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作为专业且中立的力量

专业军官队伍能强力推动民主。在《军人与国家》一书当中,亨廷顿指出,在健全的民主国家,专业军官队伍左右民事政府军事决策之优劣。专业军官队伍会向每位投入服役的军人灌输两大价值观:对国内政治保持中立,以及深刻理解发动战争的代价。

马来西亚武装部队总司令丹斯里祖基菲里上将此前表明,军队务必超越党派。在面对冲突时扮演领导角色的军官尤其需要依循此原则。专业军官为整个部队立定榜样与标准;一旦军官容许党派利益渗透军事决策,就有可能削弱作战效率。历史一再昭示,党派利益渗透军队,对国家治理的稳定与合法性,乃至军事行动的规划与执行,皆毫无裨益。

超越党派、训练有素的军官,比任何人都更能理解战争的惨痛代价。亨廷顿就形容专业军官的独特技能为“暴力管理”。“暴力管理”既不仅仅是对部队进行培训与装备,也不仅仅是规划实际战斗,还是包含领导部队恰如其分地进入与撤离战斗;无论战争或和平时期,都要成为最终赢家。

这个专业最令人困惑的悖论在此:军人具备充分的训练与经验,足以精确地行使暴力,但却最能理解,为何必须避免毫无节制地动武。

拥有巨大的力量,就得担当重大的责任。真正专业的军官,理解此悖论,因此将全力引导民事政府,远离灾难。他们必须让政府清楚地理解,行使武力的决定,重于泰山;并以此阻止政府穷兵黩武。美国前总统胡佛就曾说过,老人兴兵宣战,却要年轻人把生命交诸沙场。我们实不应任意把人民带入战火之中。

要领悟“军官的悖论”,美国前联合参谋长鲍威尔(后任国务卿)的经历,可以给予我们重要的启示。与鲍威尔同期,在小布什总统任内当官的切尼和蓝姆斯菲尔德,当时都极力主张入侵伊拉克。但身为军人的鲍威尔,态度却极为审慎。鲍威尔说:“战争应该是穷尽一切后的政治手段。一旦我们决定参战,就必须提出能让人民理解与支持的理由。”

专业军官学院也是促进国与国之间友谊的良好管道。今日结业典礼的164名参与者当中,有46人分别来自27个不同的国家。这给了针对战争的不同视角、文化以及史观,能在同一时空下交流的契机。各国面对的军事难题性质迥异,解套却同样棘手。此平台恰好可以集思广益,以求寻获实际可行的行动方案。

同样的,理解各国的原则与难题,就更能理解彼此的防务需要与特性。这可以帮助各国更好地化解可能但希望尽少发生的紧张局势。再者,相互理解也能促进各国部队之间协作行动的能力。

此外,这也是一个契机,强化人们对提升军官专业性与独立性之必要的认可。这可以促进军官之间建立更牢固、如手足般军人同志情谊。这是其他职业无法比拟的。这种联系,也能使军人感到自豪。这同样在其他职业当中罕见。

综上所述,专业军官队伍是一个能引导合法民主政府,令其做出平衡决定的重要军事体制。专业军官能够在军事管理方面游刃有余。他们还对战争地残酷性质有深刻的哲学性理解。因此,对于发动战争会无比谨慎。

专业军官队伍也是防务外交的重要一环,能让各国军官通过相互理解与协作,促进彼此的专业链接。因此,说各位对各自国家行政治理扮演极重要的角色,绝不会言过其实。

最后,再次恭喜各位。我祝愿您们在专业旅程上成就一番事业。

(修订自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于2018年12月12日马来西亚参谋与指挥课程结业典礼的演讲稿。)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