消费税和津贴削减背书,并否认令吉贬值与他的政策失败有关。

纳吉与他的跟班继续活在经济良好的假象中,甚至不断指责在野党“破坏”和“颠覆”国家经济,这样的字眼似乎暗示着异议者会因为批判纳吉的经济政策而有可能受到对付。就如“国王的新衣”,所谓的美好经济是靠着谎言和威权维持起来。

为何马来西亚人民不满?

纳吉身边的智囊很有可能没有告诉他真实的情况,以致他完全不懂民间疾苦,也不了解大部分马来西亚小市民的不满,尤其是对以下几种经济现状:

(一)消费税、令吉贬值和政府撙节(削减福利、医疗和教育的公共开支,姑且不论纳吉和罗斯玛的奢华生活和滥用政府专机出国)所带来的经济冲击。小市民受到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但政府却不愿意承认我们正处在一个宁静的危机中。

(二)我们在面对着双速经济,尤其是出口业的表现因全球经济复苏而变得很好,国内市场却因为人民可支配收入收缩、减少消费而变得低迷。由于出口业越来越少聘用马来西亚劳工,改聘更多的非技术外劳,因此我国也没有从出口业的表现中受益太多。况且我国出口业依赖的大部分是进口货品,也意味着对国内经济没有增值作用。

(三)纳吉去年提呈2017年财政预算案的时候,叫年轻毕业生去卖椰浆饭,也叫失业人士去驾驶优步,当中并没有实际的方案解决就业问题。如今,越来越多的马来西亚人到新加坡从事3D(肮脏、艰辛和危险)工作,也有越来越多的马来西亚人“跳飞机”到英国、澳洲和纽西兰非法工作。马来西亚较多的是低薪资和低技术的工作(只有30%是专业技术雇员),青年失业率也很高,还有多达35%的家庭靠着非正式经济的工作来维持。纳吉根本不在乎国人的这些问题。

如何重整我国经济?

纳吉必须搞清楚马来西亚经济面对的重重问题:

首先,出口业带领增长的经济模式有其限制,或更准确来说,它在我国已经走到了尽头。自1970年代初期,出口业造就了马来西亚多年的繁荣,一直到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国便在出口业失去了竞争优势。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欧美国家的需求放缓使到马来西亚出口业遇挫,出口业带动增长的策略再也行不通了。

把完成品出口到中国和日本也不是一个好的策略,两国已经有很强的工业基础。采取出口业带动增长的经济模式,前提是要加强投资在生产上,并维持低薪资的政策。相信这也不是我们未来想要的情况。

第二,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就应该尽早重整我们的经济。2010年3月31日出炉的“新经济模式”便有相关建议,但如前篇所述,“新经济模式”推出不久后就在马来右翼组织的反对下夭折了。

中国是从依靠出口业转向依靠国内消费带动增长的一个例子。过去数十年,中国逐步注重在提升打工族的收入,借此刺激国内消费,同时也发展服务业,填补工业生产停滞的真空。

纳吉完全没有意识到全球大环境的变化,经济发展的策略至今还是依靠出口业和巨型工程(公共交通基础建设如捷运等)。

自2009年以来,国内消费是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力,但很多都是依靠债务而非收入。因此,我国的家庭债务也占了国内生产总值大约90%。

马来西亚目前吸引外资设厂,聘请廉价外劳组装进口零件,这些对国内经济都没有增值作用,让国家陷入奇怪的双速经济。我们在出口业看到一些增长,但马来西亚小市民却被排除在外,无法从中受益,还要受到消费税、令吉贬值和津贴削减带来的经济压力。

第三,就业作为经济的核心。纳吉和他的跟班常说,政府为国人创造了上百万的工作机会,但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清楚回答,到底所谓工作是什么类型的工作,还有技术要求和薪资呢?

纳吉过去几年,并没有认真应对我国经济过度依赖非技术外劳的问题。众所周知,外劳中介是其巫统朋党的一门大生意,减少外劳人数等同于牺牲朋党的利益。

纳吉的经济政策打从开始就一直原地踏步至今,若早在2009年确立一套长远的改革议程,着手应对我国经济的挑战,马来西亚就不会如此虚耗了近十年的时间。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0月26日发表财政预算案案前评论(二)。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