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新年贺词:愿人民回归互信,让政治重返中间

2019年对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都是个困顿的一年。愿2020年否极泰来,在马来人—非马来人的两极拉扯中,建立最大公约数的中间。

先说我在澳洲读大学时,上人类学第一堂课所听到的故事。老师是澳洲籍人类学家Christine Helliwell,早年研究达雅人。她曾在印尼加里曼丹一个以基督教徒居多的村落长期居住观察和参与。老师来自基督徒居多的西方国家,但完全不能理解为何当地基督徒的每一场宗教祭祀活动,都要以猪肉献祭。她困惑了几个月之久,当有一天她走出村庄,发现这个基督教村落的位置处于多个穆斯林村落中间,就像是被包围着。猪肉就像认同防卫机制,在集体意识中做出区隔。

另外,马来西亚华人,尤其是我的世代,从小就以为舞狮是华人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中国各地、台湾、香港并没有如此神圣地看待舞狮。

为什么舞狮会在马来西亚华裔社会发展出如此特殊的地位?人类学者Sharon A Carstens 解释,这是因为巫统前内政部长已故丹斯里嘉沙里沙菲益曾告诉华人说:“老虎才是国家象征,因此最好把舞狮改为舞老虎”。在族群对立和族群动员的语境中,你越不想看到舞狮,我就偏偏要舞狮。

有位希望联盟多年的巫裔战友抱怨,马来西亚人现在都如此轻易陷入恐惧当中。“在槟城有个小祈祷室基于祈祷的信众不多、没有全职的祈祷师、附近有个更大的回教堂,因此决定晚上9点30分到早上9点30分不开放,结果引起马来网民众声喧哗,说这是民主行动党领导的槟城,马来西亚即将变成下一个新疆。非马来人则因为三页九个爪夷字而集体怀疑马来人试图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伊斯兰化和同化非马来人。”

在马来文的社交网络,被点燃的说法是希望联盟政府完全由民主行动党和林冠英、林吉祥父子控制,还有流传很多年的假新闻说林吉祥是陈平的亲戚、林吉祥在中国出生等。民主行动党被说成是华人政党、是共产党,也是泰米尔之虎恐怖分子。在马来文圈子,民主行动党是威胁马来人存活的最大和最恐怖敌人,马哈迪和一众希望联盟马来领袖对民主行动党的行径都“静静”。

在华文圈的说法,则是这个国家被马哈迪一人翻转,民主行动党完全处于被动、完全被马哈迪牵制、“华人输了”、“华人被欺负”、行动党领袖为了保住官位向马哈迪叩头,甚至有人在呼吁民主行动党退出政府。

我们的社会,过去是建立在恐惧当中,马来人怕华人、华人怕马来人。大部分的论述建立在族群作为单位,没有了个人。马来人当中有极端的,华人和非马来人当中也有走偏锋的。很多议题,马来右翼会质疑采取中间路线的马来领袖“为什么没种对民主行动党硬起来?” ,而走偏锋的非马来人则会质问“为什么没有对马哈迪硬起来?”

结果我们的社会被偏锋分子定义和诠释,中间的蜡烛两头烧。立场中间的领袖也无法说出让全民信服、让全民振奋的想法,则最后这个国家将不幸被言中,在族群的怒火中焚烧。

然而,我和我这一代人,从烈火莫熄起,以青春的生命全力投身政治,不是为了强化族群政治,而是相信马来西亚人无论族群宗教背景,我们都是命运共同体,我们有着共同的未来。

我的政治动力,来自第一次被催泪弹打到的时刻,也就是和共同参与示威的马来人一起逃亡之际。我相信,这个国家必须向前走,不能让族群的偏锋主导议程。所有希望这个国家变得更美好、相信中间力量的马来西亚人民,必须站起来投入公共事务, 用我们的生命力量,改变国家的命运。

选择跨族群,选择在中间,可能蜡烛两头烧,但也可能在这中间建立全新的可能。我看过最坏的,也知道最坏的可能是什么,但我选择在黑暗时看到光明的可能,因为我相信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共同点会比差异的来得更多。

愿2020年起的十年,我们能在存异的基础上求同,重建族群之间的互信,在中间的道路上创造马来西亚美好的未来。

(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9年12月31日元旦前夕发表的新年献词。 )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