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国安会(MKN)作为国家安全战略与政策制定者的角色

2020年国家安全理事会(修正)法案辩论演词全文

修订2016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把颁布“安全区”权力归还给国家元首的做法,是一项合理的做法,也是我们(在野联盟)自2015年就已经表明的立场。

我们当时强调,首相不应独揽把国内任何可能面对安全问题的地区颁布为“安全区”的这项大权。这项法案经过国会通过后,是史上第一部未获得最高元首复核就颁布宪报的法令。

我想谈一下国家安全理事会(国安会)的真正角色。在讨论国家防御与安全课题时,我希望我们能以跨党派协议的精神推动改革。

因此,我希望这项修正案成为一个引领其他改革的起点,尤其是改正国安会的主要任务,使其不再只是一个秘书处,而能成为专研并制定国家安全政策与战略的主要机构,进而根据国安会的战略方针去协调各个安防单位的活动。

这在其他国家已经非常普遍。以日本为例,2013年,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设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以取代原有的安全委员会(Security Council)。原因正是,在日本的安全形势越来越复杂的时候,原有的安委会越显得低效及毫无作用。

同样的,澳洲也在1996年设立内阁部长级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 of Cabinet)。这个委员会直接隶属澳洲内阁,除了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澳洲财政部长和金融部长也是该委员会成员。

这些委员会通常每周举行一次会议,扮演了制定国家安全政策与战略的重要角色。上述委员会会制定国防白皮书、协调安防活动如综合情报信息(intelligence fusion)等等。我相信,澳洲和日本对于国家安全治理的模式,可以为我国所参考和效法。

我们可以自行根据《2018年第三系列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来评估我国国安会的表现,该报告的第6章专门评核我国海域安全管理方面的表现。以下段落节录自该报告的摘要:

“整体而言,负责马来西亚海事区域安全与执法活动的单位和机构,已经分别根据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执行任务。但是由于单位或机构执行任务时协调不足,尤其是信息共享和配备匮乏方面的问题,导致执法表现一直未能达到最佳水平。”

节录自2018年第三系列国家总稽查司报告摘要

我认为,这段摘要清楚点出了一些关键问题。首先,我们对国家安全概念的理解可能太过传统以及不够因时制宜。此外,报告所提出的问题也显示了我国缺乏全面性的国安政策与战略,因此无法协调所有部门和机构的工作,确保大家朝向共同目标迈进。这也说明国安会的角色相对被动,不够积极。

当今时局,我们对国家安全的理解不该再局限于传统威胁。新冠疫情的蔓延是这个时代最严峻的安全威胁,它不但影响人民的生计,也带来许多不确定性和焦虑。我们需要从这场危急中汲取经验,引入更全面、更灵活机动的国家安全概念。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由首相主持的国安会会议每三个月才开会一次。同时,国安会会议不只针对政策和战略层面做出决策,也要处理执行和战术层面的问题。开会次数太少、执行层面要处理的议题太多,导致国家安防单位面对种种问题。显然的,我们有必要增加国安会开会的频率。早前的行动管制令期间,国安会已经增加开会次数,但回应问题的作风依然是被动而非积极的。

与此同时,我们可从设定国家战略的三大主要文件,即国会通过的《国防白皮书》、外交部制定的《新外交政策框架》,以及内政部出台的《公共秩序与安全政策》(DKKA)中看得出来,我国缺乏具有连贯性且强有力的国家安全战略与政策。

这三份文件中,只有《国防白皮书》阐明马来西亚希望成为中等强国(middle power),并将我国描述为具有大陆根基的海洋国家(a maritime nation with continental roots)。三份文件并未一致地把马来西亚定义为海洋国家,一定程度上导致安防单位无法在国家海事安全管理方面建立牢固的合作关系。

另外,也只有《国防白皮书》根据优先和重要程度来对马来西亚所面对的安全威胁进行分类,并提出应对这些挑战的全面方向和工作。《国防白皮书》中强调的关键要素,包括大国在南中国海的角力、电磁网络活动,还有化学、生物、放射性物质、核及爆炸物(CBRNE)的广泛使用,以及马来西亚海域如苏禄海及马六甲海峡的海盗与走私活动。至此已经非常清楚,我们实在有必要在国安会讨论并统一这些战略文件的内容与方向,以便国家所面对的每一项威胁都能获得应有的关注。

世界大国在我们家门口,即南中国海,展开的角力和竞赛尤其不容轻视。全球都在关注南中国海的局势,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国家能全面且准确地应对这一挑战。国防部、内政部、通讯及多媒体部、马来西亚海事执法机构,以及其他相关单位必须携手同心,在国安会的领导下应对地缘政治挑战。

我想再次强调,我们应该加强国安会作为国家安全政策与战略制定者暨协调者的角色。我认为,我们需要任命一位特别部长级的国家安全顾问,以便全面专研和处理国家安全相关议题。或者我们也可以委任一名部长担任此职。

这名国安顾问将负责制定国家安全政策与战略,同时协调其他政策以便支援上述国安战略。类似协调工作十分重要,用以确保所有相关机构清楚各自的角色,也获得相应的资源。此外,这也将减少职责重叠的问题,有效整合且整理各个安防单位的任务清单。

综上所述,希望国安会的角色获得加强,以便更深入、更广泛地讨论和处理安防议题。在国际局势不甚明朗的当下,我们有必要跳出旧有的框框、扩大既有的视野,才能更好地回应挑战。

2020年9月23日于国会上议院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