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马来西亚与柔佛开辟中间路线

首先,谨代表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会感谢各位州代表拨冗出席州常年代表大会。同时要感谢秘书长林冠英同志,还有林吉祥同志,也来到这里与大家一起共襄盛举。我们也热烈欢迎希望联盟友党领袖的莅临,包括人民公正党柔佛州主席赛依布拉欣、土著团结党柔佛州主席马兹兰,以及国家诚信党柔佛州委会代表法依祖。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也在此恭喜柔佛州足球队与全体州人民,赢下本赛季的马来西亚杯。我们全体柔佛州同志也要声援仍被无辜扣留的古纳同志、沙米纳登同志。我们也为2019年9月29日离开大家的本党元老阿末顿同志感到无比哀痛,谨此向其家属致以深切慰问。

我也对好友兼同僚法力医生于2019年9月21日的离去,深感悲痛和惋惜,希望借此机会向其家属表达我们的慰问。法力医生的病逝,迎来了备受全国瞩目的丹绒比艾补选。无可否认,希望联盟正在面对许多棘手的危机,我们必须打一场苦战来守住丹绒比艾。

丹绒比艾一役,与当下全国的政治局势息息相关。希望联盟必须给予人民信心,相信我们四党的结盟与合作能为这个至爱的国家带来稳定、福祉及繁荣。

希望联盟要让选民和支持者相信,唯有主张中间路线的新政治才能确保国家走向更好的未来,且只有希望联盟可以坚守在中间路线。

伊斯兰党、巫统、马华和国大党之间脆弱的结盟,不走中间路线而是各走各的偏锋,以种族和宗教的认同政治来拉拢支持。这种透过制造族群对立以维系政治资本的手法,将把国家的未来导向灭亡。民政党则是在第十四届大选遭到人民否决后,尝试找机会卷土重来,而伊斯兰阵线(Berjasa)仅仅只是极端分子的一颗棋子。

我们要谨记,若不是马哈迪、安华、林吉祥和末沙布突破性的合作,希望联盟根本不可能执政。与此同时,若不是纳吉的国际贪污丑闻,人民也不会拒投国阵,把机会让给希望联盟。倘若我们四党没有组成一个走中间路线的联盟,恐怕今天还是纳吉继续在掌权,其盗贼统治也将更为无法无天。

然而在今天,已执政18个月的希望联盟成为了各方抨击的箭靶。当中也因为在野党伺机作祟,企图操弄他们族群政治摧毁希望联盟。

打破错误印象

看到我们的基层同志遭到对手的羞辱和攻击,让我感到痛心。相信同志们也从身边很多朋友口中,了解到人们对希望联盟的表现感到愤怒和失望。这样的情况,曾发生在2016年民联瓦解的时候,当时大家对我们也近乎绝望。同志们也被民众谩骂,大家都听到不少难听的话。无论如何,我恳求各位同志忍耐,并给予我党领袖十足的信心与信任,我们正在努力应对现有的挑战,并且无时无刻坚持着我们的理念和斗争。

我们的表现真的有如此不堪?还是因为我们遭遇在野党的各种不实指控,而自己失去了信心?

我不否认我们在执政上有弱点和不足,但这么快就要否定希望联盟政府的努力吗?拿执政18个月的希望联盟与执政61年的国阵(以及前身联盟)来比较,这样公道吗?我们是否宁可相信各种不实的污蔑,也不给予正在努力为国家解决前朝债务和弊端的希望联盟政府一点肯定?

虽然事实与真相一直都在我们这一方,许多人还是被各种恶意污蔑,还有假新闻所蒙骗。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人们对希望联盟的错误印象,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今天在马来社会,许多人以为希望联盟政府是由林冠英和民主行动党所控制。事实真的如此?大家觉得民主行动党真的独揽国家大权?

在华裔、印裔社会中,对手却指控敦马哈迪只手遮天,民主行动党在政府里无足轻重。事实又真的是这样吗?大家真的觉得民主行动党软弱无能,无力做任何决定吗?

