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改革刻不容缓 

自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以来,我一直关注国会改革,我们有必要加速国会的制度改革,尤其是让国会设置的委员会成为议员们的首要议政平台和工作。

在其他国家的立法机构里,真正的政策制定一般是在委员会研议拟出。很可惜,马来西亚在国阵与其前身联盟执政的年代,国会没有针对政策做出讨论的委员会制度。

唯一负责监督政府施政与政策的委员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还一度在2015年遭到噤声。

因此,媒体有关国会的新闻报导,经常把焦点放在国会议员之间在主要议事厅的争吵、骂架与挑衅。

在野党为了博取廉价宣传,最近还频频在下议院要求清点法定人数。事实上,他们可笑的举动并不会为国会改革带来实际的意义,也无助于增进国会的效能。

然而,希望联盟政府应该借此机会,加速落实更全面的国会改革。2018年政党轮替后,国会已有几项显著的改善,但我们还必须推动更进一步的国会赋权。

在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的领导下,国会设置了10个委员会专责处理不同领域的政策讨论,如国防与内政委员会。国防部即将推出的国防白皮书,至今也已咨询了国防与内政委员会多达三次。

对政策制定有兴趣的后座议员和在野党议员,可以透过这些新设立的委员会,直接参与政策的研拟过程,并借由跨党派合作的委员会机制,凝聚朝野共识推行符合多数人福祉的政策。

为了让委员会可以运作,媒体应该给予委员会的相关新闻更大的篇幅。国会议员必须加强本身对政策的认识与知识,而媒体工作者也一样,以便能够更准确地报导政策的新闻,且深入浅出地把政策分析给阅听众。

这些委员会需要具备相关专业的国会议员担任委员,并且配有秘书处协助委员会的研究工作,以确保委员会的问政品质。2020年财政预算案就这方面拨款了300万令吉,让委员会得以设立秘书处着手幕僚工作。

此外,国会在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的辩论,也应该要改变形式来进行。

在财政部长发表财政预算案演讲后,国会首先会进入政策阶段的辩论,并且在之后会有15天的“委员会阶段”轮流辩论每一个部门的预算案。这样的议事安排,原本是旨在让国会议员针对每个部门分成约10至15人的跨党派委员会,更深入地检视有关部门的预算细节。

不过,在这60多年来我们所谓的委员会一直都是指“全院委员会”(Committee of the Whole House),也就是全体国会议员继续在主要议事厅以“委员会”的名义开会,改称议长为“主席”。这样的做法其实是在浪费国会宝贵的时间。

这次的国会会期,财政预算案的委员会阶段辩论于11月5日开始至11月28日,为期15个开会天数,处理25个部门的预算。国会议员大概有3至4小时辩论一个部门的预算,而针对支出较庞大的部门,则有一整天的时间来辩论。

试想像,如果我们有7至8个专责政策的委员会,各由10至15位朝野国会议员组成,且每个委员会分别检视3至4个部门,那意味着各委员会将有4至5天的时间辩论一个部门的预算。

委员会也可以传召政府公务人员,质询并了解部门预算的细节。如此一来,委员会的成员也许会在过程中,逐渐培养在特定领域的问政专业度。

这样的制度安排,也让国会成为内阁部长们的共治伙伴,并且帮助国会更有效地监督政府各部门的施政。同时,委员会也将建立人才库,让国会议员透过政策参与,增进特定领域的智能,成为未来部长的人选。

我也在此提出几项建议,加速国会改革的全面落实:

(一)现场直播委员会会议

委员会的会议,大部分环节应该透过网络现场直播,让民众得以了解委员会的角色。国营电视台也要安排一些时段予公共账目委员会,让该委员会把调查结果汇报给电视机前的公众。

(二)第二议事厅

前议长班迪卡时期设置的特别议事厅(第二议事厅),其功能相当有限,只是让国会议员把原本在主要议事厅发表的“休会演讲”和“紧急动议”移至特别议事厅处理。

第二议事厅的概念源自于澳洲与英国国会。在特别议事厅正式设立前,我就曾多次向班迪卡提出有关建议。完善的第二议事厅,将处理选区、地方相关的所有议题,确保主要议事厅只专注在最重要的全国性的议程。

(三)突显委员会的重要性

当国会拥有健全的委员会制度,我们要知道国会议员的问政平台并非只有在主要议事厅。新闻工作者应该知道,如果国会议员不在主要议事厅开会,那他们有可能正在参与同步进行的委员会会议,两者一样重要。当然,委员会会议也应该直播给公众。

(四)主要议事厅只辩论重大课题

我们也要确保每一位国会议员在主要议事厅的发言可以简明扼要。主要议事厅的每一分钟,可说是耗资全国人民的数以千计令吉,因此主要议事厅的焦点应该在于讨论全国性、关乎全民共同利益的重大课题。

(五)限制主要议事厅的开会时间

要求国会议员从早上10点开会到半夜12点,可说是让国会议员陷入过劳当中。除非有不可避免的重大事件必须延长会议,否则主要议事厅理应只从早上10点开会到下午5点半,或甚至在更早前结束。

若社会大众清楚了解国会议员的职责并非只有在主要议事厅开会,媒体将对清点法定人数的无聊游戏不再感到任何兴趣。

马来西亚第一届国会在1959年开议,距离今年已是60周年。我们是时候让国会彻底革新,加速改革议程以强化其监督效能,确保国会的每分每秒获得善用。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