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除韩沙与阿兹敏,归零重启

若要从现有的困境中归零重启,首相慕尤丁必须以国会作为朝野合作、协商和共治的平台,与在野党一起应对眼前严峻的新冠危机。开除韩沙再努丁和阿兹敏,将可彰显慕尤丁的诚意与决心。

近十年来,王室在巩固议会民主方面,三度扮演了重要的调节角色。

第一,2015年10月,统治者会议不满当时国家安全理事会法案的内容,最高元首决定不签署同意该法案。首相企图在国家安全事务上掌握极大的权力,但不被王室所接受。

第二,在2018年5月9和10日,几位马来君主在幕后起了关键的影响力,确保国阵与希望联盟选后的政权转移过程顺利进行。

第三,统治者会议在昨天做出了历史性的决定,否决了内阁想要颁布紧急状态的建议。这提醒日后的所有政府,切勿尝试再走威权统治的捷径。

国家该如何前进?

政府不应该害怕国会的检验,也不应该把在野党视为敌人。

透过国会信任与预算案协议(Confidence and Supply Agreement),公平对待在野党议员,为他们提供与政府后座议员同等的资源和共治平台,将有助于慕尤丁政府扭转乾坤,把危机化为强化马来西亚议会民主的契机。

慕尤丁应开除韩沙再努丁与阿兹敏,以向所有在野党释出善意,为跨党派合作确立基础。

自2020年5月18日的半日国会以来,我告诉朝野双方,有关慕尤丁应停用韩沙为主要的政治操盘手。韩沙完全看不清最新的政治现实,殊不知巫统一党独大的霸权模式已在2018年大选瓦解。

韩沙试图重建一党独大的威权统治,仿佛慕尤丁掌握着三分二议席绝对优势。

3月至5月期间,韩沙意图收买在野党议员过档,但在政府多数极小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会考虑冒险跳槽。没有人可以确定慕尤丁政府可以撑得了多久,以为议员会轻易过档,是愚蠢的误判。3月迄今已逾半年时间,只有鲁勃安都区国会议员倒戈。

然后,韩沙操盘夺取沙巴。这场胜利,让全国人民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沙巴选举其实可以完全避免,事实上就如拿破仑和希特勒在俄罗斯开起第二条战线,最后两头不到岸。韩沙把巫统逼上绝路,以致慕尤丁被迫与阿末扎希谈判,避免巫统出走造成政府垮台。作为慕尤丁唯一政绩的抗疫表现,也在沙巴选举后的第三波疫情黯然失色。

据悉,启动紧急状态又是韩沙的另一项计策,也获得阿兹敏的公开支持。两个星期前,我就已听闻了停摆国会的建议。国大党主席维尼斯瓦兰的文告,很可能是为了要“试水温”测探民意。对于慕尤丁坚持提请最高元首颁布紧急状态,我感到非常惊讶。

慕尤丁的政治误判让人费解。自慕尤丁年初为“大马来政府”背叛希望联盟以来,他持续做出了许多错误的决定。

早在2019年10月,韩沙连同阿兹敏与希山慕丁操盘一场政变,企图把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踢出政府,但最终没有成功。在阿兹敏的配合下,韩沙也是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

慕尤丁要打破僵局,唯有认清自己没有三分二优势、不再一党独大的政治现实。首相的职责在于凝聚友党共识,向在野党释出善意,尤其是在这个急需跨党派合作的新冠危机时刻。

慕尤丁必须停止打压和对付在野党,并以全民首相为格局,不能只以土著团结党独大,激怒盟友巫统和在野党。

若要释出善意推动跨党派合作,慕尤丁首先必须要求韩沙和阿兹敏辞职,为他们造成的政治乱局负上责任。

把韩沙与阿兹敏从内阁除名,国盟政府内部的合作将会更巩固,也会与在野党建立更友善的关系,打开跨党派合作的空间,共同应对新冠危机。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