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与哈斯尼:相同的处境,迥异的格局

虽然我和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隶属不同阵营,但对其可圈可点之处我也会不吝给予赞扬。透过促进跨党派合作,哈斯尼成功为自己解困,反而身兼甘密区州议员的首相慕尤丁却让自己深陷泥沼。

至今,慕尤丁仍在尝试以霸权手腕主导一切,完全无视在野党乃至自己的盟友。殊不知,此时此刻的马来西亚正需要各方各界的共同参与和努力,才能应对眼前史无前例的政治、经济及公共卫生危机。

哈斯尼在柔佛州议会只以两席多数(29对27)执政,当中巫统占16席、土团党占12席,还有1名从公正党过档的议员。政变后,失去原有大臣职的土团党,其实依然心存芥蒂。

国会方面,慕尤丁的土团党共有31席,包括原有的6名议员、15名跳槽加入的巫统议员,还有阿兹敏为首的10名公正党叛将。巫统虽有39席,但重要的内阁部长职却大部分由土团党掌控。慕尤丁目前在国会只有112对108的微差多数支持。

慕尤丁与哈斯尼的处境相同,但两者在寻求通过财政预算案及面对在野党的方式,却有天壤之别。

虽说大家可以质疑哈斯尼的跨党派立场只是在做门面功夫,但起码他所做的有助于现有的时局。慕尤丁则是拒绝尊重并善待盟友和在野党。

2018年大选瓦解了过去的巫统一党独大模式。当初的“老大哥”,因有许多被控上庭的领袖拖累而难以重整旗鼓,同时还要面对土团党与慕尤丁试图分裂和边缘化。

现在与未来的政局,事实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单独说了算。

所有政党皆有相同的话语权。为了避免混乱和确保稳定,我们需要给这个社会展现一点领导魄力。

哈斯尼称在野党为共治的“策略伙伴”(strategic partner),这与过往巫统打压在野党、试图剿灭在野党的思维截然不同。

巫统在2018年5月至2020年2月期间,是充斥破坏性的在野党,经由四处煽动种族情绪以摧毁希望联盟政府。巫统也没有果断与纳吉和阿末扎希等盗贼领袖切割,白白错失了转型良机。

我们是时候让巫统、土团党和所有政党认清现实,马来西亚已经脱离一党独大的统治,政党轮替会成为家常便饭之事。日后几届的选战,朝野的得票预料也会维持在五五波。

政府必须与在野党保持良性沟通,并且尊重和善待在野党,因为在民主制度下,今天的政府也会有一天成为在野党。

在野党也要避免沦为之前在野22个月的巫统那般,纯粹一味反对和抗议来搞破坏。相反的,在野党理应以替代政府之姿,督促在朝政府思考和制定长远的政策,必要时也为人民的利益在跨党派精神下参与共治。

希望联盟执政柔佛时,政府后座议员的选区拨款为30万令吉,而在野党议员也获分配前所未有的5万令吉选区拨款。哈斯尼将在野党议员的选区拨款翻倍增至15万令吉,同时不分朝野给予所有议员一次性的5万令吉特别拨款应对新冠疫情。

此外,哈斯尼也承诺寻求联邦政府同意,修订联邦法规以便县发展行动理事会(Jawatankuasa Tindakan Pembangunan Daerah)的常月会议纳入在野党代表参与。我们希望看到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政治意愿,能够履行承诺让此事尽快实现。

哈斯尼也同意在州议会底下设立数个遴选委员会。我们希望这些遴选委员会能尽早在下次州议会会议设置,并且获得分配足够的人手和资源来运作,发挥有效的职能。

我们是否能相信哈斯尼?他做这些只是为了要让财政预算案闯关?他会否发动闪电州选让巫统重登霸权地位,并把所有承诺置之脑后?

这些问题,没人知道。但我想要强调的是,哈斯尼所做的完全改变了以往的论述,且提供跨党派合作全新的框架。这方面在慕尤丁领导的联邦政府彻底缺席。在这荆棘重重的时期,跨党派合作是我们制定有效政策、协助国家和人民熬过百年三重危机的关键一步。

本届国会于2023年7月16日届满。有传幕尤丁会在2021年斋戒月前举行大选。慕尤丁政府目前采取的模式,是打压盟友和在野党。慕尤丁越想要独揽大权,越有可能会重蹈阿末费沙的下场。

与其尝试举行闪电大选,幕尤丁不如开始推动跨党派合作,在三重危机下与各方一同捍卫全民的利益。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