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南新政,柏岭启动

旧有的模式早已行不通,我们需要落实新政才能走出困局。是时候让我们告别旧秩序,迎接新希望。

2018年,希望联盟成功执政联邦与柔州,但后来却有一群叛徒背弃了人民的信任和委托。名誉扫地的国阵,以及治理不力的国盟,都不是人们的选择。希望联盟,依然承载着大家的希望。

我受党委派,上阵大新山的柏岭州选区,除了领军民主行动党之余,也要让选民看到希望联盟落实良政治理的准备。作为候任政府,我们将提出解决问题的新方案,尤其是针对柏岭及柔南地区的人民关注的议题。

(一)重开柔佛—新加坡边境我们呼吁政府尽早重开柔佛—新加坡边境,并采取“检测与放行”(test and release)措施。言下之意,新冠检测呈阴的通关者,无须隔离就可入境。“疫苗接种者通关走廊”(VTL)计划也应该扩大到私家车与电单车,而非只限于巴士和飞机。

这项建议可以缓和柔南的经济困境。联邦与州政府也必须应对通货膨胀的问题。柔南的物价已逼近巴生谷地带,但薪资水平却一直停滞不进。

(二)更好的工作、更好的薪资,及更好的经商环境除了柏岭外,全柔都需要能动性更高的州政府,推进柔佛的经济增长,确保柔佛人民都有平等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这需要获得国内外投资者的注资。

所有政府机关都得加倍努力,以有效吸引投资,提升科技与技术,进而为柔佛人民带来更好的工作和薪资。我们也要在政府上下防止的贪腐,避免破坏柔佛的声誉,加重经商的成本,造成年轻人创业的门槛过高和困难。

(三)公共交通与住宅

我将尽全力与地方政府配合,解决柏岭数个地区的交通阻塞和停车位不足问题。长远而言,大新山必须要有个便捷的公共交通系统,包括干净和准时的巴士,还有其他的公交模式,尤其是新山-新加坡捷运系统2026年完工后。

柔佛人民都能理解良好公交系统的重要性,当中许多人都曾亲身体验新加坡的便捷公交。我们也能在大新山建设同样的公交系统。我们需要更有系统的城市规划和住宅管理。房屋过剩(大部分为高级住宅)和年轻买不起房屋的矛盾点,是我们必须应对的问题。州政府必须建立良好的租凭市场,保障屋主与租客双方的权利。

(四)城市规划、水灾防治及环境课题

柏岭与大新山需要更好的城市规划,保护环境与应对气候变迁,并且做好水灾防治,还有平衡土地的开发。

许多人并不知道新山坡底也在柏岭州选区范围内。我一直都有股热忱,希望投入老街的活化。旧建筑若重新被使用及被赋意义,将别有一番风味。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可与旧建筑屋主和其他相关方面配合,共同活化老社区。文化遗产是人们的共同资产。

(五)加强联邦与柔州政府的关系

国家权力集中在布城的联邦政府,不一定能了解柔佛的真正需求。布城的官僚体系,往往限制了柔佛发展的潜力。大新山是国家主要的大都会之一,柔中和柔北则是种植业、农业及保障粮食安全的粮仓重镇。

在国阵巫统的统治下,柔佛利益被典当,因为柔佛巫统一切都得依附布城的政治主子。

实现联邦与州政府的对等关系,将使联邦政府权力下放,如把医疗、教育,及部分经济发展的权力,交由柔州政府管辖。这也有赖联邦政府把从柔佛征收的部分所得税收入,与柔佛州政府共享。

柏岭更璀璨的未来

柏岭的选民,无论是自己或亲朋好友,对于那些每天或每周都得来往新加坡打拼的人们,那种辛劳我能感同身受,明白柔佛薪资待遇追不上物价高涨的问题。让我们为更好的生活共同努力。

透过上述的行动方略,还有我们为民服务的使命感,我恳请柏岭乃至全柔的选民能给予希望联盟机会,在这次州选支持我们以建立良好、廉洁且关怀民祉的政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