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州:团结政府的基石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23年5月7日在麻坡举行的2022年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常年代表大会发表致辞:

首先,我感谢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同志、党元老林吉祥同志及在场的各位党同志出席今天的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常年代表大会。

我也感谢多年来患难与共的希望联盟友党领袖拨冗出席。

原定于2022年11月13日举行的2022年常年代表大会,随着国会解散而被迫延期。展延至今年3月5日后,却因为柔佛遭遇大水灾而再次延期。

本届柔佛州委会于2021年5月2日得到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党员代表的支持和委托成立。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会决定重新打造州总部,把州总部设在策略地点,作为备战第15届大选的一环,也实现“公园中的州总部”概念。位于古来的新总部在去年三月的柔佛州选、11月的全国大选成为竞选中心,也是职员办公的空间。

另外,无论是面对疫情或天灾的考验,柔佛州行动部队都快速有效地进行援救工作。我谨此感谢以何保强同志为首的柔佛州行动部队。

柔佛州选

我与张念群同志共同领导的州委会时刻保持警惕,对时局发展没有任何松懈。经历了沙巴、马六甲和砂拉越选举,我们都预见柔佛州议会很可能会解散。果不其然,柔佛州议会于2022年1月22日解散、投票日落在3月12日。

马六甲和砂拉越选举的双重挫败让很多人认为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在柔佛也会遭受相同命运,甚至有人认为行动党只能保住原有14席中的4席。柔佛州选的确是艰难的一仗,但我对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上下有信心,我们必可跨越难关。我在选前公开说过,行动党将在14席中赢得至少9席。最终,我们成功捍卫10席。

我想借此机会向由张念群同志领导的柔佛州选备战委员会表示最深切的谢意,也感谢来自全国各地前来助选的领袖和党员。我们面对行动管制令、低投票率和支持者情绪低迷涣散的种种挑战,仍打出漂亮的一仗。

第15届全国大选

柔佛州选是低谷,撑过了,一切都会好转。

这么说不是毫无根据地喊口号。我们分析成绩得到的结论是很多选民因为边境封锁或找不到投票的意义而没有投票。随着行管令结束,选民要改朝换代的决心再次燃起,他们会出门投票、支持希望联盟。

国阵在2022年3月的柔佛州选获得59万9753票或43.11%的选票;同年11月的大选中则获得59万8244票或30.64%的选票。由此可见,国阵基本选票稳定,获得的票数没有太大变化。与3月的柔佛州选相比,国阵在11月获得的选票只减少了1509张。

国盟在3月获得33万4457票或24.04%的选票、在11月获得51万9661票或26.62%的选票,增加了18万5204票。

相比之下,希望联盟的支持率增幅最大。3月柔佛州选,希盟获得36万7525票或26.42%选票、11月大选获得82万5182票或42.26%选票,增加了整45万7657票。

柔佛的选举成绩证明了,即使希望联盟的基本盘较小,但如果我们能赢得中间选民的支持,就会占上风胜出。

在此感谢曾笳恩同志领导的第15届全国大选备战委员会。

向林吉祥同志致敬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得以在重围中坚持和突破,是因为被十年前身先士卒、离开安全区到前线州柔佛竞选的林吉祥同志的精神感召。两天前正是2013年5月5日大的十周年。尽管当时没有赢下政权,吉祥同志的战略成功打破柔佛是国阵堡垒的神话。

吉祥同志在2013年掀起的浪潮,播下了柔佛民主行动党有勇有谋、深具韧性的种子。即使面对种种挑战,柔佛州民主行动从不退缩。对于过去十载在柔佛州一起经历高峰和低潮的每一位同志,尤其是吉祥同志,我由衷感谢你们的付出。

柔佛州的政治格局,因为吉祥同志自2013年以来的领导而扭转。柔佛州成为希望联盟开启布城大门的钥匙。

2018年,希望联盟赢得柔佛州26个国会议席中的18席,包括巴莪和丹绒比艾(随后在2019年的补选中落败)。2022年,希盟赢得15席,只输了新邦令金。希望联盟在2018年赢得98个半岛席位,其中柔佛贡献了18席。来到2022年,希望联盟在全国赢得的82席中,柔佛贡献了15席。

柔佛是团结政府的基石

我们正迈入民主行动党和国家历史的新篇章。

2022年3月20日,民主行动党全国代表选出由第三代领导人陆兆福同志为首的中委会。吉祥、已故曾敏兴医生、已故卡巴星是行动党第一代先驱。已故郭金福同志、林冠英同志和陈国伟同志则是第二代领袖。

陆兆福同志上任一年后,表现有目共睹。他不仅是一位战略家,也是一位大胆实践新想法的领导人。他向全国人民证明,他领导的民主行动党目标长远,以建国理念主导所做的决定。

历史将会记载陆兆福同志在2022年11月20日至24日期间发挥的关键性角色。

投票日当晚,他充分意识到如果要组建以安华为首相的新政府,唯一的出路就是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必须与巫统和砂拉越联盟组成联合政府。多年的合众连横经验,让兆福同志明白,行动党、巫统和砂盟之间的竞争和敌意是根深蒂固的。

同时,他知道这个国家正处于十字路口。如果无法顺利组成安华领导的政府,慕尤丁-伊斯兰党政府就会卷土重来。届时,国家只会往后退,失去希望。

陆兆福同志以战略思维和谦逊态度领导民主行动党促成了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

希盟和国阵在柔佛州的26国席中占了24席,是成立团结政府的关键。

希望联盟虽然不是柔佛州政府一员,在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的谕令下,反对党如今被称为“Pengimbang”或“制衡方”,曾笳恩同志也被称为制衡方领袖(Ketua Pengimbang)。陛下期望的是希望联盟发挥制衡作用,与州政府一起加强和改善柔佛州人民的福祉。

我明白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还有巫统要适应当今的新形势一点都不容易,但要明白,我们都肩负历史使命。

组建团结政府,并非仅仅为了阻止国盟掌权。

团结政府的成立是因为希望联盟通过2008年、2013年、2018年和2022年的大选崛起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自2008年以来一直试图摧毁希望联盟的巫统必须接受现实,与其与我们为敌,他们更应该与我们合作,造福人民和国家。

团结政府也结合昔日竞争对手,组建稳定持久的政府,重建马来西亚。

我们团结一心,为实现马来西亚经济二次起飞而努力,让马来西亚人过上有尊严和经济正义的生活。

我们应该致力创建团结的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上伟大的国家之一。

前路挑战重重,我们任重道远。而柔佛作为稳定团结政府的基石,同样也可以成为团结马来西亚国族的基石。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