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重建之年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迄今已有2年,尽管新型变种病毒的威胁犹存,有专家认为疫情最糟糕的已经过去。我不确定,但由衷希望他们的观察是对的。

史无前例的疫情永远改变了世界,这场长期抗疫战提醒我们必须打破惯性思维、反思与重建。

世界正面临五个巨大的挑战:卫生危机、贫富悬殊、民主倒退、地缘政治对抗和气候变化。

卫生危机

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卫生体系的弱点,甚至连发达国家的医院和设施也穷于应付。 然而,疫苗的快速研发则展现出医学与科学的巨大潜能和前景。

新冠疫情教会我们的是,全球以紧密连接的方式运转,只有最弱小的群体得到基本照顾,整体社会才能受到保护。如果落后国家、难民与囚犯等弱势群体与低收入群体无法公平地得到疫苗,新型变种病毒或新感染病例的出现和造成严重的破坏。

贫富悬殊

贫富悬殊对社会的凝聚与民主形成了严重的威胁。当前的贫富悬殊在很大程度上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新自由主义经济概念指导下的产物。

旧有的“企业应该只专注于利润最大化”的想法即将结束。我很高兴企业界的一些朋友开始谈论环境、可持续性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的原则和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

企业是社会组成的一份子,除了给其股东带来经济利益之外,也应该解决社会问题与消费者的需求。企业也要考量员工、客户、消费者甚至包括自然环境的共同福祉。

新自由主义的“利润最大化”对世界各地的政治体系产生了腐蚀作用,美国的大型商业游说团体就佐证了这一点。一切都可出售,包括政客的诚信和公众的长远利益。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工人在工作机会和薪酬待遇上节节败退,因此贫富悬殊在美国,甚至世界各地持续存在。当贫富悬殊持续存在时,独裁者和威权政府就会通过煽动较低收入阶层的不满情绪来掌权,正如特朗普在美国的崛起。

民主倒退

为了应对全世界民主的衰落和倒退,人们首先必须解决贫富悬殊等问题,并在资本与工人、资本与环境之间找到新平衡。我们必须在这样的脉络下去理解环境、可持续性和治理(ESG)的原则。

地缘政治对抗

从1989年柏林墙倒塌到新冠病毒爆发之间的承平时代已经结束。2021年的地缘政治竞争明显恶化,未来几年,无论我们做什么,地缘政治局势都会成为考量的一部分。

地缘政治竞争将影响马来西亚的外资投资。只要美国和中国之间没有爆发热战,马来西亚就能受益于美国和中国公司从中国迁出或寻找“中国+1”战略的生产基地。

然而在疫情肆虐和地缘政治竞争的背景下,管理供应链是另一个挑战。我认为马来西亚不仅需要关注地缘政治,也要为我们所在的区域制定方向、在设定议程和回应事件上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气候变化

雪兰莪、吉隆坡和彭亨近期发生的大水灾可说是首都自1971年以来最严重的水灾。水灾警惕我们,气候变化即不是笑话也不是虚构。而是像疫情一样真实存在的威胁,气候变化会跨越国界,直接影响全世界。

马来西亚需要成为形塑世界气候议程的积极参与者,也必须在考虑到气候变化挑战的情况下重建马来西亚社会。

2022年可能不会比今年轻松。但我希望,随着我们更清晰了解在2020年代面临的挑战,也有助于我们找出更多的重建方案,让马来西亚和世界变得更美好。

祝各位身体健康、元旦快乐!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