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围城:慕尤丁早晚要妥协

10月的马来西亚当前的政治氛围剑拔弩张,局势僵持不下。最终,总会有人需要让步。

首相慕尤丁自2月份喜来登政变以来一直在走着的政治钢索,很难维持平衡。尤其在沙巴大选之后,慕尤丁的土著团结党和老牌大党巫统为了争抢首席部长一职而发生冲突,已让二者的合作关系出现裂痕。

如果国盟目前的合作难以为继,就很难排除闪电大选的可能。只是,在第三波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解散国会,实在很不应该。

喜来登政变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和他原定的继任者安华之间一直无法找到两者共治的模式;加上安华和他在人民公正党的副手阿兹敏之间也出现了分歧,尤其是在疑似和阿兹敏有关的性爱短片于2019年6月疯传之后,两人更是正式决裂。2019年4月柔佛州务大臣换人风波,也在马哈迪和慕尤丁之间埋下芥蒂。

当然,慕尤丁的拜相野心也是促成这场政变的催化剂之一。

在希望联盟执政的22个月内,有心人士煽动马来民众对民主行动党的仇恨和种族情绪,又挑拨非马来民众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怒火。

这场政变的出师表,说是要组织一个没有民主行动党的大马来人政府。

这场政变能够成事,是因为慕尤丁掌控的土著团结党国会议员和阿兹敏握有的人民公正党国会议员共31人,决定与他们之前的竞争对手巫统(39个国席,若计入非马来人盟党马华和国大党则有41个国席),以及伊斯兰党(18个国席)结盟。这个政变联盟还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砂盟,GPS)18位议员以及数名沙巴议员的支持。

马哈迪和追随他的5位土著团结党国会议员拒绝参与这场政变。关键的是,当时的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阿达的一共10名国会议员也没有加入政变联盟。

安华掌控的人民公正党国会议席为38席,民主行动党则有42席,以及国家诚信党11席。

这意味着在拥有222名议员的国会下议院中,目前的朝野议席对比为113对109。慕尤丁是以4席的多数席次微差执政。尽管在野联盟有109名国会议员,但从3月到6月期间举行了多场会议,都无法在首相人选上达致共识。

就算国民联盟目前得以执政,但由三个在2018年大选时相互竞争的马来政党 —— 土著团结党、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的联盟,本质上是无法持续性合作的。

土著团结党和巫统都想要当老大。巫统在过去几个月来都在抱怨,尽管他们掌握的39个国席远比土著团结党的31席还多,但重要的部长职位都分给了慕尤丁的政党。

这两个政党的另一项冲突则是,在慕尤丁掌握的31个国席中,只有6席是土著团结党在2018年大选赢得的议席,另外15席则是从巫统跳槽过去的国会议员,而剩余10席则是从人民公正党过档的阿兹敏派系。巫统认为它有充分的理由要重新竞选他们因为议员跳槽而丢失的议席。

9月26日举行的沙巴大选是慕尤丁不应该开的战场。这场州选是因为慕尤丁尝试通过拉拢青蛙跳槽的方式来推翻沙菲益领导的沙巴州政府,才迫使沙菲益果断反击,寻求解散州议会以便还政于民。

沙巴可能成为慕尤丁脆弱的政变联盟瓦解的导火线。本届沙巴选举,慕尤丁的国盟、巫统的国阵和团结党在17个州选区分别派出候选人对战;而当他们各自赢得一定的议席后组织联合政府,土团与巫统为了争抢首席部长的职位而冲突不断。

有趣的是,失去沙巴首长职的沙菲益如今可以更专注在全国政治。他在为期两周的沙巴大选竞选期中成功向全国人民传达出强烈的“团结”信息,让沙菲益崛起成为全国形象鲜明的政治领袖。

9月23日,安华宣布已经获得“稳固的”多数支持以组织政府,而支持他的议员还未包括追随马哈迪和沙菲益的共18人。

安华觐见国家元首提呈名单的安排,因为元首不适入院而被迫展延。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亚庇表明,民主行动党党不会和前首相纳吉以及前副首相阿末扎希领导的巫统合作。纳吉和阿末扎希目前还在面对贪污和滥权等案件的法庭审讯。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则表示,安华并未告知民主行动党,他所掌握的多数支持包括哪些议员。

没有人知道最后会怎样,但我们可以以史为鉴。2008年9月16日,安华宣称自己掌握足够的议席组织新政府。虽然多名议员跳槽的情况并未出现,但时任首相阿都拉间接被安华的宣布击垮。

阿都拉当时的党内对手,也就是纳吉和慕尤丁,趁机在9月17日和他对峙,逼迫他把财政部部长一职交给纳吉。就如鲨鱼闻到血气,纳吉和慕尤丁于9月25日再次向阿都拉逼宫,成功逼得阿都拉宣布会在2009年4月退位。

先不论安华这次是否真的掌有国会多数,但慕尤丁已经被安华的宣布所削弱,而巫统看起来正准备帮安华扣动扳机。

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不太可能会同意与纳吉以及阿末扎希领导的巫统合作。相信巫统内部的主流派系也不会同意和他们极尽所能妖魔化了这么多年,而且自2008年后的12年来一直视为最大眼中钉的民主行动党合作。

不过,巫统并不是只有单一派系。巫统的国会议员当中,部分支持纳吉和阿末扎希,另外一部分则追随现任外交部部长希山慕丁。并非国会议员的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科学部部长凯里,以及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也都在党内有着各自的影响力和追随者。

莫哈末哈山已经公开向阿末扎希喊话,倡议巫统退出慕尤丁的国民联盟。

如果慕尤丁能够分裂巫统,他还是能够组织少数政府,前提是他的对手没有办法整合起来。或者慕尤丁也可以选择进一步向巫统妥协,包括委任巫统一名资深领袖出任副首相。只不过,这会让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从目前的局势看来,伊斯兰党将紧追慕尤丁,甚至准备与自2019年以来的“国民共识”盟友巫统分道扬镳。

其实,伊斯兰党选择支持慕尤丁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伊斯兰党的最大目标是要全面拿下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北部的国州议席。显然,和慕尤丁合作比和巫统合作对此更为有利。毕竟,过去60年来其中的大部分时间,巫统是伊斯兰党的对手。

还有另外一个变数则是慕尤丁在砂拉越的盟友 —— 砂盟。砂盟将成为造王者。

过去多年的撕裂与背叛、各党内派系倾轧,以及暧昧不明的选举前景,让当前的政治局势变得复杂且不稳定。2021年财政预算案也将在11月2日提呈国会。如果预算案无法通过,就意味着慕尤丁政府倒台。

除非慕尤丁能够和巫统或在野联盟达成共识和妥协方案,否则闪电选举随时都可能会举行,而选举结果难以预测。

无论如何,十月围城,慕尤丁不可能全赢。

英文原文于2020106日刊登在《南华早报》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