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励精图治、扭转乾坤

对我这一代正值30或40余岁的马来西亚人而言,我们对2020年抱有想像与期待,并希望能够见证马来西亚从发展中国家蜕变成为先进国。我们相信马来西亚将成为世界的楷模,人民将活得有尊严、价值和意义。2020年竟然到了,梦想未完成,不等于梦想不好。

我们这一代,大概是相信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可能存在的第一代人吧。我们当中很多人愿意相信,有朝一日,大部分马来西亚人的国族意识将高于其他的认同。

踏入了2020年,眼前的是反高潮,难免会让这代人多少有些遗憾。

然而,年份与日期只是象征,其理念和初衷才是关键。我们不能放弃这个愿景,以追逐让马来西亚成为值得我们骄傲的尖端国家,并让大多数人民把自己视为马来西亚国族的一分子,马来西亚人优先于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达雅人等。

我们这代人实在不必言弃,我们正处于可以为国家贡献最多的壮年之龄,继续为实现我们的共同愿景一起努力,也启发更年轻的一辈参与我们。马来西亚依然是个充满潜力的国家,值得我们去重建。

马来西亚国族与2020宏愿之所以无法实现,毫无疑问是国阵长年执政不力所致,最终也让国阵在509尝到了败果。希望联盟虽打败了国阵,却还需花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说服马来西亚人民共同参与改革和改变国家的重建之路。

希望联盟新政府自上台以来,执政过程不是一帆风顺。我国有一半的选民并没有投票给希望联盟,而在野党也不打算遵循民主政治的原则和精神。无论如何,执政逾年半的政府今天已经知道体制内改革的种种荆棘、阻力和限制,在新的一年和接下来的十年,我们最优先要做的是重燃改革份子的热情与希望。

要在关键的2020年重拾人们的信心,希望联盟必须坚守在中间路线,并展现出一致的目标和方向。

这一切让我想起了1933年大萧条中期上任的美国前总统罗斯福,如何在危机中带来了转机。1929年爆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让美国四分之一的劳动人口失业。在他接任总统的那段时间,许多银行甚至被迫“休假”以免民众挤兑。

亚当科恩(Adam Cohen)的《无所畏惧:罗斯福重塑美国的百日新政》描述了罗斯福与幕僚团队如何在其总统任期的首100天彻底改变了国家的方向。在许多方面,罗斯福的百日新政可说是之后几任总统的治国共识,国家有责任与义务保障所有人民的就业,一直到1981年止于里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马来西亚的2020宏愿,则是带来经济与社会政治转机的非一般动员。1980年代的马来西亚陷入了种族关系紧张的危机,1990年10月的大选更出现了种族性的投票倾向。

4个月后,即1991年2月,首相马哈迪发表了关于2020宏愿的演说。我们记忆中的1990年代,是马来西亚政治稳定、经济腾飞、团结意识渐起,还有赢下汤姆斯杯的灿烂时光。美好的感觉止步于1997年7月,泰铢遭到狙击而贬值,随即引起亚洲金融危机。直到今日,我们仍在应对当时所遗留下来的一些经济问题。

1998年副首相安华遭到革职,进而掀起了政治危机。特别的是,当时并没有任何一方试图操弄种族差异来捞取政治斗争的资本,可见2020宏愿及马来西亚国族对当时政治的影响。

2005年7月,时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亮剑的举动,意味巫统的右转,让种族政治重新兴起。换言之,2020年宏愿与马来西亚国族把政治主流定在中间路线从1991年至2005年,为期14年。

希望联盟在2015至2018年期间的政治重组,也堪称扭转乾坤的经典一例。

时任首相纳吉于2015年7月因陷入一马公司丑闻失去了拜相的正当性,而其副手慕尤丁则因为提出异议而遭到开除。在野党方面,安华于2015年2月再度入狱,坚拒与巫统合作的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也在两天后逝世。这一切打开了政治领导的真空。

2016至2017上半年期间,舆论中纷纷涌现了所谓的第三势力和废票论者,而种族情绪也陷入高涨,且有地方主义抬头(尤其是柔佛、沙巴与砂拉越)。当时的希望联盟和马来西亚,几乎是在绝望的处境,根本看不到未来。

在野联盟耗时三年,于2018年1月7日达致共识,由马哈迪与安华分别成为希望联盟的第七、八任首相人选,得以从绝地反扑。

没有人会把他们的人民代议士当成可以一步到位解决所有问题的超人,也很少人会把他们视为不会犯错的圣人。

不过,大家都希望看到他们的领袖们步伐一致,齐心协力。事实上,希望联盟在2016至2018年期间,的确走过了非常艰难的政治重组之路,完成希望联盟原有三党与马哈迪势力的整合。

