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的建国理念

出于防疫考量及其他要务,我的新书《追寻理想国家: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林吉祥》自今年10月出版以来,至今只在柔佛新山(11月6日)和马六甲(11月7日)各办过一场新书分享会。两场分享会都邀请到吉祥到场支持。

本书英文版在今年4月出版,国文版则将会在明年1月面市。届时,我希望可以到各地举办更多的新书分享会。

林吉祥是马来西亚政坛上的特例


自1960年代以来,林吉祥不仅在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内保持着书写的习惯,也在30岁以前就形成一套另辟蹊径的建国理念,直到今天还始终如一。

我在书中写道:

政治学者潘永强博士认为,吉祥是我国政坛的特例:他30岁以前,就已厘清自己对社稷、党和国家的许多根本问题的立场和想法,并且自始贯彻至今。”(第21页)

“林吉祥在196811月的民主行动党与民政党文化大辩论中表明, “我们反对马来人沙文主义,正如我们也反对华人沙文主义或印度人沙文主义。我们同样会大力反对任何要把华人或印度文化标榜为马来西亚文化唯一基础的意见,或那些认为马来西亚文学只能以印度文和华文书写的说法。”(第29页)追寻马来西亚国族之路

相较于其他政治人物,吉祥对于马来西亚国族建构的路线非常清楚:每一个族群、每一个人都必须踏出舒适圈。然而这种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认同为优先的想法,至今仍无法被所有人接受,甚至常常被质疑。

在1990年代,马哈迪也在2020年宏愿中提到了马来西亚民族(Bangsa Malaysia)的概念。后来,纳吉又提过“一个马来西亚”(1Malaysia)。依斯迈沙比里如今再提“大马一家”(Keluarga Malaysia)。可惜的是,这些概念往往最后只能沦为空洞的口号。

马来西亚需要的是求同存异,真正致力于将所有马来西亚人视为根本的马来西亚民族主义。

吉祥经常呼吁他的追随者,必须用马来西亚人的世界观来取代从特定种族角度出发的狭隘观点。

当然,吉祥清楚知道要说服马来西亚人以超越种族的方式去思考,是极其艰巨的任务。但唯有超越狭隘的身份认同,才能使马来西亚成为伟大的国家。马来西亚人必须努力找到共同的愿景,而不是诉诸种族主义至上或自认为是受害者,因为这种做法很容易陷入族群之间的相互对立及指责。而吉祥的政治遗产之一,就是通过坚持不懈的斗争,建立以马来西亚人认同为优先的目标。

巫统在一党独大的年代大肆宣扬“马来人至上”的主张。而林吉祥却对非马来人传达“尽管执政党腐败,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放弃马来西亚国族的理念”的想法。

这是林吉祥55年政治生涯中的一大贡献。

我的同志古拉曾说过,由于对国内的制度不平等而感到失望,他一度想在学成毕业后永留在海外。然而,林吉祥1978年出版的《马来西亚计时炸弹》启发并改变了古拉的想法。

我买了一本,从前往机场的计程车上一路读到候机室,在飞往伦敦希思罗机场的机上继续阅读。飞机降落的那一刻,我已经改变移民的想法。我下定决心在学成之后,一定要回到自己出生的国家,看看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带来改变。” (第43页)

古拉的经历激励我们,我们应当继续向更多人散播希望的种子。无论现任政府有多失败,国人都不该放弃,我们需要齐心协力共建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捍卫议会民主

议会民主往往只有在被破坏后才会被珍惜。无论是共产党试图诋毁议会民主,或是巫统滥用威权破坏民主制度,吉祥的一生都致力于维护议会民主。

我注意到,非马来社会最近出现一种试图灌输选举无用、政治无用的观点。这类观点对于马来西亚国族建构毫无助益。

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我们必须感召所有人一起参与,携手让我们的家园—马来西亚变得更美好。

马来西亚正面临着另一个十字路口,我希望在我们奋力寻找出路的同时,有更多马来西亚人能够阅读并理解吉祥的斗争。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