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17

希山慕丁须确保选前不调动任何军人选民

我促请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向全国人民承诺,确保在第十四届大选前不会把任何军人调动到新选区。 12月20日,也是巫统副主席的希山慕丁指责我在制造错误印象,说未竣工的昔加末军营会在来届大选协助国阵。 他更妄言,在野党趁大选来临炒作课题,如果军营能够帮到国阵,那他身为国防部长又为何不在自己的森波浪选区设立新军营。 12月21日,我在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召开记者会回应,森波浪选区内的巴罗的确有新军营在兴建中,而国防卫队首长阿芬迪早在9月25日就已经做出了有关宣布。 这证明了国阵准备透过肮脏手段赢得大选,为选举利益考量,进行选区重划及建立新军营。柔佛州的巴莪、彭亨州的百乐,以及霹雳州的半港(峇眼拿督国会选区)也会设置新军营。 我也挑战希山慕丁,要他否认巴罗有新军营。 12月22日,森波浪巫青团团长、也是希山慕丁侄儿兼政治秘书的翁哈菲兹护主,指在野党不惜一切打击希山慕丁,还说建立新军营不是基于政治考量,而且军营要在大选之后才会完工。 “如果森波浪的巴罗军营有政治目的,那么希山慕丁应该要确保大选前落成才对。” 翁哈菲兹可说是已经代表希山慕丁承认,巴罗的确正有新军营在兴建。 我现在要希山慕丁向全国人民做出保证,在大选前绝不把任何军人调到新军营充当选民。 虽然半港、百乐和昔加末的新军营还没竣工,但是军人和家眷的名字已经被列入2017年第三季附加选民册,显然国阵企图在这些边际选区胜之不武。 我敦促希山慕丁撤回这些军人和家眷的调动,包括昔加末的1079人、百乐的1234人,以及半港的1411人。 以下为有关边际选区在2013年大选的得票数据: P75 峇眼拿督国席 当选人:阿末扎希(国阵),1万7176票,52.1% 第二高票:马迪哈山(公正党),1万5068票,45.7% 多数票:2108票,6.4% N54 半港州席 当选人:柯沙温(公正党),1万0155票,49.6% 第二高票:苏巴马廉(国阵),8915票,43.5% 第三高票:末西迪哈欣(独立人士),413票,2% 第四高票:阿查哈里阿都拉(伊斯兰阵线),353票,1.7% 多数票,1240票,6.1% P90 百乐国席 当选人:依斯迈沙比里(国阵),2万1669票,50.6% 第二高票:查基里亚(公正党),1万9526票,45.6% 第三高票:莫哈末阿朗(独立人士),670票,1.6% 多数票:2143票,5% P140 昔加末国席 当选人:苏巴马廉(国阵),2万0037票,50.3% 第二高票:蔡锐明(公正党),1万8820票,47.3% 多数票:1217票,3% N30 巴罗州席 当选人:张协群(国阵),7531票,49% 第二高票:桑格(行动党),7428票,48.4% 多数票:103票,0.6%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2月24日在居銮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希山慕丁须确保选前不调动任何军人选民

