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的新政与民主改革

国民联盟成员党领袖之间经常为一些小事公然争吵,突显了非民选执政联盟的脆弱和不稳,看似随时瓦解,政府也有可能即将倒台。

新冠危机爆发,让马来西亚迎来了其中一个最具挑战的时期。虽然疫情有缓和的迹象,但在疫苗研制成功和全球通用前,我们仍要与新冠病毒打持久战,面对疫情再次爆发的风险。

然而,国民联盟的领袖无视人民公共利益,彼此之间继续争权夺利。这给予了希望联盟提醒,政府的职责在于确保人民的福祉,以民为本、为先。

我们要紧记,希望联盟民选政府之所以撑不过半届,是因为种族政治的两个极端大力拉扯,让中间路线无法走稳。一些领袖并没有把人民的生活与生计视为政府的主要议程,反而掉入种族政治的陷阱当中。

两年前,马来西亚在全球民主倒退和威权主义复辟的浪潮中,实现了历史性的政党轮替,振奋与鼓舞了民主世界。2018年5月9日,我们在不流血的情况下改朝换代,且权力移交的过程也相对顺利。其实这是我国首次的政党轮替,也是从威权进入民主的政权更替,所有期望与支持改变的人们,理应携手一起建设和巩固我们的民主制度,遏止威权势力回锅。

干净政府

我们必须以民为先。我们要告诉马来西亚人民,电召车司机就是电召车司机,不应有种族或宗教之分。无论是马来人、华人或印度人,不管他支持国民联盟或希望联盟,任何人民面对失业,我们都必须伸出援手。

我们要成为拒绝贪腐的干净政府,把施政的重点放在提供就业机会、体面薪资、住所、温饱、医疗、公交、教育和绿色环境等,确保人民能有尊严地生活,还有生计获得保障。

当然,没有人可以回避政治问题,但我们必须确保政治是以政策议题为导向,在后疫情时代尤为重要。

良好的政策,让我们得以带来改变。种族与宗教政治是对手的拿手技俩,我们千万别让自己受制于对手操弄族群情绪的手段下。

我们还有许多马来西亚人民仍然追求干净政府、民主制度、关怀政策和进步改革,“希望联盟+”(公正党、诚信党、行动党,加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以及民兴党)必须成为他们的平台,带领一场绝地反扑的全国民主运动。

民主转型

希望联盟能够在2018年大选胜出,其中一大原因是全民参与、同侪互相启发的竞选模式。政治领袖的角色,只是作为候选人,以及透过影音和演讲提供策略方向。终结国阵霸权的真正功臣,是勇敢和团结的马来西亚人民。

不过在509改朝换代后,许多人投完票便重返原来的生活,把民主建设全交由政治人物处理。

有者以为政党轮替后,就有童话故事般的结局,制度改革可以一夜完成,为此不断炮轰新政府。有些则把自己当成旁观者,抱着看戏的心态对待政治发展。

同时,希望联盟政府尊重新闻自由,不像国阵般钳制媒体。可惜,媒体往往把报导的重点放在马哈迪与安华之间的相位移交,忽略了民主转型的过程。希望联盟领袖被迫面对媒体挑起的煽动性议题,把时间与精神消耗在交棒争议。

马来西亚人民不分族群团结一致,突破了选举制度不公的限制,成功创造奇迹。我们无法让媒体聚焦在这点,事实上人民如果可以联合起来,民主还是有一丝希望。

大家必须知道,马来西亚的新兴民主犹如一颗幼苗,要我们悉心照料才会茁壮成长。

在希望联盟政府短暂的任期内,我们也错过了培力公民社会的契机。支持改革议程的公民社会,该做的不是批判政府以示“中立”,而是学习政府的治理过程,参与讨论与辩论,成为民主建设的半个局内人。

倘若“希望联盟+”重返执政,所有人这回都理应参与建国的治理过程,不能再把自己当成旁观者。政府也要对外开放,推动与民共治,毕竟政府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时代已作古。

如果我们认真看待国家重建的大业,所有想要让马来西亚更好的同胞们就得一起参与。各党各派的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和卡达山人若能投入共同的全民运动,我们便能更加强大,而现有的国民联盟政府则会日益脆弱。

这是捍卫民主的正当斗争,守护人民在2018年大选给予希望联盟的委托。

无论如何,认为慕尤丁国民联盟政府很快就倒的人们,目前先要厘清几个现实。

厘清现实

第一,慕尤丁不会轻易放下政变夺得的政权,会尽一切手段保住自己的相位。不过,他在国会只掌握113席,比简单多数仅仅多出一席,这股不安甚至让他不敢召开国会。

第二,公正党与希望联盟叛徒阿兹敏,目前不知何去何从。当下国家处于危机时期,他并没有展露出领袖该有的智力与能力,决策上也频频出错。更糟的是,他的批评者还多于朋友,已失去了马来西亚人民的信任。

他还是会想尽办法,依偎着国民联盟,确保自己的生存。

第三,即便巫统巨头一直向国民联盟开炮,但巫统目前还是不会轻易结束这段权宜的合作关系,除非他们能确保自己在来届大选胜券在握,便会策划闪电大选重掌权力。

巫统的弱点在于他们的内部不团结,有各以纳吉、阿末扎希与希山慕丁为首的派系,还有末哈山等不属任何一边的人马,全党共分成四个派系。

然而,纳吉、阿末扎希及前巨头东姑安南,目前还在法庭面对贪污案审讯。这些人是慕尤丁及所有执政者的票房毒药。

第四,伊斯兰党的领袖们正在享受着当政府的风光与奢侈,他们预计不会离开现有的联盟,继续靠拢巫统保住一切。

除非伊党在吉兰丹和登嘉楼的根基被动摇,与巫统或土团党在议席分配谈不拢,或是有关结盟影响到伊党在东海岸的基本盘,否则我们很难看到伊党会退出国民联盟。

第五,砂拉越政党联盟在2月29日的关键时刻扮演了造王者,帮助国民联盟获得组阁权。砂盟只在乎他们在砂拉越的利益,在非必要的情况下,都不会打破现状。

因此,想要重燃509希望之火的人们,千万不能再抱着吃爆米花看戏的心态,而是要化消极为积极。

“希望联盟+”的所有政党必须携手合作,一起赢回人民的支持。

五党领袖马哈迪、安华、沙菲益、林冠英及末沙布必须以同一阵营的姿态给予人民信心,愿意相信我们有机会重返执政。我们的国会议员必须团结起来,巩固我们的结盟。

最重要的在于,我们要让大家知道希望联盟已经吸取了教训,未来将会更谦卑地与人民一起履行民主改革,在后疫情时代推动新政造福人民。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