这样的污蔑,再三重复就让人有“真实”的错误印象。现在也有许多党员同志陷入错误印象当中,把土团党视为敌人,拒绝给予土团党支持。同样的,土团党也有党员认为民主行动党是拖垮他们的包袱,因为他们遭到对手攻击与嘲讽,指责他们纵容民主行动党威胁马来人与伊斯兰在国内的地位。

四党须团结一致

不过,我们是否有人意识到民主行动党与土团党是唇寒齿亡的关系,在巩固希望联盟和重建马来西亚的过程中,民主行动党需要土团党,土团党也需要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是民主行动党与土团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的结盟,唯有四党团结一致,我们才能成为充分代表全民、代表所有社会阶层的大联盟。

让伊巫联盟,还有马华和国大党感到最害怕的,就是希望联盟的团结一致。只要我们希望联盟四党团结起来,在野联盟便会感到失去了存在感。

希望联盟的团结将让伊巫联盟等势力成为无关痛痒的政党,此话究竟何解呢?这是因为希望联盟自去年5月执政以来,就各方面提出了许多改善人民福祉的方案,特别是经济。

我们希望全民都有机会享有体面的工作与薪资、良好的生意环境、高品质的教育、安全与医疗的保障,还有其他的共同利益。这些是我们的承诺,也是我们正在逐步实现的政策。

当然,这些都不是在短短一两年内可以完成之事,因为在国阵长期的统治下,尤其是纳吉当权的近十年时间,国家与政府的制度已遭到了严重破坏。制度改革,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推动。

这是希望联盟政府正在进行,且会持续一直到完成为止的改革议程。各个在野党又做了些什么呢?他们是否有就人民的福祉提出具体的政策论述?没有!况且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出炉后,全民包括打工一族和中低收入者都能从中受益,国阵和伊党又提出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就连替代预算案他们也没有能力去制定。

操弄族群政治的在野联盟

那究竟在野党做了些什么呢?打从以前开始,族群政治便是他们最主要的武器。透过媒体和各种途径,他们大肆散布污蔑言论和制造仇恨,操弄种族和宗教课题。让人遗憾的是,我们希望联盟当中也有少数人受到这样的肮脏政治影响。

我的意思在于,希望联盟当中竟然有人要以种族政治对抗种族政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对事情没有帮助,也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这也正中对方的下怀,向人们证明希望联盟与国阵、伊党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他们的政治模式,就只是懂得操弄种族仇恨。试想想,若他们重夺政权,国家与人民从种族挂帅的意识形态中,能得到什么好处?获得伊党全力支持的国阵政府,会让马来西亚变得比今天更好吗?在伊党和国阵掌权下,公正、稳定与和谐还会存在吗?

事实上,马来社会与非马来社会各自的情绪,犹如一体两面相互对照。如果我们让仇恨的情绪冲昏脑袋,选择走上极端主义,那我们的下场会是什么?民主行动党的未来又会如何?

作为执政党,我们的党员扮演重要的角色,向社会大众传达和讲解希望联盟政府的各种惠民政策,以确保政府的讯息能深入社会各个阶层。基层党员是政府与人民之间的重要沟通桥梁。党领袖需要大家反映社会对政府各项政策的看法,以便我们加强现有政策的不足。

在这个媒体自由的时代,大部分媒体还抱着旧有的思想。拥有媒体的大亨们还心系着贪污腐败的旧政权,又或者从种族利益的角度来经营媒体的运作。媒体自由遭到了一些人的滥用,不晓得多少的自由就该有多少的责任。

此外,在政府与官僚体系当中,或许也存在着一股暗势力,意图从中让希望联盟垮台。仍有许多种族主义份子,对希望联盟超越种族、宗教与地域,把全民团结在一起的政治理念感到不悦。

寻找解决方案

因此,我们可以为至爱的马来西亚找到怎样的解决方案来应付这些问题?对我而言,答案就在各位期待看到国家太平、繁荣与和谐的爱国者心中。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每一人都要共同努力,打造一条中间路线。

我们需要定下大家的共同目标。第十四届大选前,我们都有一致的目标,那就是打倒纳吉。大选后,在我们重建马来西亚的过程中,各方需要再次找到共同的论述与目标。

重建马来西亚的关键在于我们要清楚意识到,即便我们有不同的文化、语言和族群,但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还是有共同的愿景,那就是向往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经济,以及更稳定的政局,享有体面的就业与经济机会。我们没有人喜欢国家陷入混乱当中,也讨厌彼此互相仇视的社会。

