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党诞生中?

慕尤丁身为促成政变的要角之一,实在没有立足点发表“人民已厌倦政治,要政府为民打拼”的言论。

大部分人民都清楚看到,在新冠危机期间不惜一切争夺权位的,就是他国民联盟政府的政客。

慕尤丁的言论,或许企图掩盖一个事实:即便贵为大权在手的首相,自己现在也可能是只待宰的羔羊。

我为何如此说呢?让我分享一件事。2015年7月25日,林吉祥和我从柔佛的活动赶回吉隆坡,应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迪安之邀进行一场紧急讨论。作为彼此忠坚的盟友,我们经常互相咨询意见,尤其是针对重大的政局发展。

当时,赛夫丁听闻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准备在月内,就SRC案提控纳吉滥权。林吉祥在一段时间的沉思后,反问我们道:“纳吉会轻易让自己成为待宰的羔羊吗?”

果然不出所料,纳吉在三天后的7月28日,率先开除了阿都甘尼,也把慕尤丁和沙菲益从内阁除名。

看回今天,慕尤丁的国民联盟,是由10个派系组成的脆弱联盟。

土团党有四个不同的派系,包括了2016年草创时期加入的党员、2018年希望联盟执政后的巫统降将、阿兹敏的人马,以及马哈迪的支持者。要不是新冠疫情让土团党党选得以展延,马哈迪支持者恐怕会给慕尤丁带来极大的挑战。

巫统的四个派系,则是纳吉、阿末扎希、希山慕丁分别为首的派系,还有不属任何一派的末哈山和凯里等人。

剩余的两个是伊党和砂盟。

慕尤丁的选项

慕尤丁理想中,是要铲除马哈迪的支持者,并设法阻止土团党党选,避免与慕克里在主席一职单挑。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攻顶,可说是艰难的一战,但并非不可能的任务。

在巫统的四个派系当中,慕尤丁也知道自己能相信的就只有希山慕丁派系。

土团党目前处于不确定的状态,公正党叛将阿兹敏急需一个自己担任重要职位的政党平台,以便收容他的基层支持者,还有他的非巫裔支持者也遭到了公正党的排挤,已经无处可去。

慕尤丁政府若要寻求正当性,首先得确保政府的廉洁。所有选民,尤其是左右选情的马来中间选民,不只关注经济福祉,也对廉政非常重视。

除了保障小市民的就业与经济福祉,首相也必须向选民展示他肃贪的政治意愿,否则他推翻希望联盟民选政府的做法,永远都不会有正当性。

慕尤丁必须证明他的打贪魄力,确保正义得以伸张,让被控贪污的纳吉和罗斯玛、东姑安南及阿末扎希受到司法的制裁,判处入狱。

问题在于,这会引起巫统的不满和反抗吗?

如果等待法庭的判决太过于碰运气,慕尤丁在巫统巨头反击前,是否能同时分裂巫统与土团党?

新政党?

无风不起浪,慕尤丁、阿兹敏和希山慕丁据说正在试图组建新政党。对他们而言,这确实是一举解决所有问题的上上策,慕尤丁不需要再担心土团党党选、阿兹敏能给支持者新的归属,而希山慕丁也能为慕尤丁带来真正的支持。

然而,这项计划有两大阻力。

第一,慕尤丁只掌握113至114个国会议席。如果希望联盟三党(公正党、行动党与诚信党)、沙巴民兴党,加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国会议员坚守在同一阵线,慕尤丁根本没有太多的空间可以进退。

慕尤丁、阿兹敏和希山慕丁若有办法瓦解“希望联盟+”的合作,他们才可以排除纳吉与阿末扎希的势力,成立全新的政党。在他们的盘算中,他们也会试图笼络一些希望联盟国会议员过档。

第二,慕尤丁必须提防柔佛巫统。柔佛巫统领袖极想夺回上届大选失去的所有权力。

慕尤丁曾是我在希望联盟的战友和伙伴,我们也有许多开诚布公的意见交流,因此我想给慕尤丁善意的提醒,巫统最有可能在慕尤丁的柔佛大本营打响第一枪。

柔佛一旦举行闪电州选,土团党便会在柔佛消亡,甚至连慕尤丁自己也可能会失去武吉甘蜜州席。

在这暗流汹涌的政局里,慕尤丁得先发制人压下巫统的挑战,否则会是柔佛巫统先对他展开猛攻。

对希望联盟,还有同一阵营的沙巴民兴党和土团党马哈迪派系而言,我们必须携手一致。为了干净政府与经济前景而投选希望联盟的马来西亚人民,将会继续给予我们支持,成为我们的最大后盾。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