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中莱沦为哈迪阿旺代言人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已经自我矮化成巫统与伊党非正式联盟的代言人,鹦鹉学舌学起了首相纳吉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最恶劣的谎言——也就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将在希望联盟胜选后出任首相。

他狂言,林吉祥没有原则并擅于煽动族群冲突,当了首相会对国家不利。

廖中莱昨天出席巴罗一场社区活动后,向记者这么说:“林吉祥只知道想要成为首相或副首相。我会说,他是一个不能信任的从政者,并会导致种族不和谐。”

真不明白为何堂堂马华总会长,要自甘堕落沦为纳吉和哈迪的传声筒?

国阵在2013年大选的总得票率只有47%,纳吉深知下届大选若再次迎战替代首相人选安华,以及全盛期的民联,那国阵会很保不了政权。

最近,一名巫统智囊告诉我,各情报单位(警察政治部、军方情报单位、特别事务局等等)在2013年大选前向纳吉指出,国阵将在纳吉的个人魅力下以超过60%的总得票率轻松获胜。

那位在大选当天与纳吉同在开票现场的智囊也形容,纳吉得知大选成绩后显然非常震惊。

纳吉必须用尽一切手段,以图力挽狂澜。纳吉找来了友人尤素夫卡拉(2004至2009年期间,以及2014年迄今为印尼副总统)当说客,尝试拉拢安华成为政府的一分子。安华在2013年8月毅然拒绝了有关献议。

安华拒绝向纳吉妥协,赔上的代价是让自己身陷囹圄。每当想起安华在监狱,我都非常敬佩他那份无惧牺牲的勇气,让在野联盟可以在2013年大选后继续生存下来。这一点也不容易。

2014年中期,纳吉的策略布局已经显而易见了。第一,收监安华,除去在野联盟的共同领袖;第二,收编伊党成为国阵的非正式盟友;第三,向马来选民宣传在野联盟是民主行动党/华人/林吉祥所主导,恐吓马来选民,特别是中间选民。

收监安华与收编伊党后,纳吉祭起族群和宗教牌告诉马来中间选民,无论他的政府多么腐败都必须支持他。纳吉企图让自己和国阵不战而胜。

2015年2月10日,联邦法院推翻上诉庭判决,安华被送入牢房。自此,在野联盟失去了一名共同领袖。

2014年3月,巫统借由伊刑法/355法案,向伊党保守派伸出橄榄枝。当时,公正党透过加影行动,有意加强安华的政治地位与角色,伊党主席哈迪也为此感到不悦。

纳吉于2014年6月探访在医院的哈迪,巫伊合作的想法在哈迪的祝福下萌生。哈迪在2014年8、9月的雪州大臣风波,故意与友党闹分歧,让事情频频节外生枝;2015年初,伊党把民主行动党当成头号敌人,合理化其靠拢巫统的动向。

早在2014年10月5日,我和居銮马华区会主席颜炳寿在星洲日报总社辩论时就已经预测,马华将随着接下来的政治局势,成为伊党的非正式盟友。

从今天的情况来看,马华不但只是伊党的非正式盟友,马华总会长也沦为了哈迪的代言人,睁着眼睛说林吉祥要当首相这种谎话。

值得欣慰的是,马来西亚人民看穿了纳吉的布局。一轮政治重组后,拒绝保守政治的伊党开明派领袖另立了国家诚信党,而反对纳吉盗贼统治的巫统领袖也另立了土著团结党。在野联盟经历了低潮和重重挑战,结合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这四党力量的希望联盟最终得以绝地反扑。

对廖中莱和马华而言,他们的政治格局可说是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恐怕他们也即将步入历史,彻底被马来西亚人民淘汰。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2月18日发表的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

Penang: Malaysia’s High-Tech Powerhouse

Last month, I led a 40-person delegation,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economists and senior government and GLICs (government-linked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officials, to visit semiconductor firms in Penang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