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安华、安华-马哈迪联盟政府

身为长期的历史观察者乃至国家政治的参与者,我认为安华与马哈迪分别发表于2020年2月13、14日的声明对当下整个政局而言,乃关键的转折点。

有关首相领导权的问题终于逐渐厘清,让接下来的一切回到正轨上。

马哈迪与安华在2月13日会面,并确认两者将于今年的亚太经合峰会后,进行首相职务交接。

在媒体的询问下,马哈迪证实了安华总结两人会面结果的文告,并且重申本身没有涉及一些领袖的阴谋,如拉拢巫统与伊党的支持,试图破坏交棒的安排。马哈迪也打趣说,即便他将在今年迎来95岁,有些人竟然还迫他再做22年首相。

2017年,马哈迪与安华,还有两人势力的整合,绝对不是瓜熟蒂落般的易事。这之所以成事,主要在于两人的合作是打倒纳吉盗贼统治的必要与核心条件。

纳吉在2015年2月10日把当时最大的对手安华打入大牢。他的盘算是,只要把在野联盟的首相人选收监、把伊党收编,并且向马来社会污蔑在野联盟为行动党独大和掌控,就能确保在大选胜之不武。

2016年,马哈迪回归政坛把许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为政局带来不可思议的演变:

  • 他于2月退出巫统;
  • 他在3月号召救国运动,并推出《公民宣言》,借此平台与其他潜在的伙伴合作;
  • 希望联盟在6月的大港和江沙双补选落败后,马哈迪深知筹组新党的必要性,也要让其势力与支持者得以和希望联盟整合;
  • 在土团党9月8日正式成立的前几天,马哈迪亲自到法庭和安华见面,代表着两人的破冰,愿意为了救国的使命促成大和解。这也是他们自1998年9月2日以来,时隔18年再度会面;

土团党与希望联盟原有三党(公正党、诚信党和行动党)的整合也是极为艰辛,过程甚至耗时超过一年。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希望联盟原有三党与马哈迪双方之间存在已久的芥蒂和不信任感,是个严重的阻力,必须花更多时间磨合;

第二,纳吉、巫统与伊党长期妖魔化行动党,吓阻马来人支持希望联盟。希望联盟各成员党必须要有更大的勇气,相信多元结盟才能让希望联盟在选举政治走得更长远;

第三,一些希望联盟领袖并不相信包含行动党在内的多元族群联盟能够对抗巫伊联盟的种族和宗教政治,因此他们主张联合伊党,即便当时伊党和巫统的关系已经不言而喻。

当土团党其他领袖还在提出“人民阵线“(Barisan Rakyat)等等希望联盟与土团党“3+1“合作的模式时,马哈迪早在2016年11月就已明确倡议土团党与希望联盟的全面整合。虽然土团党与希望联盟在2016年12月签订了合作备忘录,但土团党领袖当中仍有许多不同的论调。

2017年2月,慕尤丁和慕克力表示再也没必要与伊党交涉,并且支持土团党与希望联盟原有三党全面整合。

土团党于2017年3月27日加入希望联盟后,另外花了4个月的时间让马哈迪—安华共同领导的格局正式成形。希望联盟在2017年7月14日确立了两位政治巨人的共同领导,这是马来西亚历史重要的转折点,在野联盟得以绝地反扑。随后,希望联盟又经过了几个月的协商,最终在2018年1月7日宣布马哈迪与安华分别为第七任、第八任首相人选。友党之间达成的协议,让希望联盟在选举中赢下了联邦政权,实现马来西亚首次政党轮替。

马哈迪与安华担任第七、八任首相的想法,在2017年12月1至2日的希望联盟领袖营中率先被提出。公正党内其中一个派系反对这项建议,而安华则接受这样的安排,前提是公正党要在半岛比土团党竞选更多的国席,以便保障公正党的权益,还有避免党内对手有关卖党的指控。

