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之三分天下

唯一能让慕尤丁摆脱政治僵局的办法,就是解散国会举行大选。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加剧、病例高居不下之际,绝非举行大选的合适时机,人民的安全必须是首要考量。

然而,无论大选会在什么时候举行,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想弄清目前的政治乱象,就必须认清无论是在政治联盟或国会议员一人一票的背景下,我们正面对一个有如三国般三分天下的局势。

三国,是公元220年至280年间,中国历史上魏、蜀、吴三分天下的局势。这段充满传奇的历史,讲述了三个国家都各别打着大一统的旗号,互相展开血淋淋的斗争。而无论是正史或小说演义,三国都是一个攸关政治联盟、外交、阴谋的故事。

政治联盟的演变


马来西亚人民在国阵(前身联盟)执政时期,早已习惯了一党独大的政治霸权,直到2008年的政治大海啸,才有所不同。


2008年,我们初见两线制的雏形;2020年2月,我们则见证了喜来登政变如何导致希望联盟政府的垮台。如今,我们正踏入一个三方势力均衡的战场,而这个战场看来至少会维持到下届大选举行前。

马来西亚政治在2021年迎来巨大的变化——近乎所有的巫统区部表态了拒绝与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继续合作的意愿。

慕尤丁在背叛希望联盟后,通过喜来登政变凑足议员在2020年3月1日宣誓成为首相。但慕尤丁政府充其量只能在222个国会议员中争取到最多114个国会议员的支持。


这个政变联盟从本质上而言就是不稳定的,慕尤丁的土著团结党只有31个席位,其中更是只有6个席位是在2018年选举中胜选,有15个席位来自选举后巫统议员的跳槽,还有10个是来自公正党的阿兹敏派系。

同时,还有伊斯兰党的18席、砂盟的18席、国阵的42席(巫统占39席)以及其他国会议员(1位巫统国会议员已去世)。

巫统/国阵拒绝加入国民联盟;因此目前的政府实际上是两个联盟,即: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与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

最大的在野党联盟是希望联盟,包括了安华领导的人民公正党(38席)、民主行动党(42)、国家诚信党(11) 。至于沙巴方面,沙菲益领导的沙巴民兴党则有8席,而沙巴民统党(UPKO)则有1席。马哈迪尚未注册成功的斗士党有4席、而他的前追随者赛沙迪与马智礼则仍在寻找新的政治平台。

目前,安华倾向于与巫统的纳吉及阿末扎希合作,共同组成新政府,但希望联盟内的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难以接受这个提议。行动党和诚信党更倾向于在对外进行谈判之前,优先团结所有在野势力。

一旦举行全国大选

要了解接下来的马来西亚政治演变,我们可以从三国的框架切入思考和推演。

当前的马来西亚有三大政党联盟:

  • 慕尤丁领导的国民联盟
  • 阿末扎希/纳吉领导的国阵
  • 有安华/马哈迪/沙菲益三名领袖的泛希望联盟

一旦举行全国大选,会有哪些可能的情况呢?无论慕尤丁政府在短期内能否继续执政,巫统很大几率会在来届大选对垒土团党。

伊斯兰党较倾向和土团党合作。该党希望能在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掌握更大的政治版图。2015年,伊斯兰党分裂导致温和务实派领袖出走并另起炉灶之后,现任领导层再也无意争取半岛西海岸的多元种族混合选区,而是放眼通过拿下马来政治腹地(Malay belt)更多的议席,以便能在全国政治中轻松当个造王者。

由于土团党势力依然薄弱,因此该党很可能会把马来政治腹地的几乎所有议席都让给伊斯兰党上阵。相对而言,在马来政治腹地同样老树盘根的巫统则绝对不可能把这些议席让给伊斯兰党,巫统在东海岸州属的地方基层也不会允许该党领导层做出这样的退让。

巫统目前仍是阿末扎希和纳吉在掌舵。尽管在第14届全国大选输掉联邦政权,这两名领袖仍不见有任何悔意,也没有任何改革巫统的议程。坊间传言,巫统将会重新崛起,但事实上,他们不过是趁着经济低迷的时期,尝试动员推翻慕尤丁和土团党。

虽然巫统看似在这场政治角力中占了一点上风,但其代价将是分裂和埋葬国盟政府,而巫统似乎忘了,国阵也是国盟政府的一份子。

阿末扎希和纳吉其实依然不被马来中间选民所接受,更别说是全国多元种族的选民。巫统要么立志改革并选出新的领导层,要么其他政治势力将会填补巫统没落后留下的政治真空。

我不排除巫统将会考虑革除并舍弃阿末扎希和纳吉这两大政治包袱,并认真改变该党的贪腐形象。但目前,这些都并未发生。

在当前三分天下的局势下存在一个巨大的真空,足以容纳一个复兴的在野党党大联盟。

可能的结果

就投票倾向而言,半岛165个国会议席中,有65个议席是在野党的重要据点,在野党在这些选区获得强大的非马来选民支持和不少的马来选票。这65个席位中,有55个席位是反对党在2008、2013和2018年三届大选中所赢得,另外10个席位则是在2013和2018年大选拿下。在野党应该可以捍卫这些国席。

巫统在最低潮的时候,即全国选民因为对纳吉和妻子罗斯玛的厌恶而决定对国阵投下反对票的第14届全国大选时,仍能赢得半岛54个国席。这是巫统最糟糕的情况。因此,半岛余下的46个边缘选区(swing seats)将会决定马来西亚的未来。

如果在野党能在65个强区的基础上再赢多35个国席,也就是在半岛拿下一共100个国席,那么就能在加上沙巴和砂拉越盟友所赢得的国席后,以超过112个国席的多数执政。

目前,我们面对的正如三国时期三分天下的局面。泛在野党联盟应该开始思考,如何捍卫半岛65个强区,并且制定如何在三角战中成为最大势力的相应战略。

尽管巫统、土团党和伊斯兰党正在内战,泛在野党联盟也要谨记一项原则:绝不可以让阿末扎希和纳吉有机会逃脱法律的制裁。这两人给马来西亚造成的伤害和破坏,无法轻易被原谅。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