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期间,医疗用品须能自给自足

那些认为新冠疫情危机将在三个星期或三个月内结束的人,是在自欺欺人。倘若政府和社会无法认清现实,前线人员将遭牵连受罪,医疗体系也将崩溃,进而让新一波的疫情爆发。

在接下来至少18个月的时间,全球都迫切需要极大量的口罩、个人防护装备(PPE)、面罩、洗手液、消毒剂、手套、人工呼吸器及其他医疗用品。

因此,我们要考量到世界各国会为了同样的用品互相竞争,最终有些国家可能还会以19世纪的“炮舰”手腕威逼他国就范。我担心的是,马来西亚政府现有的领袖当中,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这次危机的程度与幅度。

卫生总监诺希山,是马来西亚其中一位清楚国际形势变化的抗疫领袖,他在4月14日的记者会公布了我国医疗用品的库存,如下:

  • N95口罩:37天
  • 三层式外科口罩:47天
  • 防护头套:52天
  • 面罩:25天
  • 鞋套:78天
  • 隔离袍: 23天
  • 防护衣:19天

从更长远来看,马来西亚有必要扩大生产以确保医疗用品可以自给自足,我称之为“战时生产”模式,这方面需要整体政府的共同努力。我国必须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地加快生产国内所需要的医疗用品,此事会一天比一天更急迫。

举个简单的例子,N95口罩是直接接触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前线医疗人员的重要必需品。在新冠疫情爆发前,马来西亚进口商以每片大约20仙美元的价格购入N95口罩。

争夺医疗用品的全球炮舰角力

过去几周,进口N95口罩的价格已飙升到1美元50仙至2美元一片。价格飙涨已经是一大问题。更让人震惊的是,全球局势比我们想象中还恶劣,因为进口商发现,有北美洲的买家直接在工厂门口用现金抢货,价格已经炒到3美元一片。

三层式外科口罩、个人防护装备和人工呼吸器,也面对同样的情况。好几个国家在中国机场停机坪上演“炮舰”式抢购口罩戏码的消息已广为人知。倘若马来西亚再不加强国内生产能力,我们很快就得面对主要必需品短缺的问题。

我的团队在抗疫期间尝试支援前线时,也从柔佛几家医院了解到,前线医疗人员严重缺乏N95口罩。尤其是在诺希山坦白及勇敢地向社会大众说明库存状况后,我们更是知道,全国医院的个人防护装备库存正在减少。

如果我们无法提供前线医疗人员充足的医疗用品,我们将使抗疫的一切努力前功尽弃。从技术上而言,这些医疗用品的制作过程并不复杂,厂商可以投入生产,解决供应瓶颈。

进一步说,我们也免不了要为后疫情的“新常态”准备好这些医疗用品。阿玛星医生等几位医疗专才撰写了10页的安全指南给全科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s)及牙医等提供门诊(outpatient clinics)服务的医疗人员,以期协助他们在行动限制令解除后打造安全的医疗环境,值得大家一读。该指南也适用于中医师、按摩师、脊椎矫正师,还有相关专业者。

这篇指南,也让我们了解到马来西亚需要多少医护用品,才足以保护我们社区的医生和牙医。阿玛星医生等也建议,我们要把前来求医的病人,甚至是陪同者,都预设为新冠病毒感染者,防疫工作一点都不能马虎。

我们正在与时间赛跑。此时此刻,政府必须把该做的事项都优先做好。许多巫统领袖,包括沙里尔、阿斯拉夫等,已经炮轰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暨高级部长(经济事务)阿兹敏。我鲜少认同巫统领袖的看法,但这次是例外。

贸工部部长在允许部分领域重新营业前,尤其是贸工部管辖的领域,应该要制定好清楚的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并且事先咨询卫生和安防部门的意见。有些领域之前不属于贸工部管辖,如今也不应让贸工部成为单一批准单位。

联邦政府在提出清楚的指南和标准作业程序后,就应该下放权力让地方政府执法。这是因为,地方政府最清楚县市内每一条大街小巷的实际状况,能够了解在地哪些领域受挫最深。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执法单位,能够确保各行各业遵守规定。

扩大医疗用品的生产,应对我们日益庞大的国内需求,是生死攸关的议题。我必须再三强调当中的迫切性,一旦我们无法加强或加快生产,后果将不堪设想。

目前为止,宝腾(Proton)已义务投入生产6万个面罩,免费派发协助抗疫。顶级手套(Top Glove)也把一年的口罩产量增至1亿1000万片。精密零件制造商Notion VTec及食品包装公司SGGM,也投入生产个人防护装备;避孕套制造商Karex则让旗下两个润滑液生产线,转为生产洗手液。

我们可以鼓励国内更多厂商投入生产医疗用品,帮助国家渡过难关。

政府有更吃重的角色得扮演

我知道,还有好些厂商对于转投生产医疗用品仍有顾虑。我有几点想要与各位厂商分享。

第一,人们对医疗用品的需求在短期之内不会减少。与其等待国际市场讯号才来改变策略,不如放眼国内的庞大市场,因为医疗用品的国内需求将会越来越高。抢占先机,应对市场的最新变化,也符合经济效益。无论如何,这有赖于厂商的勇气与魄力。

第二,许多人依然深信,自从过去20年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枢纽以来,中国可以应付不同的需求量,任何时候都能扩大生产以供应任何地方。大家都把中国制造业视为市场上不可匹敌的巨无霸,不愿意在这方面投资更多,因为他们认为,长远来说只有亏损。

这是政府必须介入的一环。政府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推出增加医疗用品供应的措施,并制定政策确保库存的充足。这将有助于带动马来西亚医疗用品产业提升生产能力。

面对眼前的经济困境,政府有重要的角色得要扮演。政府可以提供更多奖掖,鼓励一些主要经济活动的增长。政府可以效法其他国家在关键时期的工业政策,如美国在1950年朝鲜战争时推行的《国防生产法》。

政府指出明确的方向,将能给予银行信心,以便出力资助和孵化马来西亚更庞大的医疗用品产业。

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的管理层,一旦了解到全球抢夺医疗用品的“炮舰”竞争局面,也会跟随政府的方向。

为了让全民了解事态的急迫性,首相、贸工部部长及所有经济事务相关的部长,必须以单一战情室的方式来运作,每日向民众汇报N95口罩、三层式外科口罩、个人防护装备、面罩、消毒剂和手套的生产量。

在这场与新冠病毒的战争中,前线医疗人员为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抗战。个人防护装备、口罩、面罩等,是他们需要的作战军备。

我们不能在没有军备的情况下,派遣军人到前线战斗,这是不公不义之事。马来西亚政府必须赶紧动起来,避免这样的状况发生。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