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置马来西亚抗疫之战:公共卫生领域需要新领导

慕尤丁政府下台后,无论谁当新首相,他的首要任务是带领新政府全力抗疫。

新政府的生存之道,将取决于降低确诊病例、加护病房入住率和死亡率等关键课题的成败。而能否在委任新任公共卫生领导层一事上选贤与能,是新首相的重大考验。

第一,委任高级卫生部长

此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卫生部长的任命,足以对马来西亚小市民的生命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在2020年以前,卫生部长也从不被视为重量级的部长职。

在英国,“重大国务官位”(great offices of state)是财政大臣、外交大臣和内政大臣。在马来西亚,最重要的部门则是财政部、内政部和国防部。教育部也属于重量级的政治任命。


在巫统—国阵政府掌权时代,卫生部往往被视为次要部门,通常被分配给马华或国大党。巫统大佬们从不想接手这个相对讲究专业且繁重、吃力不讨好的职位。

慕尤丁政府的抗疫工作会被表现差劲的阿汉峇峇耽误,丝毫不令人惊讶。阿汉峇峇所犯下的第一个失误,就是提倡饮用温水预防新冠病毒。从此他的声望没有好过。

为了遏止新冠疫情继续肆虐,并让我们的医疗系统能够应对未来的危机、准备好应付社会日益老龄化的需要。卫生部应该被视为“重量级部门”之一。


新任卫生部长必须是一位称职的政治领袖,唯有在内阁同僚中享有崇高的地位,他/她才能自信而有效地向内阁,尤其是向公众传达困难且不时变化的卫生政策抉择。

慕尤丁政府使用“群体”(cluster)概念组织安全、经济、教育和社会及基础设施发展等领域的政策。如果新政府维持这样的安排,就应该任命卫生部长为“社会群体”的高级部长。

卫生部长也应该亲自负责协调疫苗事务。在国盟政府执政时期,由于阿汉峇峇无法处理马来西亚人最关心的疫苗问题,最后转由凯里负责。凯里做得很好,但他毕竟受限于不在其位,无法直接掌控卫生部官僚机构。

马来西亚医疗系统急需改革。新冠疫情暴露了现有系统中的弱点,我们需要改革得更快更多。为此,我们需要一位具备领导力、政治意愿和愿景的领袖来重建整个医疗系统。新任卫生部长也必须能够阐明国家在未来数年的卫生政策方向,包括医疗筹资、医疗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如何预防及管控未来的流行病等。

第二,委任新的卫生总监


在马来西亚抗疫战的首几个月,卫生总监诺希山一度被视为国家英雄。然而2020年9月沙巴州选的参与者返回半岛后导致疫情失控,让民众开始质疑他的可信度。

当然,我们感谢诺希山最初的贡献,但不可置否,他的一些决定为我国抗疫历程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国家药品监管局 (NPRA) 审批疫苗、医疗器械管理局 (MDA) 审批检测试剂盒的进度缓慢,负责监督这两个机构的卫生总监责无旁贷。

事实上,这些机构不应被置于卫生总监的管辖范围内。政府医疗体系正是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最大购买方,这其中可能存在利益冲突。这些机构应该由中立的委员会运作,并对部长负责,再通过部长对国会负责。

诺希山在过去坚持使用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虽然是黄金标准,但太费时),好多个月都坚持拒绝使用快速抗原试剂盒(RTK)进行大型检测,大大减缓了筛检的速度。即便现在,马来西亚的筛检数量依然太少。我们需要至少每天检测 30万人或相当于总人口的1%。

诺希山的标准应对方案,即单单依靠封锁来抗疫,导致国家经济陷入巨大的混乱。

新任卫生总监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和州政府(包括疫情最严重的雪兰莪州)分享详细数据、采取整体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抗疫方针,而不是以卫生部为中心,以及动员私营医院和私人诊所齐心抗疫。


第三、筹组强大的卫生公务员团队


卫生部底下由两个部分组成,卫生总监领导由医疗专家组成的医疗和卫生服务分支,以及卫生部秘书长领导,由行政与外交官服务系统(PTD)组成的轮值式公务员分支。


这一点类似于国防部的结构,它也有两个团队,分别是由武装部队总司令领导的武装部队和由国防部秘书长领导的公务员团队。

一名行政与外交官(PTD)官员可以从一个部门被调派到另一个部门,从农业部到卫生部再到国防部,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一名优秀的官员熟悉所有运作规则,并在整个政府体系中拥有广阔人脉关系。

马来西亚所采用的制度更像印度而不是英国。一些官员拥有特定技能和专业领域,也可以深造获得专业知识,但大多数行政与外交官将自己视为行政人员,而不是被委托专业任务的专家。

西敏寺制度下的部长是通才,但部门内的秘书长(ketua setiausaha)也是一名通才。卫生部或国防部的整个公务员部门在本质上也是通才。

但现代世界已经发展得非常多面和复杂,部门内各个级别的官员都需要具备专业知识。

例如,卫生部或国防部的财务或采购部门负责人不仅需要了解财务知识,还需要对医疗设备或武器有足够的知识和理解。

将一个部门的官员调派到另一个部门的做法自有其优点,但一些具有专业知识的中级官员应该在一个部门或一组政策领域内得到培养并留守更长的时间。

我们需要提升公务员的专业知识和专业化,鉴于公共卫生在当下和未来的重要性,也许卫生部是可以首先实施新措施的部门。

当下,新政府急需任命一位体面且有效率的卫生部长,以及任命一位能够带来新思维,并且能在卫生部里建立起一支具备专业知识的团队的新卫生总监。唯有如此,新政府才能重置公共卫生领域,进而扭转整场抗疫战。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