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课题:要达致群体免疫、需要善待难民

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和移民局总监凯鲁对罗兴亚人和其他移工大肆展开逮捕和媒体上的攻击,对于在新冠疫情下要达成群体免疫的战略目标,是帮倒忙的。

罗兴亚人作为群体,受到缅甸军方的迫害和种族灭绝;来到这里,手无寸铁的难民,进一步面对国家机关的追击。政府领袖一周前才向国际社会表明关切巴勒斯坦人,下一秒就威胁要以武力对付这些饱受创伤又失去家园的罗兴亚人,实属虚伪和持有双重标准。

2017年8月,超过742,000名罗兴亚人为躲避缅甸政权的屠杀而逃到孟加拉,许多人在途中丧生。这批罗兴亚难民主要被安置在考克斯巴扎(Cox’s Bazar)和特克纳夫(Teknaf)难民营中。大量新涌入的难民,加上早些年就从缅甸逃到孟加拉的罗兴亚人共计超过100万,他们被困在拥挤且落后的孟加拉边境地区。

他们生存在非常恶劣的环境,生活条件也难以想象——在30平方公里(12平方英里)的范围内生活着超过100万难民,每一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为30,000人。

上世纪90年代,缅甸仍由军政府统治的时候,马来西亚就曾是把缅甸纳入东盟最有力的倡导者。历届马来西亚政府因此都对确保缅甸人民的福祉以及确保缅甸融入国际社会,自认担当着一定的责任。

缅甸在201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期间,马来西亚前首相阿都拉特别关注缅甸的议题,卸任后也曾在2012年私访缅甸时拜会时任总统登盛与昂山舒姬。

马来西亚当时对缅甸的深切关注以及和当权政府的人脉,甚至促使前外交部长赛哈密在2014年被伊斯兰合作组织(OIC)委任为缅甸特使。 

2016年12月,为了展现巫统与伊党关系密切,时任首相纳吉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蒂蒂旺沙体育场同台声援罗兴亚人。2017年1月,伊斯兰合作组织外交部长理事会也在吉隆坡举行的会议中,呼吁缅甸政府停止军事行动并恢复罗兴亚人的地位。

民众相对支持对罗兴亚人的声援,在很大程度上也引导马来西亚政府对待罗兴亚课题的态度,一直到2020年2月希望联盟政府垮台为止。

缅甸在2017年8月发生屠杀和流亡事件后,时任首相纳吉与时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迅速作出颇为灵活的外交反应,即从马来西亚武装部队的医疗团队中派遣一支医生和医务团队到考克斯巴扎建立野战医院。

据我了解,孟加拉政府最初并不支持马来西亚武装部队派遣人员到其领土上帮助第三国难民的做法。

2019年5月,我以副国防部长身份访问达卡(Dhaka)和考克斯巴扎时,孟加拉政府和军事领导人已经对马来西亚战地医院的出色工作表现赞不绝口。

位于考克斯巴扎尔的库图帕朗难民营(Kutupalong camp)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难民营。营地内有超过10家战地医院,其中马来西亚和土耳其设立的医院装备最齐全。马来西亚战地医院虽然由帐篷搭建,却是该贫困区最先进的转诊医院。由于马来西亚战地医院位处于难民营的入口处,因此也能为不被允许进入营地的当地居民提供服务。战地医院处理的案例有25%是当地居民,其余的则是罗兴亚难民。

希盟政府延续马来西亚对罗兴亚问题的长期关注,时任国防部长末沙布于2018年 7月访问了考克斯巴扎。而在我访问后的鼓励下,时任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也与2019 年7月访问考克斯巴扎。时任首相马哈迪也在联合国演讲中声援罗兴亚人。在我们所有的国防外交活动中,末沙布和我都将罗兴亚课题列为国防部的关键课题之一。

包括马哈迪在内的政治领袖,曾尝试为罗兴亚人提供某种形式的认证和特定领域的工作准证,但非在我国现有法律下仍未能允许的正式难民身份。通过与孟加拉和周边国家合作,希盟政府的基本态度是向罗兴亚人发出他们不应踏足马来西亚的信号,但也为已经在马来西亚的15万名罗兴亚人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案。

时任内政部长慕尤丁在2019年12月一场由时任副首相旺阿兹莎所主持的会议上简明扼要地阐述上述观点,我当时也在场。这场会议也议决移民局找出一个不发难民身份但提供工作准证的折中解决方案。但是如今首相慕尤丁的政府却采取一个南辕北辙且更残酷的做法。

在我出访孟加拉前,我曾告诉马哈迪,如果马来西亚不参与处理这两个地方的罗兴亚危机,最终可能会导致罗兴亚难民大量涌入他的选区浮罗交怡。

这其实是我国必须严肃正视的课题——因为有许多难民确实是从浮罗交怡登陆。更重要的是,罗兴亚问题必须在国际层面上处理。马来西亚可以给予孟加拉更多支持、帮助孟加拉处理其境内的难民危机,包括与孟加拉和区域内其他邻国合作,惩罚那些从海路偷渡难民到马来西亚的人口贩子。我们真正的敌人是人口贩运者,不是难民或寻求庇护者。

我们必须接受的现实是,缅甸在2021年2月经历政变后局势更不明朗,身在马来西亚的罗兴亚人更无处可去。这里的罗兴亚人处于弱势,也被边缘化,除了遭受雇主虐待还要时不时被执法人员敲诈,包括大量儿童在内的近2,000名罗兴亚人仍被拘留中。

国盟政府浪费了两任前朝政府-即国阵政府和希盟政府-在罗兴亚课题上,在东南亚和南亚区域国家建立的善意。国盟政府在2020年4月和5月和近期制造的强硬和仇外情绪损害了马来西亚在区域内的地位。

在冠病肆虐的时代,我们应该意识到对罗兴亚人和移民更友善,实际上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明智而务实的决定。各界普遍上都认同,我国需要80%的成年人接种疫苗后才能实现群体免疫,而这80%包括那些有证件的或无证件的移民。

但韩沙和凯鲁的仇外和威胁性言论将导致国内数百万无证移民隐匿起来,打乱全国疫苗接种计划的脚步,以致我们无法实现对于国家复苏至关重要的群体免疫目标。

为了达到群体免疫,我们需要所有移民配合并同意接种疫苗。而获得他们配合的唯一方法是为他们提供某种形式的保护,使其免遭逮捕或虐待。

我们是时候认清,在疫情期间善待难民,是务实的选择。

*刘镇东为“缅甸课题跨党派咨询委员会”成员之一,该咨询委员会由前外交部长赛哈密担任主席。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