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第二次净选盟大集会十周年

2011年7月9日的第二次净选盟大集会,是2007年至2016年间一共5次的净选盟大集会中,影响政局最深的一次。709集会的数日前,最高元首苏丹米占会晤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和沙末赛益。但元首的暗示无阻纳吉政府强行镇压大集会,其中在同善医院门口的打压最为严重。

然而,强势镇压,导致非常长时间的民间反弹,迫使纳吉于9月马来西亚日前夕,宣布废除内安法令、数项紧急状态和宣布成立国会委员会检讨选举制度。最后,纳吉政府几乎没有采纳委员会的建议,但709大集会仍然成了马来西亚民主化的重要里程碑。

谨此附上新书《追寻理想国家: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林吉祥》的其中一段作为纪念。

浄选盟:实质的联盟

尽管替代阵线解体,由各党次级领袖组成的秘书处成员继续在国会和私底下保持联系和互动,如祖基菲里、哈达南利、赛阿兹曼(Syed Azman Nawawi)、郭素沁和西华拉惹(Sivarasa Rasiah)等。这些中生代领袖长期积累的合作关系,是净选盟运动于2005年至2008年间合作无间的基础,而净选盟则是反对党在2008年大选大有斩获的关键因素之一。在2005年7月的第三个周末,巫统在代表大会上转向右翼路线,而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领袖们(每党各派10人)在森美兰州波德申举行秘密会议,探讨合作的方式。这两个场景摆在一起,正是马来西亚政治上最大的巧合之一。

……波德申的秘密会议促成净选盟的成军上路。2006年11月23日,净选盟在国会大厅举行推介礼,伊斯兰党、公正党、行动党和各个非政府组织的主要领袖都在场。2007年7月20日,净选盟在隆雪华堂推介全国动员,发起敦促选举委员会进行改革的大型运动,最终在2007年11月10日成功召集5万人参加的大型街头集会。

……这场集会的总指挥是莫哈末沙布。2018年8月,我和他作为国防部长与副部长,在部门里与50名高级将领召开第一次简报会上,我开玩笑说,早在2005年我与末沙布第一次合作时,他已经是总指挥,而我是他的秘书兼幕僚。在那关键的2007年,大多数在十五碑举行的净选盟委员会会议为行动党、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中生代领袖提供机会,在办完正式事务后,大伙就聚在一起夜宵,商讨政治策略和议席谈判。2008年大选后,净选盟的发起委员会说服著名律师、前律师公会主席拿督安美嘉(Datuk Ambiga Sreenevasan)接手领导。在她的要求下,委员会里所有的政治人物被告知退出。许多人仍然以为净选盟2.0是指第二场集会,实际上是代表净选盟委员会转身再出发,不再有政治人物。

净选盟2.0于2011年7月9日组织第二次集会,第三次集会于2012年4月28日举行,第四次集会于2015年8月30日和31日举行,而最后一次集会是于2016年11月19日展开。政治冲击最大的一次是2011年7月的集会,首相纳吉于2011年9月对集会作出迟来的回应,终止几项长期存在的紧急法令,也废除恶名昭彰的内部安全法令。纳吉还宣布成立一个跨党派的国会遴选委员会,研究选举改革。然而,10年快要过去了,除了投票日使用不褪色墨水這一项,选举改革没什么进展。

……波德申会议后,在伊斯兰党开明派领袖的努力下,伊党和行动党对诸如伊斯兰国等争议课题的口水战,都大幅度地先压缩下来。2007年11月10日在吉隆坡国家皇宫(现为皇家博物馆)门口前的第一次净选盟集会上,公正党、行动党、伊斯兰党领袖,包括吉祥同场亮相的画面非常震撼。吉祥坚持参加自此以后的每一场净选盟集会,在2011年7月和2012年4月的街头游行上,甚至还被催泪弹呛到。在2007年集会前夕,首相阿都拉在巫统大会上警告说: “我忌讳受到挑战!(Saya pantang dicabar!)”。由于设有路障阻止汽车进入吉隆坡,我非常担心集会人数。当时还下着倾盆大雨,但当我走到皇宫大门口回望时,看到络绎不绝的人群,雨水和泪水渗杂在眼里。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