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的恐惧致使国会失能

倘若“希望联盟+”(公正党、诚信党、行动党、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可以团结一致,首相慕尤丁就只能从以下选项二择一:

• 解散国会,透过大选寻求委托,但这只会便宜了巫统,对慕尤丁与阿兹敏都不利;

• 第二,辞去首相一职,让最高元首委任新首相组阁,尤其如果2021年财政预算案在国会被否决的话。

我也不排除慕尤丁会选择压制议会民主等的其他可能性。不过,只要“希望联盟+”坚守同一阵线,慕尤丁就没有太多的空间可以进退。

慕尤丁政府当初展延原定于3月9日至18日举行的国会会期,是为了争取更多时间“收买”足够的国会议员,以便享有稳定的多数优势。显然,结果并不如慕尤丁所愿。

这让慕尤丁政府没有召开国会的胆量。

首先,在国会将于5月18日召开的5天前,国会下议院秘书礼端拉末突然被撤换和降职,印证了政府的恐慌与焦虑。礼端自1989年就在国会服务,是最资深的国会公务员,却被一名从首相署外调到国会、资历相对浅的人选取代。

第二,政府不敢在国会面对任何表决,甚至还包括一些程序动议的表决。从国会于4月17日发给国会议员的公函,还有政党领袖得悉的原定安排中,5月18日国会议程除了有元首施政御词外,本应还有一些程序动议,包括暂时冻结议会常规及延至7月辩论元首御词的相关动议。

程序动议的表决,是国会议事中普遍的技术性程序,也不带有政治上的影响。为何慕尤丁政府连程序动议也害怕面对表决?

答案很简单:政府对自己掌握的议席数目没信心。

国民联盟最多只有113席,可能还更少。程序动议的结果不会有政治影响,即使政府的程序动议不通过,也不会让政府倒台。倘若国民联盟其他盟友要施压慕尤丁,最好的方式就是让政府提出的程序动议被否决,故意让政府难堪。

第三,虽然下议院议长接受了议员对首相提出的不信任动议,但政府能透过议会常规,让该动议不获辩论和表决。事实上,国会的每一次表决都可以被视为对政府的信任/不信任动议,检验政府是否获得国会多数的支持。

因此,只要“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一直携手同心,慕尤丁就会继续害怕国会,无论是在7月或9月召开都一样。但政府始终还是逃避不了国会,总得要在国会寻求通过2021年财政预算案,否则政府无法运作。

如果慕尤丁在接下来两个月还是无法掌握稳定的多数,第十二大马计划的提呈想必也会展延。

慕尤丁拖得越久,便会被巫统压得越紧。

在此提供一些脉络,让大家了解英国西敏制议会的三大功能。

第一,组成政府。政府的存续以国会的信任作为基础,国会是检验政府是否获得多数支持的地方。虽然少数政府也可以执政,但他们每个法案都得和在野党协商才能在国会通过。慕尤丁还在想着收买在野党议员,根本不打算召开国会,深怕自己无法掌握多数议席通关。

第二,立法和审批预算。应对后疫情的新常态,政府有许多事情必须尽速推动。现行法律必须修订,政府的开支也必须经过国会辩论和表决。国会目前无法发挥这项功能。

第三,监督与制衡。政府后座议员及反对党议员透过委员会听证会和国会质询,确保政府行政问责。但在5月18日的一天国会,政府连书面问答也不允许。

希望联盟在执政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推动了几项重要的国会改革。如果我们重返执政,必须更进一步强化国会,确保以后国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陷入失能的状态。

过去一个月,我们看到慕尤丁接二连三地委任多位不获入阁的巫统领袖掌管官联公司或法定机构。有位官联公司的主管告诉我,“搞不懂为何达祖丁(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可以当上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主席”。

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国会成立了数个跨党派的委员会,审查政府的人事委任。未来应该让跨党派委员会审查更多官联公司和法定机构的人事委任,以便相关在职者不会因为政党轮替被迫卸任,并能续任至约满为止。当然,如果面对的是巫统这种不遵从民主精神的政党,上述改革仍然难以执行。

希望联盟政府一般委任专业人士掌管官联公司或法定机构,如果受委的是政府人物,也是基于他们在相关领域的资历和专业经验。

在我们的制度设计下,未来国会委员会的主席应由不获入阁的资深后座议员出任,而主席职要变得很有影响力及重要。这些资深领袖可以在委员会发挥能力,加强国会监督与制衡的效能,这将有利于国家民主的健全发展。

一旦希望联盟重返执政,还有许多改革可以做得更完善。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