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是一场战争:高举失败主义不可取

观看首相慕尤丁于星期天晚上长达一小时的电视直播后,我有一种感觉:首相已经放弃运用政府所拥有的手段与资源来对抗疫情。

这相等于慕尤丁决定将抗疫的重任,交由时间与命运来安排,他将所有鸡蛋都放进疫苗这个篮子,满心期望疫苗会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灵药。

慕尤丁在这个罕见的访问中流露了他当前的心态:

第一,由于经济无法承受封锁的打击,马来西亚必须在“生命与生计”之间取得平衡,不能实施全面封锁。

第二,国库空虚,因此政府没办法为封锁提供任何财援。

第三,政府已经用尽一切方法,如果还有人受到感染,全都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行为失当而导致的。

事实是,这些尸位素餐、畏首畏尾、缺乏行动的态度都不可取。政府的反应仿佛是在看到列车偏离轨道后,依然选择纹风不动。

在过去一周里,马来西亚的每百万人口病例数成为全世界最高的国家。我们正处于战争中,如果不采取更大胆、更明智的行动,我们就会面对疫情大规模扩散的严重危机,我们的生活也会在未来数周内面临瘫痪。 

我们必须正视,我们正在与新冠疫情开战。这场战争并不会在一两年内结束。疫苗接种当然重要,但接种疫苗后的人仍有机会受到感染,我们也将会面对病毒变种和突变的威胁。

这是一场战争,我们需要忘掉财政赤字

慕尤丁应该改变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政府不能再花更多钱。正如经济学者哈菲兹(Hafiz Noor Shams)所说:“如果马来西亚今天面对实际的战争,吉隆坡正面临沦陷,政府还在担心财政赤字比率”。他还说:“摆在眼前的是,为了解决这场危机,我们需要更大的赤字开支:将赤字提高到9%-10%甚至更高。”

必须在“生命与生计”中做出二选一的想法是愚蠢的。不幸的是,首相和财政部长都认同这种二分法。他们盲目相信新自由主义的观点,认为信用评级机构非常重要,而主权国家的能力有限。

政府在抗疫上必须不遗余力,满足抗疫的必要开支。只要疫情一天不受控制,经济就无法复苏。政府应该做的是召开国会,针对国家开支达成跨党派的朝野共识。

当然,这些开支不能被朋党和贪官染指。

我对政府仍在考虑是否要封锁或不封锁的错误辩论感到震惊。无论是否有封锁,如果政府在检测、追踪、隔离、治疗和疫苗接种等方面仍然不投入额外的努力和新思维,那么哪怕再度封锁几个星期,同样的戏码必定会再次重演。

我自2020年4月1日起,就不断重复强调,尽管封锁也许是一个必要的应急措施,但是长远而言我们必须采用“检测、检测、再检测”的基础做法,并进行大规模的追踪以应对疫情。(我的观点收录在“《大复兴:马来西亚三重危机下的百日反思》

检测、检测、再检测

令人惋惜的是,政府至今仍未大规模使用快速检测试剂,而是主要依靠聚合酶链反应(PCR)测试。我敦促各州政府与私人医院合作,像雪兰莪州一样进行大规模且津贴的检测。短期内,确诊病例的数量可能会激增,但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掌握真正的情况。而免费或津贴的检测将鼓励那些无法负担的民众进行检测。

英国和其他国家现在正在采用准确度相当的自检试剂盒(self-testing kits)。我们的政府应该更努力尝试不同的方法来降低检测的成本,并尽可能让更多人口进行检测,这是与病毒长期共存的唯一方法。

接触者追踪

基本上,以人力有限而搁置对每一个病例进行接触者追踪,就相等于将疫情的传染交给命运安排。政府应该考虑采取战时的“整体政府”模式,动员公务员、大专生、志工等担任病例追踪人员。如果政府需要投入开支,这就是最适合投入的需要。给予这些追逐人员适当的培训与技术,就能增强全国范围内的追踪能力。吾安(MySejahtera)软件的追踪潜力也尚未得到充分利用。

隔离与治疗

我们必须接受,并非每一个人都需要被送到隔离中心。一方面,人满为患与条件欠佳的隔离中心不利于症状较轻的患者康复,另一方面,这也导致无症状患者占用了过多的医疗资源。

继续在大型隔离中心增加床位不是长远之计。无症状患者或症状较轻的患者应被允许在科技辅助下居家隔离,这将有助于将医疗资源集中在需要更多帮助的重症患者上。 对于需要隔离设施的患者,我们应该探讨设立小型社区隔离中心。州政府可以在这一方面扮演更多角色,提供协助。

自2020年疫情传染开始,每60个马来西亚人中就有过一个确诊患者。我们需要停止对污名化这些确诊患者。前记者拉玛(Rahmah Ghazali)分享了她在英国确诊时具有启发性的经历。她是通过英国国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s)提供的自我检测试剂盒检测出自己确诊。除了定期收到国民保健署的电话联系探问病情,地方议会也在拉玛居家隔离期间,协助供应食物。

真正的重点,应该放在大量增加急症室的病床和呼吸机的数量。然而自疫情开始以来,用于购买这些物资的开支并没有显著增加。

疫苗接种

最近有许多关于疫苗的各类说法。我的第一个观点是,如果首相委派负责疫苗的部长并非由卫生部长担任,那么他注定会失败。我重申我早前的呼吁:卫生部长阿汉峇峇的职务应该被凯里取代。在病例不断攀升之际,慕尤丁至少能做到这件事来证明自己对抗疫是认真的。因为在战争中,部长的职务与政治领导是至关重要的。

疫苗接种计划应该是一项国家任务。所有尚未被征召的私人医院和诊所都应该给予配合。整个政府—包括警察、武装部队、公务员—与非政府组织都必须动员起来,推动疫苗登记,以及进行第三阶段的疫苗接种推广工作。政府也应该考虑设立得来速式(drive-through)的疫苗接种中心。

我最近才亲眼目睹一个人满为患的疫苗接种中心,而该中心目前还只接待前线人员和老年人。我们需要为所有马来西亚人都符合接种资格的第三阶段做好准备,详细计划好需要的志工数量。战时领导

在战争中,政治领袖需要寻求跨党派合作;在战争中,整个政府的所有部门都需要为达成国家任务而齐心协力。依照我们面对的情况而言,就是抗疫并遏止疫情进一步恶化,而我们需要投入政府跟社会的所有可支配资源来达成这个目标。

在战争中,首相不会上电视告诉所有人“我不介意被骂愚蠢”,显示自己已经投降。马来西亚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无为而治”的政府,我们需要的是具有胆识,能够领导我们在这场抗疫战争中获胜的领袖。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