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政治余震

2018年3月18日,希望联盟总裁敦马哈迪等领袖齐聚在亚依淡,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宣布我为亚依淡国席希望联盟候选人。得悉直凉的行动党同志们当天驱车数小时来到亚依淡给予支持和见证,由衷深受感动。

我最终未能赢下亚依淡国席,但亚依淡之役确实成功为我们的支持者带来重要的信息:打败国阵政府并非不可能的任务。

我们从中得到什么启示?试想想,如果我们当时盲从马来文、华文主流媒体炮制的所谓“舆论”,我们早就已经失去希望,甚至还收拾包袱了。

因此,希望联盟无论是全国或基层领袖,都必须以我们的信念和原则作为指导,引领舆论并准备做出艰难的抉择。

目前,媒体都聚焦在巫统领袖跳槽的新闻。相关报导让希望联盟支持者掀起了一片骂声。其中一个最具争议就是充满污点的拉欣淡比仄也申请加入土著团结党。他绝对是一个负资产,不会给希望联盟加分。

然而,更大的问题在于我们希望联盟和全马人民,该如何处理和应对巫统的瓦解。我们必须理解,509是一场巨大的政治地震和海啸,随之而来必会有一连串的余震。

只要纳吉与其得力助手阿末扎希还在掌控巫统领导层,巫统基层党员、马来中间选民和其他马来西亚选民都不会回流支持巫统。他们盗贼统治的恶名已重挫领导威信。倘若阿末扎希继续领导巫统,这艘船必定会继续沉沦,其他领袖也自然会纷纷出走。

2018年12月8日的反ICERD集会激起的余震就是沙巴巫统的瓦解。对沙巴人民包括沙巴巫统党员而言,巫统与伊斯兰党结合是下下策,这是因为沙巴选民比半岛选民相对接受多元。

阿末扎希与纳吉只懂得利用种族和宗教议题来操弄肮脏政治手段,他们无法代表国家的未来。许多人相信巫统在阿末扎希的掌舵下,迟早会沦落成为伊党的“臂膀组织”。

巫统至少还有另外两派人马,分别以希山慕丁和凯里为首。这两派之间未必互相认同,但他们都反对纳吉与阿末扎希的领导。

未来会否有巫统领袖退党以成立一个新的多元族群政党?若有,希望联盟该如何应对?若无,希望联盟又要如何处理?

这是我国有史以来所面对的第一次政治、经济与社会转型契机。我们已成功终结前朝威权政体,这绝非易事。

我呼吁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支持者,在这余震期间给予更多耐心。

是的,我们得敢怒敢言,但在转型的过程中,我们也必须与希望联盟的友党合作。

与其相互羞辱谩骂,不如回到我们的共同目标,合力打造一个全民得以和平共处、共存、共荣的新马来西亚。

巫统的解体和其当下的状况,其实是马来西亚民主化的重要果实。既然巫统已乖离其1946年创党时的斗争初衷,不如打造一个更利惠马来人乃至全马来西亚人的新平台。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8年12月17日拜访行动党直凉支部的演讲稿。)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