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内阁中的赢家与输家

依斯迈沙比利的内阁阵容为第15届大选埋下了三角战的可能性。从本质上而言,这是一个没有慕尤丁的慕尤丁政府。

赢家

让我们先肯定新内阁的可取之处,委任凯里成为卫生部长无疑是这份名单的亮点。我祝愿凯里接下来的工作一切顺利。

自凯里在今年2月被委任处理疫苗事务时,我就公开呼吁应该将他委任为卫生部长。毕竟少了制定卫生部议程的实权,他注定难以号令卫生部的官僚体制。

如果慕尤丁能早点大胆委任凯里为卫长,并让卫生部总监诺希山在2021年初就退下,马来西亚可以在抗疫战中表现得更好。

至少,慕尤丁政府的声望可能不会跌至谷底,以至于人们迫不及待地施压他引咎辞职。

我们需要一位拥有新想法,并愿意与更多的单位与决策者共事的新卫生总监。

即使身为在野党政治人物,但国家的需要一直是我的优先考量。我一直希望国防部和武装部队能由最好的政治领袖领导。

在很多人看来,希山慕丁的表现平庸,效率也不高。但我希望他能以过往的经验为借镜,更好地履行国防部长的职责。

希山慕丁应该探讨尽快落实《国防白皮书》的一系列计划,同时解决他之前任期间内留下的各个问题项目,包括目前前途未明的濒海战斗舰项目。

输家

阿末扎希、纳吉以及推翻慕尤丁政府的巫统领袖如今成了最大输家。依斯迈沙比里将他们打入冷宫,对大家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巫统阿末扎希派系的15人中,只有诺奥马和诺莱妮获钦点入阁。

我期待新首相和慕尤丁一样公开承诺,不协助盗贼统治者也不干涉司法程序。 “盗贼”(kleptocrat)这个词依然会是具有指标意义的代名词。

即使阿末扎希派系最多只有15名国会议员,但他们足以造成破坏和主导舆论。身为巫统最高领导的阿末扎希逐渐没落,对国家来说是一个好的新开始。

巫统必须彻底摆脱阿末扎希和纳吉的影响,才能与他们犯下的罪恶切割。这是唯一的方式,没有捷径。

另一个输家是阿兹敏。虽然他保住慕尤丁时期的同一个部长职,但这肯定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阿兹敏在希盟政府时期担任负责规划国家经济事务的重要部长职位,但慕尤丁却在喜来登政变后将他降级为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

作为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阿兹敏觊觎的奖赏一直都是副首相。

甚至直到几天前,流传的说法是阿兹敏仍满怀期望自己能够成为副首相,或者至少能改任财政部长。显然,依斯迈沙比利另有盘算。

当下的现实

东姑扎夫鲁留任财政部长,可说是不幸中之大幸。慕尤丁最初委任扎夫鲁的原因,是让自己成为实权财长。如今,依斯迈沙比利也如法炮制,掌握财政大权,破坏内阁中本应该有的相互制衡制度。

无论如何,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而言,我认为这总比财长一职落入阿兹敏或任何巫统资深领袖的手中来得好。无论是末哈山还是佐哈里甘尼都会趁机利用职务之便,为巫统重建利益输送的管道。

我视这份内阁名单为一项政治表态。依斯迈沙比利凭此显露自己将在未来取代阿末扎希及其党派、进而接管巫统党组织与招牌。从依斯迈沙比利在任相后的一周内特意避免参加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这一点可以看出,他希望表明自己没有受到阿末扎希或巫统体制的控制。

巫统的正统派(在这种情况下可解读为盲目的死忠派)肯定非常不满内阁名单。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求拿回自己“应得”的那份。

无论依斯迈沙比利是否能够从阿末扎希派系手中夺回巫统的招牌,他和他内阁中的巫统领袖,包括安努亚慕沙,都愿意与土团党和伊党在同一个联盟底下竞选第15届大选。这是阿末扎希和巫统“死忠派”激烈反对的策略。

这也意味着马来西亚很有可能将继续面对三国对峙——即将使用国盟或国阵的旗帜竞选,包含依斯迈沙比利阵营、土团党和伊党的联盟、拒绝依斯迈沙比利阵营和土团党的巫统正统派,以及希望联盟。

依斯迈沙比利政府显然不具作出改革与转型的意愿和魄力。然而,在后疫情时代,改革与转型正是我国迫切需要的良药。

唯有当希望联盟和其他的在野党重振旗鼓,展现强大的领导团队、更好的替代政策方案和新思维来治理国家,我们才能让改变成真。让我们携手重建马来西亚。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