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马来西亚而战的关键百日

6月9日是慕尤丁拜相的第100天。接下来至马来西亚日的100天,将会是左右国家政局发展的关键时期。

为马来西亚而战,该做的远超于国会的数字游戏。这关乎马来西亚所有人的共同未来。

透过喜来登政变回锅的旧秩序(巫统)会不惜一切手段来保住夺取的政权。因此,我们所有反对旧秩序(巫统)的势力必须坚守在同一战线,团结起来为国家与人民重燃希望、赢回尊严。

旧秩序(巫统)

毋庸置疑,国民联盟政府纯粹只是巫统的政治工具,让前首相纳吉可以逃过牢狱刑罚,重返权力核心。

与巫统及纳吉有关的涉贪人物,如慕沙阿曼和里扎,在国盟上台后逐一被释放。这是我们真正的担忧。

慕尤丁充其量只是旧秩序(巫统)重生的跳板。

马哈迪打从一开始就已看穿了巫统的盘算。他曾告诉土著团结党与希望联盟领袖,倘若要把民主行动党(42席)逐出政府,并接受国阵(42席)作为整体(en bloc)参与执政,意味着他得一并接受纳吉、阿末扎希及东姑安南等人。即便他们当初没有言明要以撤销控状作为合作条件,但在之后的半年内,他们自然而然会开始露出真面目,甚至得寸进尺。

如今3个月过去了,马哈迪的预测全中。

慕尤丁一直尝试分裂希望联盟与其他伙伴的关系。对手透过威逼利诱及各种肮脏技俩,拉拢在野党议员过档,试图让我们的阵营瓦解。如果慕尤丁未来两周可以把国席增加到125席,掌握稳定多数,他在7月13日便能大摇大摆地回到国会。如此一来,慕尤丁得以暂时确保相位的安稳,并准备采取威权统治,压制任何冒起的威胁。

然而,慕尤丁还得面对巫统,尤其是纳吉的挑战。纳吉的势力正蠢蠢欲动,伺机推翻慕尤丁,全面恢复巫统一党独大的旧秩序。

巫统(国阵)与伊斯兰党在国会共有60席,只要他们脱离国盟,就可以制造闪电大选。

从当下的局势来看,也有另一个可能性。目前有传,如果慕尤丁未来两周无法扩大多数议席,他将得规避7月的国会会期,因此他会在9/10月举行大选。慕尤丁希望借由大选赢得人民的委托;对他而言,今天的情况越来越胶着,他也不能确定2021年财政预算案是否可以在国会获得足够的支持通过。

当然,慕尤丁也希望在闪电大选前,巫伊联盟可以把慕派土团党纳入议席谈判。

无论如何,2018年终结旧秩序(巫统)的马来西亚人民,都清楚知道国盟充斥不确定性。唯有我们各方放下歧见,大家携手合作,在3个月内为迎战大选准备就绪,才能够防止旧秩序(巫统)回归。

我们要让慕尤丁和纳吉知道,即使他们组成选举联盟,也未必可以轻易赢得大选。结盟竞选是他们非常难以达成的协议,这样我们才能把战场维持在国会。

马哈迪与安华

无论我们是要备战大选或恢复希望联盟政权,马哈迪与安华都必须意识到彼此联手的必要性。两人的合作并非权宜之计,而是为了与旧秩序(巫统)展开持久战而整合的进步联盟。

旧秩序(巫统)不会在瞬间凭空消失。我们要几年的时间,让纳吉等盗贼统治者全部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们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打造零贪腐的政府,建设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民主制度。

马哈迪与安华,还有其他盟友必须要知道,一旦我们重返政府,我们必须建立更强的内阁、更强的国会,还有平衡首相的权力,确保所有执政伙伴可以共议与共治。

在22个月的执政期间,马哈迪与希望联盟确实有削减了首相办公室与首相署的权力。经济规划的权力从首相署移出,另立经济部掌管。首相署与其他部门有职务重叠的机构,也得以回归到相关部门辖下。举例来说,公共交通事务不再隶属首相署的职权范围,在希望联盟执政期间交还了交通部。

不过,马来西亚并还未完全脱离巫统旧秩序时期的首相权力结构。

长远来说,我们要视联合政府为马来西亚的政治常态。重点在于,我们要如何让执政联盟的各党可以巩固合作,确保联合政府的永续。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该如何让马哈迪与安华的势力共存,甚至建立权力共享的机制,即便其中一方的领袖不是首相,双方也能接受。

把之间的歧异和不信任感处理好,将有助于打造一个经得起时间与危机考验的联合政府,这是各位政治领袖理应专注的议程,重建马来西亚的前景。

但愿马哈迪与安华深知自己的历史角色,他们的使命就如曼德拉一样。我所说的不是坐牢27年期间的曼德拉,而是肩负总统重担后的曼德拉,在短短的任期内为南非的一、二代人打下了改革的重要基础。

马来西亚人民须团结起来

经历了旧秩序(巫统)重返执政的首个百日,许多马来西亚人都知道希望联盟政府虽非完美,但至少有尝试把一切做好。希望联盟政府看似反应迟缓,但对人民却是真诚以待。

2018年政党轮替后,主流媒体和那些当初不相信希望联盟可以赢得大选的论者,以最大的力度“监督”希望联盟政府的一言一行。奇怪的是,他们对国盟政府并不是同等的苛刻。

他们以超乎完美的标准检视希望联盟政府,把微小的瑕疵无限放大,这也迅速影响了人们对希望联盟政府的观感。公民社会也抱着同样的心态,对希望联盟政府怀有不信任感。

我们必须知道,框架(framing)与脉络(context)的设定非常重要。

赢下第十四届大选,是数百万马来西亚人民共同努力的成果。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并不只是像澳洲、英国和其他民主国家那样,纯粹换了不同的政府。

第十四届大选是一场人民起义,以不流血的方式,推翻了盗贼统治主导的旧秩序(巫统)。这是我国史上首次政权更替,告别威权体制,成为区域内的新兴民主。

新生的民主需要更多的保护,才能进一步巩固。希望联盟执政时,只要我被问及马哈迪与安华的首相更替(transition)事宜,我便会再三强调马来西亚真正的更替,是要从威权完全转型到民主,遏止旧秩序(巫统)的反扑。

相信各位马来西亚人民都已经知道,民主的果实需要你我一同维护。为了重建我们国家的未来,每一位想要干净政府与民主空间的人们必须联合起来,携手反抗旧秩序(巫统)。

接下来的100天,绝对是关键。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