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的新希望

众所皆知,慕尤丁掌握的国会席次表面上只是刚好过半,而且国民联盟有巫统老大哥在背后,也不由他一人说了算。

“希望联盟+”阵营——希望联盟(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沙巴民兴党,还有土著团结党的马哈迪派系,在5月18日的国会坚守在同一战线,突显了慕尤丁国盟政府的不稳定。

原定于3月9日召开的国会,已展延两个多月至5月18日,本来是为了让慕尤丁和国盟有足够的时间,收买与恐吓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过档。国会222席当中,“希望联盟+”紧握107席,后来再增加到109席。慕尤丁的计划无法如愿以偿。

技术上而言,5月18日的国会并非真正的议事会议,议员没有就任何议案辩论和表决。信任动议乃至一般的程序动议,国盟政府都担心得不到足够的票数过关。

抓紧现有的109席,是“希望联盟+”目前至关重要的考验。“希望联盟+”一席都不能少,否则我们的一切努力将会告吹,让政变夺权的对手占尽便宜。

慕尤丁与纳吉各自的布局

慕尤丁是国盟台面上的领军人物,但我们也不能忽略作为幕后终极玩家的纳吉。在纳吉的布局中,慕尤丁几乎是可有可无,而纳吉也在找着机会除去慕尤丁。

慕尤丁和纳吉目前针对希望联盟的两个有差异的策略布局是这样的:

第一,纳吉与慕尤丁都想要尽一切方法分裂“希望联盟+”,以便在国会享有更安稳的多数优势。他们发动铺天盖地的文宣攻势,离间“希望联盟+”各党的关系,挑起领袖之间、支持者之间的互不信任。

第二,慕尤丁正在尝试拉拢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跳槽,但纳吉却主张闪电大选。纳吉不想慕尤丁继续任相,而且坊间也盛传巫统要在今年下半年推动解散国会。

背负着多项贪腐控状的纳吉,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等下去。倘若慕尤丁掌握更多的国席,足以缓冲纳吉派系巫统议员的威胁,那他会想要看到纳吉入狱。慕尤丁目前最缺的是政治正当性,让贪污与滥权的纳吉依法判刑,将给慕尤丁带来加分。慕尤丁也可以因此抢占道德制高点,辩称自己在一马公司丑闻没有典当原则。

2018年5月9日,希望联盟让本来不可能联手的政党和领袖在共同目标下,得以团结一致战胜了盗贼统治。情况就如二战的时候,美国、英国和苏联结盟起来,对抗希特勒的纳粹主义。

瓦解希望联盟的阴谋

2018年大选后,希望联盟就有叛徒开始勾结巫统与伊斯兰党,里应外合密谋政变。他们在希望联盟内部煽动各党之间的冲突,把歧见最大化。

他们清楚知道马哈迪与安华的矛盾,便反复地操弄交棒课题。事后我们也获悉,他俩身边早有一些人在故意煽风点火,加深两人彼此间的猜忌。

早在2019年2月26日,马哈迪在会面中告诉我,他相当肯定安华没有推翻他的意图,但他得知“安华身边的人马”有这样的打算。

土团党的马哈迪与慕尤丁之争,还有公正党的安华与阿兹敏之争,也已经被恶化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此外,对手操作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两端的情绪,制造种族间的猜疑,以破坏土团党和行动党支持者的关系。马来人害怕希望联盟政府被行动党全权控制,马来领袖沦为傀儡;非马来人担心希望联盟政府由“独裁者”马哈迪一人独大,行动党静静地顺从一切。

事实上,安华不是马哈迪的敌人,马哈迪也不是安华的敌人。熟悉他们心理和思绪的人们,设法引爆两人之间的仇恨。这是为了摧毁中间路线,让希望联盟的合作基础崩盘。马哈迪与安华携手,是中间力量的最大支撑点。

国民联盟的内乱

5月18日的国会,慕尤丁无法拉拢到希望联盟的议员,这让我们进入了新一阶段的角力。对他而言,笼络议员是争分夺秒之事。

距离7月份的国会会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林吉祥甚至预测,慕尤丁政府在没有掌握稳定多数的情况下,有可能会以新冠疫情为由再度推迟国会。

无论如何,慕尤丁都得在今年内召开国会,寻求通过2021年财政预算案,否则政府在明年没有预算可以运作。

纳吉想要闪电大选,但慕尤丁会阻止到底,因为他深知土团党会被剿灭。

即便丑闻缠身,纳吉相信巫统与伊党的“国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联盟就足以为他取得胜利,根本不需要慕尤丁的国民联盟。

纳吉看扁“希望联盟+”会因为马哈迪与安华的不和而分裂。

他也估计社会大众已对政治冷感,居住在城市的游子不会像之前那样踊跃返乡投票。

新冠疫情造成大家无法远行,经济的冲击也让人们为养家糊口竭尽心力。纳吉恨不得在新加坡或其他城市工作的游子专注在谋生,放弃投票。第十四届大选的投票率高达82%,倘若来届大选低于65%,纳吉的如意算盘便会打响。

为了对抗纳吉,“希望联盟+”必须联合起来,重燃马来西亚中间力量的希望,遏止盗贼统治的回锅。

我对马来西亚的中间力量仍有期待。如果我们意志坚定,纳吉的策略布局将无法成事。巫伊联盟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强大,两党的联手不必然带来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

眼前的局势还不明朗,但只要我们守住“希望联盟+”,将为马来西亚迎来新希望。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