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州选:影响深远的前哨战

虽然马六甲的选举结果不会改变联邦的权力平衡,但对各个想要借马六甲这场前哨战来一窥大选形势的政党而言,必然意义重大。

这场州选犹如大型补选,但选举结果本身又不一定能预示来届大选的成绩。

如何解读补选成绩

2007年4月28日的雪兰莪依约(Ijok)补选,8成印裔选民把票投给国阵、公正党铩羽而归。随着兴权会(Hindraf)大动员并在2007年11月走上街头,隔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公正党在雪州告捷,与盟党在雪州组成新政府。全国8成的印裔选民在308大选转向、投票支持在野党,掀起政治海啸。

尽管希望联盟在2016年6月18日的大港及江沙双补选失利,却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告捷。

补选可说是大型民意调查,有助于各政党在全国大选前做出艰难的抉择。

1968年12月,时年28岁的林吉祥代表行动党出战沙登补选,因与民政和联盟陷入三角战而惜败。这场补选的教训促成两个年轻的在野党进行议席谈判,避免自相残杀。

2011年4月,民主行动党在砂拉越州选由原本的6席翻倍至12席,为全国民众注入强心剂,也埋下民联在2013年5月全国大选赢得佳绩的伏笔。

最近,有传闻指砂盟有意解散砂拉越州议会,与马六甲同步举行州选。选委会刚宣布,马六甲州选提名日落在11月8日,投票日在11月20日)。

砂拉越州政府以防止新冠疫情散播为由,要求最高元首颁布紧急状态,并于2021年6月开始、2022年2月1日到期。

提前举行州选,就意味着砂盟能够避开将在今年杪生效的自动选民登记和18岁投票所增加的大量新选民。

巫统的困境

过去,巫统以铁腕掌控半岛的大部分州属,因此联邦和州一般同步举行选举。

即使是当时由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如吉兰丹,也因为不想面对巫统—国阵竞选机器的全面围剿,因此往往顺从联邦的日期举行州选。

由于马六甲并非决战,并且考虑到各个政党联盟之间的分歧,我们很可能会见证各政党“实验性”地采取不同策略面对这场州选。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肯定想占主导地位、委派与他同一阵营的候选人。同时,身为首相的依斯迈沙比里很可能也正盘算着如何通过这次州选巩固势力。阿末扎希宣布,从今起,巫统候选人名单不再由党主席一人决定,而扩大为三人,包括署理主席末哈山和首相依斯迈沙比里。

2018年以前,巫统内部的组织结构将委任候选人的权力集中在兼任首相的党主席手中。今天,马六甲巫统对最终候人选名单有更大的话语权。

马六甲巫统联委会主席阿都拉勿与他的“代理”,即原任首席部长苏莱曼一定会坚持选用自己的属意人选。

国阵与国盟之间的矛盾

在全国层级来说,一些巫统领袖认定不与土团党,甚至伊斯兰党合作。巫统总秘书阿末马斯兰声称阿末扎希更倾向于不与伊党合作,而署理主席末哈山则希望与伊党合作。

如果伊党坚持与土团党合作(以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为主),土团党仍有可能凭着掌控国盟而与巫统谈判。

如果伊党选择与巫统合作,疏远土团党,那么土团党就没有太多筹码可以谈判。尽管不满,但土团党不太可能冒让联邦政府垮台的风险。毕竟如果提早进行全国大选,土团党将成为输家。

据闻祖莱达正在筹组多元种族政党,她希望通过这个新政党为那些在土团党内被边缘化的前公正党非马来人议员和支持者在国盟提供新平台。

依斯迈沙比里的胞兄卡马拉查曼也组建了类似公正党路线的新政党,这个亲国阵的新政党的目标在于取代国阵内非穆斯林政党即马华和国大党的地位。

我预料马华和国大党可能会象征性地上阵一些选区,也很可能会败选。所有马华或国大党之前竞选的马来选民居多混合选区,将被巫统毫不留情的夺走。巫统为自身的生存而斗争之际,不会再慷慨对待其盟党。

马六甲的州选将成为自2008年大选以来一直在走下坡路的马华和国大党的最后一击。

在这个情况下,行动党在2018年竞选的8个席位中,这次州选至少会有4个席位直接对垒巫统候选人。行动党必须争取多元种族选民,尤其是半城乡选区选民的支持。

希望联盟的挑战

希望联盟必须在马六甲州选中决定一个棘手的问题——共同标志。今年3月,行动党和诚信党领袖已议决将使用希望联盟标志上阵来届大选。

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在8月23日同意使用希望联盟的共同标志,但仍有不少公正党党员还在尝试游说使用公正党的“蓝眼”作为共同标志。

最后很有可能的结果是我们会使用希望联盟标志。然而,由于马六甲州选举并非最终决战,公正党也可能会决定做实验,独自采用自家党旗。

若希望联盟成员党能团结起来使用希望联盟的标志作为共同标志,那么希望联盟就能被选民视为团结一致且令人信服的势力。

若希望联盟和公正党的标志双双出现在马六甲州选,来届大选很可能也会保持这种状态。这必定会引发一系列新部署与安排。

马六甲前首长兼巫统叛将的领袖依德里斯哈伦的举动也值得关注。他与他的派系引发了此次州选。巫统在10月14日正式开除他后,他又会加入哪个政党?

鉴于希盟的马六甲前首长阿德里颇受欢迎,而巫统内部又分裂成诸多派系,还同时与伊党和土团党对垒。由阿德里领导下的希盟如果团结一致,将会对巫统构成巨大挑战。

同时,选民的投票率会影响希盟的表现。上届大选,由于在主要城市工作但在半城乡和乡区投票的外地选民回归,投票率非常高,因此希望联盟在半岛赢得许多席位。

现在,基于疫情考量、滞留在新加坡工作的国人、对政治感到不满或倦怠,并意识到这不是生死攸关的决战等因素,都有可能导致投票率偏低。

不论结果如何,马六甲州选对各方势力来说,无疑是一场硬战。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