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的夺权阴谋甚早于喜来登政变

最近,阿兹敏试图扭曲史实,为自己的声名狼籍漂白。其实,阿兹敏自己就是2019年10月未遂政变的主谋之一,之后还继续推动喜来登政变成功夺权。以下为政变始末供大家了解来龙去脉。

指称阿兹敏为当事人的“男男性短片”在2019年6月曝光后,他竭尽全力筹组一个阻止安华拜相的新联盟。

阿兹敏的两位同伙分别为韩沙再努丁与希山慕丁。韩沙带来了土著团结党的15名原巫统议员(2019年2月从巫统跳槽土团党,导致巫统当时从54席减少到39席),希山慕丁则号称掌握大约17名巫统议员。

2019年10月的计划,在于拉拢希山慕丁团伙(17席)、砂盟(18席)及伊党(18席)共53个议席后,组成一个马来人大团结政府。53个议席正是取代国家诚信党(11席)与民主行动党(42席)所需要的数字。

2019年10月6日的马来人尊严大会由韩沙统筹,阿兹敏跟希山慕丁则是在背后操盘。随之而来整个10月针对民主行动党的攻击,其目的就是要让希望联盟分崩离析。

借着希山慕丁团伙、砂盟(GPS)及伊党的53席来取代行动党和诚信党53席的整个计划,最主要的目的是剥夺安华任相的机会。阿兹敏相信,只要行动党和诚信党出局,他就能够掌控公正党当中的大部分议员不再支持安华出任首相。

《新海峡时报》在2019年10月14日,以封面报导希山慕丁欲打造没有行动党和诚信党的“马来西亚民族”,那本应是计划中的第一声枪响。

但当时,慕尤丁与马哈迪都不被视为同意这个行动。当时一些明眼人都知道阿兹敏、韩沙和希山慕丁三人的里应外合,但基于阿兹敏(公正党)与韩沙(土团党)依然是我们联盟的一员,我们无法直接点名抨击。《新海峡时报》有关希山慕丁的报导,可说是让我们有机会反击并阻止政变的发生。

我在2019年10月15日,说服希望联盟总秘书赛夫丁阿都拉同意联署一项由希望联盟四党总秘书的联合文告:哈达南利(诚信党)、赛夫丁纳苏丁(公正党)、马祖基(原土团党)、陆兆福(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是最高理事会成员,而实权第二的全国组织秘书是希望联盟秘书处的成员)。

直到今日,我仍对赛夫丁当时毫不迟疑同意联署一项谴责“希山慕丁-阿兹敏-韩沙”计划的文告感到不解。赛夫丁后来与阿兹敏紧密的合作,在喜来登政变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或许赛夫丁还未涉及2019年10月最初的政变阴谋。

希望联盟的文告最终在2019年10月16日登上全国各大报章。那一天,我们成功阻挡了一个企图以53席(希山慕丁团伙、砂盟、伊党)取代53席(行动党、诚信党)的政变。

遗憾的是,希望联盟无法挡住下一场在2020年2月23日的政变。慕尤丁转向支持政变,而阿末扎希将整个巫统带上谈判桌时,也坚称自己是巫统的唯一代表。

2月,当巫统全数39个议员达成共识,他们计划将公正党中的亲安华势力、行动党、诚信党排除在外。

政变主谋预设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与马哈迪将会参与,而喜来登政变政府将能以至少125甚至130席执政时,他们被沙菲益与马哈迪断然拒绝所震惊。

此后,喜来登政变政府只能以不多于一个手掌上的手指数量的微多数政府执政。

政变夺权者成功上台后,也一直尝试为自己的恶行漂白。透过了解事情的始末,我们才能看清事实,戳破满满的谎言。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