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大选决定全国政治新未来

沙巴9月26日的大选结果不只决定沙巴选民的未来,也对全国政治有着巨大影响。

今年2月爆发喜来登政变时,沙菲益并未加入慕尤丁的政变联盟。相反的,他选择和希望联盟+的友党共同进退,继续对抗慕尤丁政府。

由于慕尤丁政府在沙巴的代表和沙巴前任首席部长慕沙阿曼等人试图通过夺权手段推翻由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联合政府,沙菲益于7月30日寻求州元首解散州议会,举行州大选。
 
沙菲宜果断寻求解散州议会,为希望联盟+的支持者注入一支强心针。企图跳槽的“青蛙”议员不但得不到被许诺的回酬,还可能因此失去他们的州议席。这些人当中,多数不再被委派上阵。
 
我们必须确保沙菲益和沙巴民兴党领导的联盟可以在9月26日的沙巴大选大胜。
 
如果我们能在9月26日大胜,慕尤丁就不得不推迟举行闪电全国大选。
 
2008年,当时的反对党赢得马来西亚半岛165个国会议席中的80席。
2013年,民联在半岛同样赢得80个国席。
2018年,希望联盟在半岛赢得98个国席。
 
这意味着,希望联盟+在半岛的基本支持大约是80个国席。即便在最恶劣的情况下,我也相信希望联盟+可以在半岛赢得80个国席。
 
2018年,沙巴民兴党、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在沙巴赢得14个国席;在砂拉越,我们则赢得10个国席。
 
如果沙巴民兴党、民主行动党和我们的友党能在9月26日赢得很多州议席,就意味着一旦举行全国大选,沙巴能为希望联盟+赢下大约20个国席。
 
半岛的80席再加沙巴的20席就已经是100个国会议席,而这还未纳入希望联盟+能在砂拉越赢得的国席。
 
按照上述情况,一旦国会解散,全国大选很可能会出现“悬峙议会”的结果 —— 竞争的两个阵营会分别赢得大约111个国席,而吃亏的将会是慕尤丁。
 
如果只能赢得111个国席,慕尤丁不会想要举行闪电大选。只有当他有信心国盟能赢得大约135个国席,他才会解散国会。否则的话,全国大选只会利惠巫统,他和土著团结党则会被巫统吞噬。
 
因此,本届沙巴大选极为重要,沙巴选民可以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否决背叛人民的斗争和委托的政治叛徒。
 
沙巴政治局势的发展将会决定全国政治的未来走向。沙巴人民在9月26日的崛起,也将会重组全国政局。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