第七、八任首相的交接,由始至终并没有定下明确的日期。

希望联盟四党的协商代表日以继夜谈了好几天,直到2018年1月6日才拍板。其实迟至1月6日傍晚6点都在胶着,在半岛的165个国席中,有4席让谈判陷入僵局。大家深知,如果四党在当天做不了决定,1月7日的希望联盟大会根本没有办法进行。倘若事情真的如此,马来西亚的历史将会彻底被改写。

所幸在1月6日晚上8点,四党达成了共识。诚信党在这方面做出了重要的牺牲。

我以参与者的身份,随着希望联盟走过了上述每一个历史关口,这让我深信领袖们在最艰难的抉择中,会做出最有利国家的选择。国家优先于一切,慕尤丁就是最值得大家敬重的实例。作为前副首相,慕尤丁当然可以争取成为希望联盟首相人选。不过,他也了解到马哈迪—安华的共同领导是土团党与希望联盟原有三党整合的关键,以便在野联盟够释放最大的影响力,因此他早在2017年大约年中就表明无意出任首相。他要的,只是打败纳吉,让希望联盟胜利。这点,我非常钦佩慕尤丁。

2018年大选,希望联盟获得人民委托执政,领袖们自此专注在日常的政府事务。很少人可以向民众讲解,希望联盟是由原本立场不同乃至对立的各方,为了国家和人民的福祉整合而成。希望联盟的领袖把国家放在个人之上,也把责任放在自身利益之上。

总的来说,希望联盟各党还需要加倍努力,让支持者明白希望联盟多党联合政府的运作。希望联盟确实也是个很新的联盟。此外,希望联盟较像一间拥有四个股东的公司,各自持有25%的股权。要在各方得失间取得平衡已是不易,协商过程的复杂和困难大家也可想而知。

必须承认,有些人已图谋改变现有的股权分配,让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力增至51%。他们想要把巫统的一些势力引入,如希山慕丁派系、阿末扎希派系,或甚至是两者,即便这两派互不咬弦。他们也试图拉拢伊党。

这组人在2019年10月企图破坏马哈迪—安华交接协议、阻止安华拜相,要把行动党与诚信党踢出局,组建没有行动党和诚信党的政府,最终没有成事。

要让马来西亚前进,我们需要:

  • 在各级领袖当中建立互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混乱;一旦领袖层级出现真空,自然会有投机分子为了个人利益试图影响局面;安华支持者要相信马哈迪的交棒承诺,而马哈迪的支持者则要协助确保权力可以顺利转移;
  • 肯定马哈迪作为实现改朝换代的关键要角,若不是马哈迪回归政坛挑战纳吉,今天也不会有希望联盟政府的存在;若不是安华自1998年不断为打造新马来西亚奋斗及坚持22年,马哈迪在2016年也不会有可以携手整合的反对力量;
  • 接受希望联盟政府为马哈迪—安华政府、安华—马哈迪政府,同时了解希望联盟作为四党联合政府,希望联盟的首相不仿效国阵“赢者全拿”的模式;

我们要从历史中学习,了解到支持者之间的分裂,最终会导致1998年般的情况,造成领袖间的冲突。我们要避免这样的社会与政治影响,或尽可能把问题最小化。阿都拉在2003年接棒后也下错了决定,因试图抹去马哈迪的功绩而让事情带来反效果。

为了让安华与马哈迪先后发表于2月13、14日的声明得以进一步巩固希望联盟的结盟关系,希望联盟各级领袖应该作为一个整体,尽早确定以下几个事项:

  1. 马哈迪在交棒后的角色;
  2. 安华自今天起,应更多参与政府事务,以确保交接的顺利;
  3. 确立安华的副揆人选,借此向所有成员党展现结盟的精神所在。

1998年两位政治巨人的对立,造成马来西亚整整一代人的虚耗和空转。希望联盟造就了人类史上罕见的契机,让各方可以透过谅解、和解、承认并纠正错误,为这个国家的前景携手合作,进而打败纳吉、巫统和国阵。

这是非常难得的救赎机会,让国家重返正轨,根本不容我们错过。只要马哈迪与安华共同为首的中间力量可以撑得住,其他问题通通就能迎刃而解,并且为下一个十年乃至更长远的未来奠定基础,迈向更好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发表于2020年2月19日的文章。)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