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希望联盟,巩固我国民主

如果我们没有在过去的艰苦中撑下来,又何来今天的民主果实。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能的。过去的经历一直提醒着我,人生就是一场不停的斗争。

我在1999年12月加入民主行动党。在这廿年来,2008年的308政治海啸,以及2018年的509政党轮替,这两场胜利是我政治生涯中最精彩的一页。

从民联在2015年6月瓦解开始,一直到敦马哈迪于2017年7月14日正式被推举为希望联盟主席、在野大联盟得以完全整合的这两年时间,我们好不容易熬过最艰辛的日子。

在那段期间,人民几乎对我们的反对运动感到绝望,要让大家重拾希望是件非常困难之事,许多民众都认为没有人可以打败纳吉与国阵。

最终,我们马来西亚人民成功缔造了历史,但我们的对手还是继续操作他们一贯的种族政治。

整个10月份,我们又再次经历了艰苦的一个月。对手企图把民主行动党打成恐怖份子或共产党人。同时,前部长希山慕丁也酝酿夺权,拉拢支持成立一个没有行动党与诚信党的政府。也不排除有“暗势力”的存在,企图在内部摧毁希望联盟政府。

改朝换代后,媒体也享有了自我国独立以来最自由、最开放的言论空间。可惜,新闻自由沦为一些媒体捏造假新闻的便利,许多媒体也以种族框框审视所有政策课题。

我在2008年大选上阵升旗山国会选区,当时大家都认为我是胜算极低的炮灰。不过,当时的政治海啸非常强大,不只是我赢下了升旗山,民联也赢下了槟州的政权。

我在2008至2010年期间,在槟州首长林冠英的办公室义务担任政策顾问。我那时就亲身经历了政党轮替、新政初期最艰难的阶段。

当时许多公务人员都认为我们的州政府不会做太久。虽然有些人对我们没有敌意,但却害怕与新政府合作,担心国阵重夺政权后会遭到秋后算账。

槟州巫统几乎每一个星期都策动示威,在光大抗议林冠英和槟州政府,所有指控都与种族相关。巫统试图操作种族情绪,瘫痪槟州政府的正常运作。

紧接而来的是2008年8月的峇东埔补选,安华成功以亮眼的多数票重返国会。

槟州的公务人员随即变换态度,可见补选的成绩强化了他们对槟州政府的信心,相信我们可以继续执政更长的时间。他们也开始认为,是时候认真投入工作,配合政府推动一些不一样的改革。他们也有信心,国阵掌控的媒体无法轻易绊倒我们的槟州政府。

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熬过了上个月的危机,我相信我们是时候竭尽所能,进一步巩固我们在509大选好不容易得来的民主果实。

我由衷希望,我们可以在丹绒比艾补选告捷,让这场胜利成为希望联盟政府迈入第二阶段的新开始。

新的阶段,新的开始,但愿公务人员和所有的人民能在此后给予希望联盟政府十足的信心,相信我们可以继续执政,为大家带来改革。

对手也要接受事实,所有试图让希望联盟政府在任期中途倒台的夺权阴谋,都必定难以得逞。

我相信大部分的人民,都愿意让希望联盟政府坐满五年任期,去推动我们的改革议程,给予最好的表现。守住希望,就在丹绒比艾开始。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9年11月13日在北干那那与民众交流的谈话要点。)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