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摇摇欲坠,马华无关痛痒

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日前都以“求华社拒绝行动党歼灭马华论”作为主调。魏家祥甚至说民主行动党的目的是取代马华公会成为巫统的合作伙伴。整个说法建立在巫统永远不倒的基础上立论。

问题是,无论马华公会如何高谈巫统永远不沉船的说法,来届大选最主要的问题是,巫统是否继续执政。

巫统在2013年大选赢得88个国会议席,其中14个在沙巴、1个在纳闽,西马半岛一共73席。

自2015年以来,纳吉与巫统的支持率在马来选民当中已经暴跌。所有认真评论马来西亚政治的论者和民调,都可以确认巫统目前在马来选民的支持率在四成上下,在全民之中更低。

巫统的救命草是伊斯兰党。有民调人员认为,在三角战之下,假设所有伊斯兰党的选票不跑票,那么巫统将以三角战获胜。这是假设所有伊党支持者都是盲目的选民,不知道纳吉与伊党之间的合作关系,又或者假设所有不满纳吉的马来选民将会把票转投伊斯兰党,而不是投给希望联盟。

无论如何,研究选举倾向的论者也会同意,吉打、柔佛和沙巴不受伊党因素影响。2013年包括伊党的民联在吉打州净输掉6个国会议席,国阵的马来选票增加6巴仙。2013年的关键在于马哈迪—慕克里兹因素,2018年关键也在马哈迪—慕克里兹因素。伊党和公正党在2008赢得但在2013年输掉的议席,都是希望联盟在2018年可以争取的,外加马哈迪的两个基地(浮罗交怡、古邦巴素)和慕克里兹的基地莪伦。如果“马”风吹起,巫统在吉打州折损7至10席,伊党因素影响不大。

柔佛的26个国席当中,希望联盟目前一共有六席(公正党1席、土著团结党1席和民主行动党4席),另外的20席当中,有10席是国阵的边缘选区。这十个国阵在2013年大选多数票非常少的选区,还不包括魏家祥的亚依淡。伊党在柔佛没有影响力。

沙巴的在野党在2013年大选赢得3个国席,但另外有4个国席国阵的得票不过半,国阵胜选主要因为卡达山人的选区出现多角战。最近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沙巴州议会于2016年修改州宪法增加了13个州议席,但是迟迟没有禀报联邦国会(程序的一部分),以致成为宪法危机。沙巴国阵的说法是,议席太多,国阵成员党在抢,所以最好不要增加议席。事实上,因为13席当中,有7席是沙菲依的势力范围,选区划分时是以巴交人是国阵铁票的逻辑进行,现在发现选情不一样了。沙巴希望联盟加上民兴党联合,可能为希望联盟新政府贡献多10席的国会议席。

也就是说,希望联盟(加上民兴党)在吉打、柔佛和沙巴三州各赢10席,合共30席。

除此之外,如果15%上届投国阵的马来选民转向希望联盟,霹雳、雪兰莪和彭亨有可能再为希望联盟增加各5席,森美兰、马六甲至少各2席。

巫统在西马的73席当中,只有30席左右是安全区,其他都有可能会落败。而马华公会的议席,都是靠马来选票支撑。巫统如果输掉40席,陪跑点缀的马华公会也会落败。但是马华公会不是重点,巫统会不会输掉政权才是关键。

大打“歼灭”马华公会论,博点同情,也许可以争取三天的版位,到了选举时,全民一起回答的问题是到底要不要把巫统政府换掉,换人做做看,与同情马华公会无关。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8年2月13日在新山发表的文告。)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