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马六甲与砂拉越州选

英国已故首相威尔逊曾说过“在政治上,一星期的时间都显得太长”。面对选举之际,这句话显得特别贴切。

现在看来,我们即将要面对的可能不只是一场,而是两场州选。接下来的这个星期,全国焦点可能从马六甲转至随时举行的砂拉越州选。而国会与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宣布,内阁决定展延原定于10月26日一读的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的修宪案,也为情况添加变数。


马六甲的现况

我曾说,即将到来的马六甲州选并非一场会改变联邦权力平衡的“最终决战”,但对各个想要借马六甲这场前哨战来一窥全国大选形势的政党而言,依然意义重大。

马六甲州选的提名日落在11月8日,投票日则是11月20日。

过去的一两个星期,许多争论都集中在导致马六甲州政府垮台的“四人帮”(2位前巫统议员、1位前土团党议员、和1位叛变的独立议员)是否可以用希望联盟旗帜参选。

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于10月20日达成共识,拒绝让前行动党籍的叛徒诺依占成为希望联盟候选人,但还没对如何处理另外三位倒戈议员达成共识。

希盟也一致同意,委任马六甲前首长阿德里(Adly Zahari)领导希盟的选举机制,应对州选事宜。这离正式公布阿德里作为希望联盟的马六甲首长候选人,仅一步之遥。

尽管任命阿德里作为首长人选在一些政治观察员看来并不意外,但实际上对希盟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让希望联盟与巫统之间已形成鲜明的对比。巫统有三位野心勃勃的候选人,即看守首长苏莱曼、甲州巫统主席兼州议会议长阿都拉勿、上议院副主席莫哈末阿里,争夺首长职位。

由于阿都拉勿并非州议员,他的“代理”苏莱曼在喜来登政变后被任命为首长。土团党为了与巫统竞争,也可能会提出一两位首长人选。自视为造王者的伊党,虽然不太可能推出首长人选,但伊党将会支持可能是最终赢家的国阵或国盟。

国阵 vs 国盟

以土团党为核心的国盟很大可能会与巫统主导的国阵在马六甲州选正面交锋。

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已经宣布,国盟不会坐等巫统让步、将竞选马六甲全部28个州议席。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则回应,巫统不会在选举前与土团党联手。

今日的形势与2020年9月沙巴州选不同,当时国盟和国阵最终达成议席谈判。


丑闻缠身的前首相纳吉受托在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前往德国进行治疗期间,负责巫统在马六甲的竞选工作。

马六甲州选可能就会因此成为纳吉和慕尤丁双方的代理战、让马六甲选民反感。

所有参与马六甲州选的政党,包括希望联盟必需提出明确且清晰的议程,推动国家和人民向前迈进。

旧模式已经终结,但新的出路却仍未明朗。马六甲州选将是一个重大考验。

砂拉越与联邦制

国会与法律事务部长旺朱乃迪身为砂拉越的资深政治人物,在勾勒议会改革方向和法律相关事宜上有一定的能力。

但他这个星期在寻求修宪以重新定义“马来西亚联邦”和“联邦制”时却面临严重阻碍。

朝野议员原本被告知,MA63修宪案将于10月26日提呈国会,并在为期两天的辩论后,最迟于10月28日通过。

修宪案的内容包括将MA63首次纳入国家宪法,正式恢复沙巴和砂拉越属于“邦”(wilayah/region)而非“州”(negeri/state)的地位。

这是极具象征性的修宪案,希盟政府于2019年4月尝试通过此案却因为无法获得三分二多数票而夭折。讽刺的是,执政砂州的砂拉越联盟(GPS)当时选择弃权。

国阵在2008年失去国会三分二优势后,就极少推动修宪案。

纳吉在2009年至2018年任相期间没有提呈任何修宪案。希盟政府虽然无法通过改升“州”为“邦”的修宪案,但因为时任青体部长赛沙迪的努力争取跨党派支持和时任在野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的配合,希盟成功在2019年7月16日通过18岁投票修宪案。

旺朱乃迪得以推动他的改革计划,归功于希望联盟与依斯迈沙比里政府在9月13日签下的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

若这些修宪案可以获得朝野跨党派支持,其他改革议程也可以采取类似的方式进行谈判。马来西亚就有机会解开自2008年以来的修宪僵局。

砂盟的挫折

然而,随着该计划被很可能是依斯迈沙比里政府里的保守分子所阻拦,这将导致人民质疑朝野双方协议修宪的决心。

对于获得砂盟支持而掌权的保守派来说,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在联邦中是地位平等的伙伴,是对他们世界观的冒犯。

这项修宪案的象征性一读原定于 10 月 26 日进行,但很可能会在12月 13日完成2022年财政预算辩论后才进入议事日程。这导致砂盟的选举主轴存在严重的缺陷。

砂盟原本试图通过提交承认 MA63 的宪法修正案来向砂拉越选民证明,它在2020 年与喜来登政变的推手们合作、以及现在与伊党合作成为联邦政府盟友的决定,是正确的。

过去,砂盟从来没有过多依赖政治论述,而是更常通过恩庇政治与鼓吹选民对未知的恐惧(如将权力交给缺乏经验的在野党)来牢控选民。尽管如此,砂盟依旧需要向选民证明自己存在的必要性。

尽管占据所有执政优势,砂盟(当时的砂拉越国阵)在 2018 年 的509 大选仅赢得了 31 个国会席位中的 19 个。 由此可见,砂拉越政坛的暗流汹涌,不容各方忽视。

因此,砂盟如今急于在今年提前举行州选,以避开18岁选民与自动登记选民的影响,他们不想等到2022年2月紧急状态自动解除后,面对新选民的巨浪。

砂拉越政府可能在日内通过州元首请求最高元首解除紧急状态,以便在 2021 年剩余的最后两个月内举行州选。

如果马六甲州选是一场新旧势力之间的前哨战,那砂拉越州选则会牵扯出情况更为复杂的角力。

这将涉及联邦制下各“邦”与“州”的权利,也将涉及国阵保守派和其盟友砂盟在布城的权力版图。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