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中的马来西亚“十月惊奇”

美国总统选举往往有“十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的说法,马来西亚版“十月惊奇”进展至今,若非慕尤丁政府先垮台,就是巫统会在“纳吉-阿末扎希”派系对慕尤丁发动政变以前被分裂。

从今天起到国会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进行投票之前的几周,将决定慕尤丁的命运。 由纳吉和阿末扎希领导的巫统主要派系,正试图通过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他脆弱的“喜来登政变政府”有可能会在未来几周甚至几天内垮台。但阿末扎希等人的举动,也可能会加快巫统分裂的速度。

巫统的主要领袖都心怀不满,特别是巫统在沙巴选举前后与土团党交手时尝到的苦果。如果慕尤丁最终因为巫统一连串的行动而失去政权,那就必须归咎于他本人没有意识到,由韩沙再奴丁策划的整出沙巴夺权行动与阿兹敏在过程中所犯下的失误——代慕尤丁激怒了更多的利益相关者——都是非必要的。

巫统的主要领袖心怀哪些不满?

如果没有巫统的议席,喜来登政变就无法成真。但从一开始,慕尤丁、韩沙、阿兹敏等操盘者的主要目标其实就是分化与分裂巫统。

巫统对土团党的怨气渐长

巫统的主要抱怨是尽管巫统占有39个国席,慕尤丁依然将高级部长的职位分配给了只占31席的土团党,而土团党也出掌了最重要的数个部门。

土团党独占了4个“高级部长”中的两个名额,既阿兹敏及拉兹吉丁。土团党也出掌了传统上的重要部门:内政部(韩沙再奴丁)、乡区发展部(拉迪夫)、经济部(慕斯达法)、农业部(罗纳建迪)、通讯部(赛夫丁阿都拉)

慕尤丁也委任了两名非政治人物作为他的个人代理出掌了财政部(东姑扎夫鲁)与宗教事务(祖吉菲里)。两者都是巫统属意的职位。事实上,伊斯兰党也因自己没有获得宗教事务的职位而感到失望。

在慕尤丁委任入阁的9名巫统领袖当中,有4人并非巫统最高理事:希山慕丁(外交)、凯里(科技与创新)、哈丽玛(国家团结)、阿汉峇峇(卫生)。

安努亚慕沙(联邦直辖区部)是受委的最高理事(非竞选)。而巫统7个副部长当中有6个不是最高理事会成员。

在土团党当中,除了阿兹敏团伙,其余的土团党领袖都是前巫统领袖,他们当中一些人是在2018年选举前离开巫统,一些则是在巫统失去联邦政权后才变节。

慕尤丁的土著团结党也打算拆散国民和谐,一个由巫统与伊斯兰党组成的阵线。如果被迫在巫统与土团党之间做选择,伊党会欣然选择土团党当党内进步派在2015年出走后,伊党已经放弃了在全国政治版图中都有代议士的野心。他们务实的目的是在吉兰丹、登嘉楼、北吉打、东彭亨中占据主导地位。土团党在让出这些区域给伊党方面没有忧虑,相反的巫统却无法做到,因为他们在这些区域中仍有显著活跃的基层。

“巫统还要什么?”

我们如今面对的,是2018年地震后的余震——巫统从强盛到衰落。

巫统在选举落败后,较少涉及纳吉金钱的莫哈末哈山与凯里一度指望可以取而代之。他们曾指望纳吉与阿末扎希会交由新的党领导以在野党的身份重建巫统并在下一届大选中翻身。

但纳吉与阿末扎希并不打算放手。他们需要一个可以鼓动公众的政治载体,以便继续维持自身的存在并策动一场足以让自己逃离牢狱之灾的翻身机会。他们捉着了《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事件以及之后在雪兰莪州Seafield发生的暴动,以此煽动国家。

纳吉与阿末扎希领导下的巫统趋向伊斯兰党并联手以族群及宗教课题发动“焦土政策”。巫统与伊斯兰党藉着穆斯林不安,巩固希望联盟是由民主行动党控制,意即政府是由华人控制的假象。

这个组合的目的是使希望联盟无法执政,必须进行全国大选,进而让巫统及伊斯兰党有机可趁。

同时存在的还有其他因素,包括阿兹敏不想让安华出任首相。他竭尽全力打造一个不会支持安华的新联盟。尤其是在2019年6月出现指称阿兹敏是当事者的“男男性短片”后,事态更是加速发展。

去年10月的未遂政变


阿兹敏试图拉拢的联盟包括另外两名领导人:韩沙再努丁与希山慕丁。韩沙带了15名原巫统议员加盟土团党,致使巫统从54个席位减少到39个。

2019年10月的计划,是在拉拢希山慕丁团伙(17席)、砂盟(18席)、伊党(18席)为数53个议席后以组成一个马来人大团结政府,53个议席正是取代国家诚信党(11席)与民主行动党(42席)所需要的数字。

2019年10月6日的马来人尊严大会由韩沙统筹,阿兹敏跟希山慕丁则是在背后操盘。随之而来整个10月针对行动党的攻击,其目的就是要让希望联盟分崩离析。

借着希山慕丁团伙、砂盟(GPS)及伊党的53席来取代行动党和诚信党53席的整个计划,最主要的目的是剥夺安华任相的机会。阿兹敏相信,只要行动党和诚信党出局,他就能够掌控公正党当中的大部分议员不再支持安华出任首相。

《新海峡时报》在2019年10月14日,以封面报导希山慕丁打造没有行动党和诚信党的“马来西亚民族”,那本应是计划中的第一声枪响。

但当时,慕尤丁与马哈迪都不被视为同意这个行动。

我在2019年10月15日,说服希望联盟总秘书赛夫丁阿都拉同意联署一项由希望联盟四党总秘书的联合文告:哈达南利(诚信党)、赛夫丁纳苏丁(公正党)、马祖基(原土团党)、陆兆福(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是最高理事会成员,而实权第二的全国组织秘书是希望联盟秘书处的成员)。

直到今日,我仍对赛夫丁当时毫不迟疑同意联署一项谴责“希山慕丁-阿兹敏-韩沙”计划的文告感到不解。赛夫丁与阿兹敏紧密的合作,在喜来登政变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希望联盟的文告最终在2019年10月16日登上全国各大报章,距今正好一年。那一天,我们成功阻挡了一个企图以53席(希山慕丁团伙、砂盟、伊党)取代53席(行动党、诚信党)的政变。

后喜来登政变

遗憾的是,希望联盟无法挡下另一场在2020年2月23日的政变。当慕尤丁转而支持,而阿末扎希将整个巫统带上谈判桌时,也坚持自己是巫统的唯一代表。

2月,当巫统全数39个议员达成共识,他们计划将公正党中的亲安华势力、行动党、诚信党排除在外。政变主谋预设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与马哈迪将会参与,而喜来登政变政府将能以至少125甚至130席执政时,他们被沙菲益与马哈迪断然拒绝所震惊。此后,喜来登政变政府只能以不多于一个手掌上的手指数量的微多数政府执政。

关键是,巫统自2018年落败以来,始终无法汇聚统一的力量。希山慕丁的计划是在2019年10月拆散巫统。目前仍待观察的是2020年10月将会发生的事。

阿末扎希和纳吉发动对慕尤丁的破局,最终可能会先分裂巫统。而巫统的副主席和最资深的部长依斯迈沙比里的动向值得关注。 他手中的关键一票,很可能决定何方将载入史册,

马来西亚版“十月惊奇”仍在等待中。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