廖中莱沦为哈迪阿旺代言人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已经自我矮化成巫统与伊党非正式联盟的代言人,鹦鹉学舌学起了首相纳吉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最恶劣的谎言——也就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将在希望联盟胜选后出任首相。 他狂言,林吉祥没有原则并擅于煽动族群冲突,当了首相会对国家不利。 廖中莱昨天出席巴罗一场社区活动后,向记者这么说:“林吉祥只知道想要成为首相或副首相。我会说,他是一个不能信任的从政者,并会导致种族不和谐。” 真不明白为何堂堂马华总会长,要自甘堕落沦为纳吉和哈迪的传声筒? 国阵在2013年大选的总得票率只有47%,纳吉深知下届大选若再次迎战替代首相人选安华,以及全盛期的民联,那国阵会很保不了政权。 最近,一名巫统智囊告诉我,各情报单位(警察政治部、军方情报单位、特别事务局等等)在2013年大选前向纳吉指出,国阵将在纳吉的个人魅力下以超过60%的总得票率轻松获胜。 那位在大选当天与纳吉同在开票现场的智囊也形容,纳吉得知大选成绩后显然非常震惊。 纳吉必须用尽一切手段,以图力挽狂澜。纳吉找来了友人尤素夫卡拉(2004至2009年期间,以及2014年迄今为印尼副总统)当说客,尝试拉拢安华成为政府的一分子。安华在2013年8月毅然拒绝了有关献议。 安华拒绝向纳吉妥协,赔上的代价是让自己身陷囹圄。每当想起安华在监狱,我都非常敬佩他那份无惧牺牲的勇气,让在野联盟可以在2013年大选后继续生存下来。这一点也不容易。 2014年中期,纳吉的策略布局已经显而易见了。第一,收监安华,除去在野联盟的共同领袖;第二,收编伊党成为国阵的非正式盟友;第三,向马来选民宣传在野联盟是民主行动党/华人/林吉祥所主导,恐吓马来选民,特别是中间选民。 收监安华与收编伊党后,纳吉祭起族群和宗教牌告诉马来中间选民,无论他的政府多么腐败都必须支持他。纳吉企图让自己和国阵不战而胜。 2015年2月10日,联邦法院推翻上诉庭判决,安华被送入牢房。自此,在野联盟失去了一名共同领袖。 2014年3月,巫统借由伊刑法/355法案,向伊党保守派伸出橄榄枝。当时,公正党透过加影行动,有意加强安华的政治地位与角色,伊党主席哈迪也为此感到不悦。 纳吉于2014年6月探访在医院的哈迪,巫伊合作的想法在哈迪的祝福下萌生。哈迪在2014年8、9月的雪州大臣风波,故意与友党闹分歧,让事情频频节外生枝;2015年初,伊党把民主行动党当成头号敌人,合理化其靠拢巫统的动向。 早在2014年10月5日,我和居銮马华区会主席颜炳寿在星洲日报总社辩论时就已经预测,马华将随着接下来的政治局势,成为伊党的非正式盟友。 从今天的情况来看,马华不但只是伊党的非正式盟友,马华总会长也沦为了哈迪的代言人,睁着眼睛说林吉祥要当首相这种谎话。 值得欣慰的是,马来西亚人民看穿了纳吉的布局。一轮政治重组后,拒绝保守政治的伊党开明派领袖另立了国家诚信党,而反对纳吉盗贼统治的巫统领袖也另立了土著团结党。在野联盟经历了低潮和重重挑战,结合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这四党力量的希望联盟最终得以绝地反扑。 对廖中莱和马华而言,他们的政治格局可说是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恐怕他们也即将步入历史,彻底被马来西亚人民淘汰。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2月18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廖中莱沦为哈迪阿旺代言人

柔南连日大停电

柔南地区,尤其是武吉英达和五福城一带,自12月12日(星期二)起面对一连几日的大停电,联邦政府必须立即正视与关注此事。 这一次的电源危机在72小时后仍未获解决,可说是1996年以来半岛最严重、最长时间的大停电。 由于近年不曾有如此严重的危机,我促请能源、绿色工艺与水务部长麦西慕,还有能源委员会主席阿都拉萨,给予社会大众说明和交待。对于柔南大停电一事,两人至今仍然沉默不语。我尝试透过简讯联络部长,但其手机已关机。 我得知能源、绿色工艺与水务部秘书长,也是士姑来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前校长的再里乌江教授,在停电地区拥有产业。若部长不在国内,我希望秘书长能立刻代为关注和应对这次的电源危机。 能源委员会作为监督国能公司的主管单位,必须全面彻查柏伶花园主要入电变压站损坏的原因。能源委员会也应该指示国能公司评估停电受影响户的财物损失,并给予合理的赔偿。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敦促政府尽快完成调查报告,并公开让公众阅览。 柔南正在快速发展中,尤其是依斯干达特区有许多住宅、商业和工业区发展计划,电力和水供理应最先受到保障。 小市民、小型或大型企业,之前都因为制水而面对损失,现在又遭到了停电影响。本地及海外投资者,也会因此对投资柔佛失去信心。 当务之急的是,政府必须着手找出大停电的肇因,并向社会大众提出改善方案,以便重拾公众的信心。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连同彭加兰岭顶区州议员邹裕豪、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士都浪区州议员曾笳恩,以及振林山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黄祥銮于2017年12月17日在新山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柔南连日大停电

