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面对面:居銮

和居銮的朋友聊天

今早“民主面对面”来到居銮凤城咖啡店。我上一次在凤城演讲,是2018年3月18日下午。那天早上,我被宣布为亚依淡国会选区候选人,下午回到居銮向居銮选民道谢。

我在2008年大海啸中在槟城升旗山选区中选,2013年与林吉祥、张念群一起在柔佛出征,中选居銮国会议员。再次在凤城茶餐室讲话,于我而言非常有意义。

2008年,民主行动党在柔佛的26个国席中,赢得一席。2013年,505竭尽全力攻城,民主行动党共赢得4席、公正党一席。2018年,希望联盟一共赢得26席当中的18席。

全国222席国席中,砂拉越有31席、沙巴25席,柔佛比沙巴多一席,共26席,是全国第二多席次的州属。因为过去选区划分的不公,雪兰莪的人口虽然几乎是柔佛的两倍,但是只有22席。

2008年和2013年大选,民联在全国分别赢得82席和89席,两次选举都在西马半岛赢得80席。国阵其实只在西马半岛的165席中赢得85席,比民联多五席。但是,当年开票当晚,大家都知道没戏了,因为沙巴和砂拉越当时是国阵的“定存州”。

2013年和2018年,我们都清楚,只有在西马半岛赢得100席,才有可能执政中央。希望联盟在柔佛赢得18席,让希望联盟在西马半岛共赢得98席。

2018年国阵败选后树倒猢狲散,砂拉越和沙巴不再依附国阵。来届大选,希望联盟、国阵和国盟当中,除非有一个联盟可以单独在西马半岛赢超过90席,否则不会有任何一个联盟单独执政。

国阵于2018年在西马半岛的165席当中,赢得50席。虽然巫统在大喊赢得90席的目标,巫统领袖私底下都承认,国阵目前只徘徊在70席左右。国阵如果在西马半岛只赢得70席或更少,国阵很有可能连成立联合政府的门也没有,因为沙巴和砂拉越不一定要支持巫统霸权重返权力中心。

追求民主改革的历史是道路曲折的长征。为什么林吉祥于1978年提出反跳槽法,2022年7月才在国会通过?道理很简单,2018年打败巫统前,巫统是议员跳槽的受益人。只有到了2019年2月巫统因为现任内政部长韩沙带领15名国会议员跳槽土团之后,才经历跳槽之痛。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