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教育和医疗的权力下放予各州及邦政府

12月14日修宪后,看守首长兼砂盟主席阿邦佐哈里表示,他希望推动让砂拉越和沙巴的代表被纳入内陆税收局(Inland Revenue Board)。 他说,“如果我们在内陆税收局中有代表,我们就能知道国家的实际收入。”

我对阿邦佐哈里这番缺乏想象和远见的言论感到震惊。难道他想要的仅此而已?难道他没有任何有助于提升砂拉越小市民福祉的倡议?

想要派代表加入内陆税收局的想法没错,但马来西亚每年的实际收入都在财政部的出版物《联邦财政前景与收入估算》中列明,可在财政部网站轻松找到。

对砂拉越而言,真正重要的是与医疗和教育有关的问题。砂拉越行动党,尤其是主席张健仁一直致力于争取将医疗和教育的权力从联邦下放予各州各邦。

马来西亚的宪法框架以印度及澳大利亚宪法为蓝本,两国州政府都拥有医疗及教育的自主权力。

为了让州和邦政府可以在医疗与教育方面自主,应该将从各州各邦征收的所得税中的一定比例归还给州政府。

联邦宪法于1956-1957年间起草,而马来西亚于1963年成立时,当时个人和公司的所得税并不像现在这样是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当时,马来西亚经济更多地依赖天然资源,因此让各州/邦控制天然资源在当时被认为是公平的协议。

但在今天,不归还任何从各州/邦征收到的所得税是不公平的。

向州政府分享一定比例的所得税并不会减少联邦政府的收入,反而将鼓励州政府发展州内和邦内经济,进而增加政府的所得税、创造双赢。

阿邦佐哈里是活在思想保守,跟不上时代脚步的旧时代政治人物。他对于如何改革马来西亚宪法框架以造福砂拉越人民福祉,没有任何愿景。

砂拉越需要全新和公平的协议。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