第十四届大选的胜败关键

如果希望联盟成功在来届大选赢下巫统在半岛现有的40个国席,便能组建新政府。若全国有50%的马来选民投给希望联盟,我们更有可能以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执政。这些都是事实。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一些政治评论人和甚至政治工作者完全无视选民的结构与动态,竟然不屑了解这些足以左右来届大选成绩的关键因素,不断重复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的陈腔滥调。 政治滥调与现实 这些意见领袖认为马来选民不会一致想要改变。他们辩称,虽然有些马来选民在过去两届大选转投在野党,但不代表整体马来选民的转向,只是个别州属的情况。因此,有些人忽略半岛作为主战场的重要性,只把沙巴与砂拉越视为造王者。 我认为砂拉越的改变机率较低,原因是砂拉越政府表面上扮演争取自主权的政治门面凑效,再加上当地的地理形势也非常复杂。 沙巴的情况则相当有趣。2013年大选,虽然在野党只赢了三个国席,但国阵有几个国席只以少于50%的得票率胜选,全靠多角战才能拿下议席。今届大选,沙菲益在沙巴东海岸有一定的影响力,此外卡达山-杜顺-姆律地区的选民也更清楚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因此在野党有机会再赢下最多10个国席。 无论如何,第十四届全国大选的关键战役主要还是会在半岛。 半岛之役 上届大选,巫统在全国赢得88个国席,其中有14个在沙巴,1个在纳闽。半岛的73个国席中,有30个是非常小的偏乡选区,有为数不少的垦殖区选民。即使马来选民大幅度转投希望联盟,我们也很难在这些选区获胜。 另40个国席,则是以马来选民居多的混合选区,也有着一定数量的非马来选民。这些议席大部分是半城乡选区,当中很多年轻一代的选民平日是在吉隆坡和其他城市谋生。 民联在2013大选赢得半岛165个议席当中的80席。目前,伊斯兰党有14席不计在希望联盟的议席当中。民主行动党则在2014年的补选失去了安顺国席。慕尤丁投入在野党政治后,希望联盟也多了巴莪国席。因此,希望联盟在半岛共有66个议席。 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的挑战,在于能不能赢下半岛165席中的100席。如果成功,意味着至少有简单多数马来选民转投希望联盟,我们也会有更多的马来议员当选。这会保障希望联盟的新政府更稳定和政治合法性。 希望联盟凭着半岛的100席,再加上沙巴与砂拉越伙伴的15至20席,就能实现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的第一次政党轮替。 希望联盟能否赢得半岛100席? 在考量吉兰丹与登嘉楼的议席之前,国阵在半岛西海岸就已经有至少40个边际选区,有机会让希望联盟攻下。(基于策略考量,我不会一一列出有关选区,但读者可以自行研究。) 国阵大部分的边际选区聚集在: 玻璃市/吉打(10席); 槟城/霹雳北部(7席); 雪兰莪北部/霹雳南部(8席); 柔佛大麻坡地区(5席); 柔佛南部(6席); 彭亨(4席)。 玻璃市与吉打的议席大部分是马来选民占绝对多数的选区。在马哈迪因素下,吉打会产生不一样的政治动态。 其余的国阵西海岸边际选区,马来选民最多也只占了65%,非马来选民有一定的数量。伊党在这些西海岸选区的影响力也非常有限,不会带来太多顾虑。 三角战不利巫统 我曾说过,巫统某个程度也知道制造三角战的策略行不通,巫统在边际选区打三角战会比希望联盟更为不利。 在马来选民居多的混合选区里,非马来选民倾向投希望联盟大于巫统或伊党。 倘若马来选民的反建制情绪维持到大选,一些巫统和伊党的支持者也会转投希望联盟。反正伊党在西海岸选区毫无胜算,巫统会要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忠实铁票集中支持巫统,以便协防西海岸选区。 巫统很快会放弃三角战的布局,这是不意外之事。现在有关三角战的任何讨论,其实真的是在浪费时间,我们必须打破三角战有利巫统的迷思。 副首相暨巫统代署理主席阿末扎希,以及旅游部长纳兹里,已经做出提醒,制造三角战未必有利国阵。值得一提的是,阿末扎希的峇眼拿督、纳兹里的硝山,正是包括在我提及的国阵西海岸边际选区当中。 纳吉最近与吉兰丹巫统领袖们在东姑拉沙里住处会面,再度打乱了纳吉的算盘。 吉兰丹巫统在会上要求纳吉,让巫统在所有议席与伊党全面开打。吉兰丹巫统领袖拒绝与伊党合作,搞砸了纳吉的三角战布局。这也可说是给了纳吉一个很好的下台阶,让他提早放弃这个原本就已经行不通的策略。 半城乡选区作为主战场 希望联盟(包括前身民联)之前较以城市为重心,现在必须延伸至半城乡选区,因为这才是在野党的胜利条件。 希望联盟作为一个政治联盟,也必须在半城乡选区凝聚至少一半的马来选民,还有激励目前犹豫的非马来选民,结合成为推动改变的社会联盟。 我并没有说这段过程很容易,但我想说的是,这是国阵最脆弱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好的一次机会,尤其是在这些2013大选国阵以微差多数票赢得的西海岸半城乡、马来选民居多的混合选区。 希望联盟借着选民一致的转向,夺下这40个或更多议席,马来西亚便会迎接新政府的诞生。

Read More第十四届大选的胜败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