希望联盟要接受事实,我们永远没有办法比巫统更马来人、比伊党更伊斯兰、比马华更华人,还有比国大党更印度人。然而,走在中间路线的我们更为强大,因为我们能够代表所有怀抱着共同愿景的马来西亚人。

要成为一届政府,或一届以上的政府,选择就在我们的手上。如果我们一时受到情绪影响,导致友党之间互相攻击起来,那我们肯定将会沦为一届政府,希望联盟会因此瓦解。更糟的是,如果我们撑不过一届,就意味着伊巫联盟会上台。马华也扮演着伊巫联盟的帮凶,想要摧毁希望联盟。

我们是否能在下届大选后继续执政,一切还是要看我们自己本身。如果希望联盟在中途分裂和瓦解,受影响的不只是行动党和友党,而是整个马来西亚的命运都会被典当。一旦我们败选,国家将会陷入混乱当中,因为伊巫联盟毫无治国的理念与规划。他们就只会像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一样,靠着操弄种族仇恨来维生。他们也能靠着种族仇恨来治国吗?

在野党只会搞砸一切,让情况变得更糟。他们不志在建设国家,只在乎他们自己的私利。他们会用尽一切手段重夺权力,就算国家陷入一片乱局,他们也在所不惜。

民主行动党将一直与希望联盟同在,因为我们四党的结盟是确保国家稳定的重要支柱。拥抱民主与公正的原则,我们一点也不软弱;对付仇恨政治、贪腐和滥权,我们也非常坚决和果断。民主行动党坚守着社会民主的理念,继续与希望联盟的友党携手合作。

如果我们因为一时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白费了重建马来西亚的宝贵机会,那意味着我们任由自己和党被对手玩弄。大家要知道,希望联盟政府在制度改革方面做了不少努力。或许在媒体、宣传和沟通方面的不足,我们所做的一切被淹没在种族课题之下。

举例来说,希望联盟政府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获得各界赞赏与肯定,但却没有成为我们日常的讨论话题,因为种族课题所激起的情绪,让更重要的公共政策讨论被忽略。如果连我们也没有办法与社会大众分享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讯息,反过来陷入对手炒作起来的种族情绪当中,这就相等于我们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柔佛作为要角

柔佛之于希望联盟政府而言非常重要。第十四届大选,希望联盟在半岛赢得98席,在柔佛的26个国席当中,我们拿下了18席。若我们没有在柔佛取胜,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打倒国阵,成为联邦政府。

我们有必要为柔佛提出一套全新的治理模式。我促请联邦政府把柔佛南部视为马来西亚的重要经济窗口。来自不同背景、族群和地域的马来西亚人,为了更好的就业机会而选择居住在柔南。作为其中一个贡献全国经济的主要州属,柔佛理应获得联邦政府的重视,予以发展。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全力支持政府延续柔新捷运系统的决定。我们相信这项计划有助于减少柔新长堤和第二通道的阻塞问题。我们自2014年就多次针对阻塞问题,提出了改善和提升的建议。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也感谢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免费把武吉查卡的土地交给联邦政府,以便发展柔新捷运系统造福人民。有关计划的成本也比原定的49亿3000万令吉减少至31亿6000万令吉,节省了36%或17亿7000万令吉,这也彰显了希望联盟政府致力于减少国家工程的疏漏,确保人民公帑得到善用。

虽然柔佛被联邦政府视为先进州,但是对于以小镇和乡区居多的柔中和柔北,我们应该要采取不同于柔南的发展重点与政策。

我呼吁各位柔中与柔北地区的党员,借由在地社区营造来带动地方经济。玉射新村村长连同全体村民,在他们当地州议员暨柔佛州务大臣的支持下,极力推动社区活动,让全国看到玉射这个小地方,这点值得大家取经学习。

最后,我要重申希望联盟会继续奋斗,维持国家的稳定、确保社会的安宁,以及让全民能够共享繁荣。我们要以中间路线建设国家,坚持拒绝在野党挑起的极端政治。在希望联盟的执政下,马来西亚的未来更有保障。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2019年11月3日在麻坡,于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常年代表大会致词的演讲稿。)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