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换政府,也是换政权

5月9日全国大选见证了我国规模最大的一场政治地震和政治海啸。然而六个月后,部分大马人却陷入一种思维,认为选举结果和世界其它民主国家所发生的一样,仅仅是换了政府而已。其实,我们在没有流血之下换了政权 (regime change)。

马来西亚从威权体制政权过渡到民主政体。这是天大的变化,但一点都不简单。在此之前,马来西亚人并未尝过真正的民主,如何在民主体制下共同生活,是全民的功课。我们需要每个公民积极参与、也抱持耐心和宽容来孕育这个初生民主国家。

在这个新兴民主国家中,政府并没有以审查制度来威胁或束缚主流媒体;从509至今,媒体没有接到内政部的电话。但现有的媒体因为所有权、旧结构和思维尚未改变,所以依旧以很多还是从种族观点出发。

509之后,很多参与公共讨论的人都是英雄,都可以大声反对当政者。这当然是好事,但这些声音若只从种族角度出发呐喊,这就会是件坏事。

马来媒体

观察现行的马来媒体(包括社交媒体),不难发现纯粹在马来文圈子生活的马来读者被灌输认为,希望联盟政府不但无法制衡民主行动党,还受到后者的控制,准备伤害马来人。

其实情况不应如此,一个理想的马来报、马来新闻网站应该是一个迎合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媒体,而非把非巫裔当箭靶的媒体。

我自1993年开始每天阅读马来报。有段时期,《每日新闻》试图成为一份“马来西亚报纸”,而不只是一家仅仅为马来同胞提供报道的媒体。当时,就连《马来前锋报》也不至于让非巫裔读了感到难堪和愤怒。但是,2005年巫统向右转之后,巫统控制的马来媒体都成了种族主义的代言人。

中文与淡米尔文媒体

生活在中文圈子的华裔读者如今认为,敦马哈迪医生正依据个人喜好任意摆布希盟政府,连民主行动党也被迫向这名强大的首相折腰。依循这个论述,华人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打击“老狐狸”马哈迪,那些不从流反对马哈迪的人则被冠上“出卖华社”的恶名。

然而,理想的中文和淡米尔文媒体都应该视己为使用中文或淡米尔文,来表达“马来西亚愿景”的“马来西亚媒体”。

我经常与中文媒体的朋友分享,我国有成千上万的马来同胞和印度同胞已经接受了小学六年或更久、小六或水准更高的中文教育。中文媒体应该为他们书写,如同马来媒体也应该为非巫裔如我的读者群多着想。

马来文和华文媒体的世界竟然可以是完全不同的信息,但都是在撩动恐惧感:马来人恐惧行动党,华裔恐惧马哈迪。

我们共同的责任是要让各族看到,恐惧不会带给我们未来。行动党没有要伤害马来人,新的马来西亚没有需要恐惧马哈迪。

英文媒体

我迟至1999年22岁时才开始阅读英文报,才发现受英文教育的马来人习惯阅读《新海峡时报》,受英文教育的华裔则阅读《星报》。幸运的是,1999年创办的《当今大马》是从马来西亚人的角度出发。

但是,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常常出现受英文教育的巫裔与受英文教育的华裔爆发大量的文字冲突。有时候,就算有共同的语言,如果大家都从族群的角度出发,最终还是没有共同的愿景。

当下,马来西亚要二度建国,要在民主制度下开创新的马来西亚,就得正面面对以下的挑战:

五大挑战

首先,5月9日的换政权见证了巫统统治的消亡。巫统将分裂。过去巫统治下,巫统是以巫裔贫穷为名,进行朋党主义的经济瓜分。

我们必须建立一套新的经济模式,一个不再如巫统朋党经济、贪污腐败,却又能提升巫裔贫穷群体和各族小市民的经济模式。当低下4成(B40)的小市民都能在经济上过得更好,整体经济也会更好。而最底层的四成小市民当中,有百分之75是土著。能够解决中下层的扶贫扶弱,就能杜绝巫统式以土著贫民为名的朋党主义掠夺。

其次,大家必须以“马来西亚论述”为共同叙事基础,民主和新闻自由才能在这个多元族群的社会中存活。我们都必须抗拒“马来西亚人尚未成熟、尚未准备好拥有充分民主权利和自由”的这个想法。每一位政治人物和媒体人员都必须拚弃族群代言人的角色,这是因为种族主义不但能导致种族冲突,还会摧毁任何刚起步的新兴民主社会。

第三,希望联盟是团结一切力量的政治大联盟,打败纳吉以后,现在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保持一体。我们需要接受,各党因为有差异,所有才需要结盟,不然如果我们都是完全一样的,干脆就合并成一个政党就好。打败纳吉的盗窃统治或许很艰难,但马来西亚二次建国肯定更困难、更艰巨,需要靠大家一起打拼。

第四,马哈迪医生和安华依布拉欣间的“困难”关系。试想想,如果安华被迫与阿末扎希的巫统合作、马哈迪医生与希山慕丁的巫统合作,这两个方案都不利于马来西亚的民主发展。一旦意识到这种潜在的政治危机,我相信两位希望联盟的领导人都会专注为马来西亚的未来共同努力。

最后,为使民主蓬勃发展,政府得认清“执政”并不只是部长和高级官僚在位上发号司令。为了实践改革议程,我们需要更多机构如国会特别委员会或新闻自由,来为公众创造平台和机会来参与执政这个重任。

改变从来都不是易事,换政府固然很难,换政权、改变一个国家的组织和其运作模式更难。国阵巫统61年的政权因2018年全国大选而嘎然而止,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我们需要孕育正处婴儿期的民主,而让民主发挥作用,最后形成一个美好的多元族群民主国家。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8年12月23日发表的文章。)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