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4月14日后的“新常态”——应对清单

马来西亚于4月1日至14日期间进行第二阶段的行动限制令。政府、社会及国人有必要为限制令解除后的日子做好准备,以防再有新一波的疫情爆发。

首相应向人民承诺,政府将竭尽全力避免行动限制令延长至第三阶段。政府的开诚布公与公开透明至关重要。

疫苗的研制仍需12至18个月,即便在为期四周的行动限制令抑制策略之后,也不意味我们可以回到行动限制令前的日子。政府应告诉人民接下来会怎样,以及大家该如何配合抗疫工作以确保马来西亚能在4月15日恢复日常运作,并适应“新常态”。

第一,检测、检测、再检测。

在第二阶段的行动限制令期间,应该强调检测、检测、再检测。

行动限制令是抑制/遏制策略,旨在压平确诊病例的增长曲线,避免疫情恶化导致医疗系统无法负荷,最终走向意大利式的崩溃。

只要没有进一步扩大检测和追踪工作,我们便不能掌握外头还有多少感染者会在行动限制令结束后继续传播病毒,因为我们无法隔离和治疗他们。

卫生总监应在每日记者会中说明检测工作的详情,向马来西亚人民汇报当天的检测总数,包括社区传播型的类流感疾病(ILI)/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SARI)相关数据。

根据卫生部网站数据,截至3月31日中午,已有4万483人接受检测,呈阳性者为2766人、呈阴性者2万9498人,另外8219人的检测结果仍待出炉。

理想中,到了4月14日,我们应该要已为30万人或马来西亚1%的人口完成检测。这也符合卫生总监诺希山自4月起每日检测1万6000人的目标。我们目前的检测总数为4万,若4月1日起每日检测1万6000人,4月14日的检测总数便会增加22万4000。我们应把目标设在更高的30万人,并适时扩大检测工作以达成目标。

私人医院、军事医院,乃至一些私人诊所也可以提供检测服务,如效仿韩国设立得来速式(drive-through)检测站。

警方也应被派遣投入追踪工作,找出曾接触确诊者的人士。

接下来这两个星期,检测必须是不计代价去完成的第一优先事项。如果我们无法有效执行检测与追踪工作,其他抗疫措施也将失去意义。无法大量进行检测,我们就会陷入“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的处境。

第二,保障前线医护人员和医院的安全。

解除行动限制令之前,我们必须先确保医院和整个医疗体系可以有效保护前线医护人员的安全。

卫生部为应对疫情而额外准备更多床位的做法值得嘉许。根据卫生总监诺希山,卫生部的初步计划是安排额外的3400张床位,但如今也将征用旗下各地的医疗训练机构来安置新冠病毒感染者,这等于增加了1万9200张床位。

我们还不晓得政府是否有明确计划增加更多的人工呼吸器和加护病房(ICU)床位。以他国的经验来看,人工呼吸器和加护病房床位是抗疫过程不可或缺的设备。马来西亚人民需要知道政府采购了多少人工呼吸器、仪器送抵医院的日期,以及私人医院有多少人工呼吸器可被征用于抗疫。

我的团队及友人在这段时间与巴生谷地区和柔佛的多家医院保持联系,了解到大部分医院仍缺乏个人防护装备(PPE)、口罩和洗手液。我对此感到担心。

第三,口罩、洗手液/肥皂,还有表面消毒

我们必须确保前线医护工作者比任何人优先获得口罩的供应。卫生部也一直这么呼吁,民众并无太大异议。

然而,一旦所有生意、学校和工作在4月15日恢复运作,人们就有需要戴上口罩,以免病毒通过无症状感染者传播。例如,每日乘搭公交通勤会接触陌生人的人们,或者免不了与顾客有近距离接触的前台服务人员等等,都必须戴上口罩。

届时,我们会需要越来越多的口罩。政府应推动本地厂商以“战争时期的生产模式”大量增产口罩,而非只是依赖从中国等外地进口。洗手液、肥皂和消毒液也一样。

对于连三餐温饱都成问题的马来西亚贫穷人口,政府应提供他们口罩和洗手液,并且透过醒觉运动加强他们的防疫和卫生意识。

第四,职场和学校的人群疏远措施。

行动限制令解除,并不代表我们已脱离险境。如果我们没有做好预防措施,很难保证疫情不会再次爆发。办公室和学校重新开放后,我们仍有必要继续进行人群疏远措施,也要定时测量体温及保持清洁卫生。更理想的是,学校和高等学府应延长关闭至开斋节假期之后,并在这期间推行线上教学。政府在这方面应尽早做出宣布,以便教师、家长和相关人士得以提早做出安排。

这可以避免学校和高等学府沦为病毒传播的场所。

政府必须确保所有学生,尤其是乡区学生都能使用网络服务,避免城乡差距造成不公。

第五,粮食、供应链及物流。

政府所有单位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运作,步伐必须一致。我们都能够理解,行动限制令必须严格执行才能发挥真正的效果。

不过,安防单位在执行行动限制令时,必须避免引发粮食短缺问题、阻断供应链和物流安排,以维持日常供应。

如果政府有意在4月15日解除行动限制令,那么在行动限制令的第二阶段,就要确保全国各地都有充足的粮食供应。如果政府打算延长行动限制令至第三阶段,则现在就得把粮食供应问题列为最主要议程。

粮食短缺将造成价格飙涨,继而引发社会动荡。虽然我们正与新冠病毒抗战,但眼前至少不是枪林弹雨的战争。政府必须避免因为各单位的不协调,而导致不必要的粮食短缺危机。

结论

未来14天非常关键。行动限制令/抑制策略并非长久之计。

政府应该妥善规划并落实行动限制令的退场机制,也就是我以上提及的几项重点。

我希望政府能向人民承诺,马来西亚将在4月14日之后重新开放。但政府也要告诉民众,接下来14天应该做好什么准备,以迎接行动限制令结束后的“新常态”。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