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为下一个政治周期而战

民主行动党成立于1966年3月18日,迄今56年。

从1966年至1990年,民主行动党在执政党联盟/国阵的巨大的党国机关强压下求存。国阵靠发展牌和恐吓牌拿下各族选票,在野党伊斯兰党占一隅与巫统竞争巫裔选票,而行动党则与马华公会、民政党与印度国大党竞争非马来人选票。在野党之间没有交集,在野党都是永远的反对党,而执政的国阵则被普遍人民认为是万年执政党。

1990年大选和1999年大选,是巫统经历1987年和1998年两次党争之后的选举。巫统分裂出来、由东姑拉沙里领导的46精神党于1990年尝试透过两个分别的联盟集结所有在野党,民主行动党第一次参与联盟。1999年大选,在安华领导的公正党推动下,民主行动党再次参与结盟。

民主行动党于1995年和2004年大选单独参选,没有结盟;2008年大选则全面、全国性地与其他在野党谈判、达成议席分配、一对一与国阵对打,促成2008年308政治大海啸,民主行动党第一次参与组织州级政府,从此不再是万年反对党。

自2006年5月砂拉越州选至2021年12月砂拉越州选的15年间,民主行动党其实是在引领盟友、对手、民众和政府设定议程的。我们最早提出议会改革、申报资产、反贪腐、选举改革等创新议程,引领大家看见新政治是以让国家变得更美好为目标。

过去的15年来,民主行动党和盟友从一潭死水,经历了Bersih、兴权会等社会运动的大浪,也经历三届大选(2008年、2013年和2018年),于2018年完成执政目标,却因为喜来登政变而失去政权。

这15年的政治周期算是告一段落。

民主行动党在经历希望联盟政府倒台、也经历沙巴、马六甲和砂拉越州选后,于2022年3月12日在柔佛州选中可说是再次稳住了阵脚。民主行动党在逆风中,保住14席当中的10席,为下一战逆转胜奠定基础。

面对未来,我们要谦卑的承认,我们没有所有的答案。但是,走回头路,并不是解决方案。

2008年大选受挫以来,巫统以假新闻、铺天盖地的黑宣传,在马来选民当中抹黑民主行动党。2018年大选后,巫统在马来人当中继续抹黑民主行动党控制新政府,马华公会、国大党则在非马来人当中夹攻民主行动党无能、无力抗衡马哈迪和其他马来人领袖。

2018年打败了巫统的一党独大政体,旧的赖死不走,新的还在萌芽中。 巫统现在是来复辟的。巫统之所以看来可以得逞,因为我们作为新的势力,还未形成有新的治国共识。

未来的民主行动党,将会面对更多的挑战,也可能有更多的机遇。

我们需要从柔佛开始,建设未来10年至15年的下一个政治周期。

下一个政治周期,民主行动党要继续带领马来西亚设定政治和政策议程。

我们必须超越族群的对立论述。我们必须看见我们是共同建国的全民命运共同体。我们必须用最大的心力,从基层到中央的各级领袖,要准备从村长、市议员到治理全国的政治领袖。柔佛州选举,我们很自豪,民主行动党的每一位候选人与对手相比,在个人能力、理念理想、经验等都比对手强。

我们也必须在政策上领导改变。这个国家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到了选举,什么事情都被种族化。然而,在日常的生活中,尽管马来西亚人的族群和宗教背景不一,我们祈愿的,是很类似的。我们希望经济好、就业和工资好、经商环境好,也期许孩子的教育好,环境美好等等。

唯有好政府,才有好生活。民主行动党56周年纪念,任重道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