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决战

如果慕尤丁愿意体面下台,对这个国家肯定是好的。或者,慕尤丁在皇宫的文告之后,至少有一点“我错了”的低姿态,缴出首相署法律部长或者总检察长的头颅,马来西亚也许还可以避开一场宪政危机。

但首相署昨晚以很高调、傲慢、甚至粗暴的姿态回应皇宫的文告,证明慕尤丁完全没有下台的意愿,也意味着宪政危机已无可避免。

首相署的说法,环绕在宪法40条,即最高元首必须接受内阁的意见。这个条文的精神是要避免最高元首不民主干政。但是,现在刚好相反。元首的意旨是维护国会民主,要求在国会辩论和废止紧急状态。

而且回到今年1月紧急状态颁布时,慕尤丁清楚说明,元首最终将根据独立委员会的建议来决定是否继续紧急状态,意即政府间接承认元首在颁布紧急状态的过程中有酌量权。

用了元首过桥宣布紧急状态,慕尤丁在这个时候拆桥要元首完全“遵照”内阁的劝告,是说不过去的。这是对宪法40条的误读。

丑妇见家翁

6月16日马来统治者特别会议以及国家皇宫的文告,清楚说明两个立场:第一、慕尤丁政府必须在最快时间召开国会会议;第二、紧急状态将在8月1日结束,也不会延长。从那一天起,慕尤丁政府迟早丑妇终需见家翁。

皇宫自6月16日的看法,简单概括,就是慕尤丁政府不能躲在紧急状态底下作威作福,而且必须回到国会民主制度运作。

慕尤丁政府原本要拖到9月才开国会,最高元首于6月29日召见国会上下两院议长,在此清楚宣示紧急状态前开国会的意旨,政府才安排了这个从7月26日起不汤不水、没有投票的国会“汇报会”。

慕尤丁政府不想召开国会、不想让国会进行投票的原因很简单,慕尤丁虽然在国会当中仍有最大组的议员,但是如果巫统当中一些议员投反对票,慕尤丁就没有多数席次。

慕尤丁看来是武装起来准备撑到底,唯有足够的国盟政府议员倒戈相向,慕尤丁才会倒台。这里的假设是:

第一、 阿兹敏和他的支持者没有人要,所以无法离开慕尤丁;
第二、 伊党只有在哈迪不掌权或者民间压力巨大才可能离开慕尤丁;
第三、 砂拉越联盟只有在最后关头看到慕尤丁撑不下去了才会倒戈。

所以,现在的焦点是巫统到底分几派。慕尤丁政府之所以会在喜来登政变后成立,源自于巫统的参与。但是,巫统现在最少有三种意见:

第一、支持慕尤丁继续当首相(希山慕丁的派系);
第二、倒慕尤丁个人,不倒政府,巫统人选接任首相(纳吉最新的说法);
第三、倒国盟政府(阿末扎希、东姑拉沙里)。

慕尤丁肯定会拖、拉、避、闪,也因此巫统每一个议员现在欠全民一个答案。在未来两天,每一名巫统议员都应该说明他们的政治取向,并且联同在野党议员要求国会于星期一8月2日对首相进行信任/不信任动议表决。

行政中立

昨天下午,国会突然停摆和封锁,议员临时被安排进行新冠肺炎筛检,是个危险的征兆。林吉祥指出,突然封锁国会和1933年德国国会纵火事件(让没有多数席次的希特勒纳粹党夺权)是异曲同工。此时此刻的马来西亚,步入一个异常危险的时刻。

慕尤丁政府失去民意,也公开与皇宫对着干,垂危的政权会如何挣扎,将在未来一周占据全民的注意力。

警察和所有的执法单位、乃至卫生部,都要在这个政治危机中,维持行政中立,不被当权者利用作政治用途。例如,昨天的临时封锁国会,不应该发生。以后再发生,卫生部官员要大声说,筛检可以照做,不能以筛检作为停摆国会、封锁国会的理由。

宪政决战看来在所难免,但愿最终的结果是民主的前进,而不是后退。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