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重建马来西亚民主之年

如果说2020年因为发生了喜来登政变、导致民选的希望联盟政府垮台,而成为政治史上不幸的一年,那么2021年其实更糟糕。但当我们在未来回顾这一年时,也许会发现2021年已悄然为马来西亚奠定下许多民主规范。

马来西亚在2021年经历了许多事件——新冠病例持续激增,直到10月才逐渐下降;1月12日宣布紧急状态至8月1日为止;多次全面封锁导致民众被迫手停口停,面对经济困境;以及前首相慕尤丁在8月下台;全马最富裕的州属雪兰莪,以及其他经常遭受水灾影响的州属也在大水灾中告别这一年。

2021年1月,前首相慕尤丁在222名国会议员当中仅剩一半支持,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与其派系撤回对其的支持,企图推翻由土团党领导的联邦政府或触发闪电大选。他和纳吉仍盼望自己因多项贪污腐败指控而入狱前,提前举行全国大选。

早在2020年10月,慕尤丁就已经尝试实施紧急状态,却遭到马来统治者拒绝。2021年1月11日,最高元首最终同意慕尤丁的要求。于是,国会自1969年的骚乱以来,首次停摆。

尽管实施这场紧急状态的理由是为了遏制新冠疫情的传播,但确诊病例数从1月11日的每日2232例飙升至8月26日的每日24559例,激增10倍以上。

慕尤丁在经历了与皇宫、巫统、在野党和疫情斗争后,最终于8月辞职。8月21日,马来西亚最侥幸意外的首相——既非巫统主席也不是署理主席——的依斯迈沙比里宣誓就职。

2021年发生的这些事件在某种程度上规范了马来西亚的新民主发展。

这一年有五个关键的发展值得我们注意:告别总统式首相模式,平等联盟时代降临、朝野跨党派合作、各州政治的新影响力,以及新选民及新政党的参与。

一、告别总统式首相时代
从1957年独立到2018年大选,巫统一党独大掌控整个国家。巫统主席同时也是首相,位居权力顶峰。日益庞大的首相权力统治着行政部门、立法机构、司法机构,甚至是州政府,因为大多数首席部长或州务大臣都由巫统的州主席担任,而各州领导层则由巫统主席委任。

2018年之前的61年里,马来西亚有过六任首相。但从2018年到现在的短短三年,我们就已经有了三任。 二度任相的马哈迪、慕尤丁、现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都必须面对总统式首相模式已经被历史唾弃的现实。

首相之位再也无法威摄所有人,首相也不能为所欲为,他必须与尽可能多的单位与势力寻求共识,才能执行任务。

二、平等联盟时代降临

如今,首相依靠其联盟伙伴的支持以及与在野党议员签署信任和供应协议而生存。只有当各方能够就此达成共同目标,且不决定自己被亏待时,联盟才能保持完整。

马来西亚民主必须经历的一个重要而艰难的过渡期:我们要么是在大选中再次击败巫统,要么是让巫统彻底改弦更张。

巫统的诸侯们仍然为了完全掌权而希望重新恢复总统式首相的模式。巫统的主要领袖,如阿末扎希、纳吉和莫哈山所奉行“焦土政策”已经成功迫使马哈迪和慕尤丁下台,而依斯迈沙比里可能会是他们的下一个受害者。

如果巫统最终能够接受它不会再独大的事实,并承认政局的稳定只能来自执政联盟内部协商和通过国会程序与在野党达致政治妥协,那么马来西亚将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民主国家。

下届选举很可能会出现三个联盟的竞争,即希望联盟、国阵和国盟。

三、朝野跨党派合作

朝野停火的构想于2020年提出,但政府和在野党之间的某种信任和供应协议要迟至慕尤丁任期的倒数阶段才得以认真谈判,并于依斯迈沙比里就任首相后的2021年9月13日才正式签署。五位内阁部长和五位希望联盟的领袖每两周会面一次,以确保商定的协议得到落实。

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带来的积极成果之一是宪法修正案,承认沙巴和砂拉越是与马来亚共同组成马来西亚的“邦”,而非仅仅是13个州之一。

然而,谅解备忘录现在受到来自两个阵营的攻击:想要触发闪电大选来勒索依斯迈沙比里的巫统主要领袖,以及来自民兴党等其他反对党。

除了全国性的谅解备忘录,柔佛与霹雳州也有类似的协议,在野的希望联盟议员获得选区拨款,以便服务人民。

在政党高度分化的社会中实现朝野跨党派合作并非易事。然而,如果没有某种形式的妥协与合作,马来西亚就无法在如此困难的时期共同前进。

四、各州政治的新影响力

马来西亚奉行的联邦制其实名存实亡。中央政府控制着大部分资源,而各州政府几乎没有影响力。

过去,就连州选日期也大多配合全国选举,然而变化已经发生。沙巴、马六甲和砂拉越都举行了各自的州选。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最近也表示,他正在考虑提前举行州选的想法。

如果马来西亚赋予各州更多权力,将可能有助于推动马来西亚经济向前发展,且更好地管控疫情。各州政府应获得在其州内所征收到的所得税份额,随着收入的增加,州政府也应负责管理和支付卫生和教育费用,就像世界上许多的联邦制国家一样。

五、新选民与新政党的参与

希望联盟与依斯迈沙比里政府之间签署谅解备忘录的另一个积极成果是18岁投票的落实和自动选民登记。

如今的合法投票年龄是18岁,而所有尚未登记为选民的国人现在将会自动被添加到选民册中。这两项改变一举将大约580万的新选民添加到选民册中,在此之前选民总人数不到1500万人。

年轻选民正在寻求新的领导模式,随着占多数人口的年轻人被纳入选民册中,势必将改变全局。由赛沙迪领导的统民党已经从年轻人和对现有政党感到失望的民众当中得了很多支持。

随着民众强烈感受到领导层的真空,更多新的势力将会加入战局,2022年看起来像是将重塑马来西亚民主的一年。

2021年的部分正面发展是暂时的,也可以被逆转,就像这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也在面对民主倒退一样。但如果短期内没有新的霸权出现,而所有参与者都愿意妥协接受“公平的竞争环境将对每个人都有好处”,那么这些新的民主实践将有望在未来几年成为马来西亚政治文化的一部分。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