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水坝没滤水站:政府有头没尾的水供规划

柔佛的水务危机是当前必须解决的课题,我已多次在国会向政府催促此事,也在这次的国会提呈了两道相关问题,吁请政府保障人民享用足够、干净和安全的水资源。

位于居銮县的加亨水坝工程在2014年5月动工,终于在今年5月建竣,但是居銮人民还必须等到加亨滤水站完成后,才能享用加亨水坝的水资源。

水坝与滤水站理应同步建好,并在完成引水工程后就能投入供水。如今有水坝,没有滤水站,这样的情况就如政府造车,却没有引擎,反映了国阵政府在水供规划上的不周全。人民苦等了水坝三年,却还要再等滤水站几年。

昨天,我在国会问答环节质询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部长麦西慕,要求该部清楚说明加亨滤水站的预计完工日期,以及滤水站完工前的临时方案何时可以启动。

麦西慕在回答时指出,加亨滤水站的兴建工程原本是由财政部长机构独资拥有的水务资产管理公司(PAAB)执行,但是柔佛州政府最后决定由自己执行有关工程,也不从水务资产管理公司融资。

加亨滤水站工程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空转了几个月,国家水务委员会才在今年9月8日批准了柔佛州政府的工程,并要求柔佛州政府在18个月内完工。同时,原本计划从加亨水坝引水到森波浪东区滤水站的临时方案也宣告取消,改为提升森波浪西区滤水站的系统。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将透过我们的州议员在议会里继续监督加亨滤水站工程,促使柔佛州政府能够如期完成滤水站的建设,尽快让人民使用加亨水坝的水资源。

去年11月7日,我在国会特别议事厅点出造成柔佛水供危机的主要原因,也就是原有的森林集水区已被非法种植业侵占。除了生水短缺,非法种植业使用的化学农药也导致水源受到污染。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代理副部长迪瓦马尼当时承认,水坝周围的集水区已沦为种植地和农地,森波浪基里河的生水量受到了附近菜园的影响,勒班水坝与章莪水坝则是因为大规模的木瓜和油棕种植而出现生水短缺。我提出了政府宪报公布森林集水区的必要性,联邦政府和柔佛州政府必须拟定改善水坝周边环境的时间表,按时把非法种植业撤走,以扩大集水区。

我在这次国会提呈的第二问题,跟进了政府宪报公布森林集水区的现况,柔佛州政府截至2016年12月已宪报公布了8万5597.61公顷的森林集水区。此外,我也在同一道问题内质询政府如何应对水源氨(ammonia)污染导致制水的问题。

根据我收到的书面回答,造成氨污染的原因包括污水流入、种植和养殖活动,联邦政府与柔佛州政府的相关单位将互相配合,监督业者并对付涉及污染的业者。另一方面,柔佛州行政议会也在昨天议决,关闭涉及污染的鸡蛋厂和鸡粪处理厂。

改善水供,维护水资源——这是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不遗余力推动的首要议程之一,希望联盟在执政马来西亚和柔佛之后将全面加强水务管理。我们现阶段也积极监督国阵联邦政府和柔佛州政府的水供政策,确保人民的基本需求不再受到耽误。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1月2日在吉隆坡国会大厦发表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