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联邦制的新政

无论是沙巴、砂拉越、槟城或柔佛,多州都对联邦政府将权力与资源集中,因此导致各州经济发展与基础建设不足而感到不满。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昨天在发表施政御词时,批评联邦政府一连串的空口承诺和失败政策,例如坑坑洼洼的联邦道路、柔佛州政府医院的设施不足,以及海关、出入境与检疫(CIQ)大楼的糟糕情况。

苏丹也怒斥,联邦政府勿待柔佛如继子。

联邦政府和全体马来西亚人必须认真看待柔佛苏丹所点出的马来西亚联邦制恶化情况。不幸的是,这些问题并非仅限于柔佛州。

马来西亚是一个联邦制国家,但如今却发展成高度中央集权的国家。

最近,沙巴律师协会与沙巴希望联盟因为州政府无法争取回联邦宪法中所阐明的40%净税收方程式,而决定起诉联邦政府;

资源分配不均,加上联邦政府无法理解和同理砂拉越人民所关切与需要的,导致砂拉越的反联邦情绪一直居高不下。

槟城与吉兰丹州政府也曾抱怨,由于与联邦政府在政治上存在歧见,因此两州也经常遭受如继子般的待遇。

马来西亚成立初期,所得税作为政府的税收来源,远不如今天来得重要。因此在当时,赋予各州管理土地和自然资源的权力被认为是相对公平的作法。

然而,由于现代经济数十年来的扩张,联邦财政已经扩大了许多倍,企业和个人所得税成为政府主要收入来源。 随着联邦税收的增加,联邦政府的角色和责任也随之扩大。

在政治上,在巫统-国阵一党独大的时代,巫统州务大臣或首长是由首相作为巫统主席所任命的,因此这些一州之首在实际上都服从于首相,也因此导致权力都集中在首相手中。

第14届大选终结了巫统-国阵的一党独大和首相至高无上的地位,也为联邦制新政的内容提供了谈判空间。

柔佛苏丹陛下要求联邦政府必须在对州政府更公平,将权力与资源分享于柔佛的呼吁是及时的,这也让其他处于类似困境的州属产生共鸣。

苏丹陛下也表示,联邦政府从柔佛州收取130亿令吉的税收,但只有少量拨款被用于柔佛。

2020年,在早已不合时宜的“人均拨款”(per capita grant)机制下,柔佛获得4782万令吉的联邦拨款,而通过“州公路维修拨款”(state roads maintenance grant)下,柔佛州获得6亿2642万令吉。所以柔佛在2020年从联邦政府收到的总金额仅为8亿8897万令吉,与被征收的税款相比,可谓毫不相符。

现在该是联邦和州政府重新谈判的时候了,我们必须建立更加公平和公正的马来西亚联邦制,才能照顾马来西亚小市民的福祉。

槟城首席部长曹观友倡议,联邦和州政府联合成立“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关系委员会”,研究实现联邦如何向各州下放权力和资源。

曹观友也倡议设立“州政府联合合作委员会”以加强各州之间的正式和非正式合作,并建立协调联邦与州问题的机制。

我代表柔佛州反对党,于5月19日致函柔佛州务大臣翁哈菲兹,提议在州议会中成立跨党派特别委员会,以强化联邦制并加强各州权力。

我将在6月19日星期日的柔佛州议会中发表演讲,呼应柔佛苏丹陛下的御词,倡议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重新谈判权力和资源共享的安排。

我将建议柔佛州政府:

1)推动并支持柔佛州议会跨党派决议,呼吁联邦政府成立联邦与州关系委员会,研究马来西亚联邦制在未来50年的权力分享和资源分享方面的新政。 委员会应在今年年底前发布其报告。

2)柔佛州务大臣可以联合所有志同道合的州政府,成立“州政府联合合作委员会”,为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权力共享和资源共享协调和制定新议程。 这将是一个“自愿联盟”,无需等到所有州都同意加入。 所有认为当前联邦与国家关系不公平的州属,都应该携手推动新政。

3)在柔佛州议会成立跨党派特别委员会,以响应苏丹陛下的号召,强化联邦制并加强州权力。

联邦政府和各州之间是时候达成新政了。柔佛应当得到更好的待遇、马来西亚人要更好的未来。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