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创下一个政治海啸

12年前的今天,2008年3月8日,前所未见的政治海啸为马来西亚开启了一扇民主之窗。

我在澳洲留学四年后,于2005年2月返抵吉隆坡。我的荣誉学士论文,写了伊斯兰党党内派系与多元族群政治结盟的问题。我当时已获得澳洲国立大学录取修读博士班,准备研究的题目为”取代国阵的跨族群在野党大联盟”。

偏偏澳洲政府砍预算砍到系上,顿时没了奖学金,只能先回吉隆坡申请另一份奖学金。在那个年代,社会对在野党人仍然有顾忌,面试我的其中一名评委说道:“如果我们给你这份奖学金,会不会被当局认为支持在野党?”。有评委认为我最符资格,也有评委有所担忧,最后决定该年不颁奖学金。我因此在马来西亚留了下来。

结果,没在论文写到的大联盟,却被我们用过去15年来实践。这些年,我们耗很大的心力促成政治结盟,借此突破马来西亚族群政治的结构,以取代国阵的旧政治。

2020年2月的政变,不应该浇熄我们对民主的追寻,还有我们在创造马来西亚国族的努力。

308是个美丽的起点,虽然之后有起有落,但民主政治浩浩荡荡,乃大势所趋。对手通过政变夺权,根本没有打算如何应对下一次的选举,接受民主的考验。

308当晚成绩出炉,我连自己赢得多少多数票也没时间去问。我在傍晚6点半得悉我们攻克多个国阵堡垒区后,负责呼吁选民回家,以及打电话联系当选议员聚集。我们没有为胜选而庆祝。

505我在居銮胜选,但我们在全国换不成政府,也没庆祝。509我自己没赢,而希望联盟实现了历史性的政党轮替,得以执政联邦,可是那一夜我们都在聚焦政权会否和平交接。

无论在国会或者全国大选,民主和进步派必须要集结最大的力量,我们要检讨和吸取经验,为下一战做出最全面的准备。下一战,是民主对威权、进步对保守。下一战,是全民维护民主、拒绝政变夺权。下一战,我们要以绝大多数之势,不再让既得利益者有机会反扑。

世界各国的民主化历史,从来都没有坦途,过程总要经历一番努力和奋斗,也要在民主倒退的浪潮中,面对威权和保守势力的随时反扑。

(图为我在2008年竞选升旗山国席的可敬对手谢宽泰,也是时任民政党总秘书,我从他身上学习良多。他曾说,身为政府一员,随时随刻都要做好下野的准备。官职对他而言如过眼云烟,我们后来也成为了朋友。没有人有永远的公职,民意是最终的考验。)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