人民都期许领袖们可以在立场差异的各方之间,达成折衷共识,并确立清楚的方向把各方结合起来,携手改变国家的命运。

希望联盟一路走来,可说是做出了许多难以想像的突破,把种种不可能化为可能。在这之前,没有人相信马哈迪与安华两位廿年宿敌可以大和解,也没有人认为民主行动党会与马哈迪的势力可以携手合作。要希望联盟各党放弃自家党徽,采用人民公正党蓝眼标志上阵大选,更是非常疯狂的想法。但是,最后都发生了。

四党可以成功整合,要归功马哈迪、安华、慕尤丁、林吉祥和林冠英、末沙布的领导魄力。他们和大部分的希望联盟领袖,都意识到如果大家不愿合作,纳吉的盗贼统治将会继续无法无天,而希望联盟也会瓦解并葬送国家的前景。

要迎来罗斯福般的转机,实现马哈迪1991年提及的愿景,极度需要重拾人民对希望联盟政府和国家发展潜能的信心。

人民的信任,是希望联盟赖以生存的关键。若希望联盟无法给予人们信心,选民便不会全力支持希望联盟,而一旦社会各界对于是否继续支持希望联盟感到犹豫,希望联盟便会有倒台的可能。若投资者犹豫、公务人员犹豫、商家犹豫,甚至希望联盟内的政治人物也感到犹豫,政府便难以治理国家。这样的情况下,媒体的报导与分析也会以恶意破坏和负面内容为主,而非有建设性和平衡的取向。

希望联盟必须在行动上保持一致,且有所公信力,才能让人感觉到希望联盟有保住政权的信心。

针对希望联盟是一届政府的说法,我的回应为希望联盟只会是半届政府,或是超过一届以上的政府。

我们必须站稳中间路线,否则会有支持第三势力和投废票抗议的声音出现,又或者是让种族与地方主义的情绪有了市场和卖点。这些都会致使人们跌入绝境,也很容易遭到其他利益分子操作为政治资本。他们会变本加厉,试图进一步借希望联盟的弱点来瓦解我们,尤其是2019年10月,对手就曾暗中试图夺权,号召成立没有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的政府。埃及穆尔西政府遭到政变推翻,是很好借鉴。

我们要知道,如果希望联盟四党没有办法团结一致,巫伊联盟便会在我们任内夺权成功。巫伊联盟已根本没有耐心等到第十五届大选,这过程中会使尽手段摧毁希望联盟政府。我们要意识到眼前的危机,才能迎来转机。

倘若希望联盟四党的合作稳固,巫伊联盟将失去壮大的空间。在马来西亚,没有一个联盟可以依靠失信的领导层和极端路线来赢得大选。

希望联盟必须为我们国家下一代确立进步的共同议程,才能让四党的合作与协力更坚固。

马哈迪需要安华,安华也需要马哈迪,两人彼此的势力和支持者,必须要肯定救国的良方在于两者携手合力,履行选前的承诺,才能让希望联盟继续赢得第十五届大选。这不是为了希望联盟的政权,而是要巩固马来西亚的民主果实,以免国家的未来不再典当于右翼党团的手中。

我们要坚持改革的精神,建立民主的制度,打击贪污与朋党主义。政府必须维持这些核心目标,才能为希望联盟和国家带来转机。

创建马来西亚国族,依然是重振这个国家的重要一环。希望联盟要化解各个族群的焦虑和不安,并且走在中间路线向全民贯彻马来西亚人优先的意识。

我们要知道,纳吉在2018年大选落败主要是因为他搜刮国家的财富。纳吉精英导向的经济政策也对小市民缺乏同理心,最终遭到人们的反弹。希望联盟政府应该要把阿都拉时期开始遗留的国债问题交由技术官僚着手处理,而政府本身则把焦点放在如何打造更好的工作机会、更好的薪资待遇、更好的商机、更好的生活品质,以及更好的社会流动给予我们的下一代。

2009年12月31日,我写了《等待中的马来西亚》一文。十年的时间,以及2020宏愿提出近三十年后,我们进入了全新的年代,当中充满许多迫切之事,但我们依然满怀希望与乐观的心态,为这个国家带来转机。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为下一代把国家纠正好,让马来西亚重返正轨。

愿希望联盟政府励精图治、扭转乾坤。

(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20年1月9日发表的文章。 )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