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治秩序第一年

2022年11月19日全国大选投票日,在前所未有的未知当中,选民履行了投票的公民义务。这一年里,在各方协力、斡旋、角力、博弈和拼搏下,马来西亚在看似迂回、实质上方向清晰的路径上,顺利完成新政治秩序第一年。

2022年1月,我在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发表“马来西亚即将诞生的新政治秩序”(Malaysia on the cusp of a new political order) 一文,追溯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秩序”(order)。中文对order的翻译不太容易,但可泛指“时期”、“时代”、“政权”、“体制”。

简单勾勒,马来西亚史可以分成以下的政治秩序

一、国父东姑阿都拉曼通过联盟共治(1957年至1969年),是一个时代;

二、敦拉萨领导巫统独大的国阵体制,通过政府对经济介入在一代人的时间促成马来中产阶级的形成,也是一个时期(1970年-1990年);

三、敦马哈迪于1991年推动“2020宏愿”与“马来西亚国族”论述,形成多元族群之间相对融洽的政治格局,直至2005年巫统右倾走偏锋,其中以当时的巫青团长希山慕丁“亮剑”为表征;

四、此消彼长的17年(2005年至2022年)- 巫统右倾后国阵于2008年断送非马来选民的支持,纳吉的贪腐形象导致巫统也失去部分马来选民的支持;而在野的民联与希望联盟却无法独赢。

2018年大选,大部分的观察家在选前都认为国阵会胜选,甚至有好些说国阵会以三分之二优势执政,而很多投选希望联盟的选民,都不认为希望联盟有机会执政。这样说吧,2018年大选是“万年执政党”国阵对“永远的反对党”希望联盟的决战。

2022年大选是史上第一次在投票日当天,由于是三个联盟(希望联盟、国阵和国盟)之战,而三个联盟都曾执政,三个联盟都各自有优势,却都没有单独执政的可能。

马来西亚政治史上,可以撑得住场面、撑得住至少十数年的“政治秩序”,都符合两大条件:

第一,可以跨族群争取选票,就如2008年以前的选举,国阵一直获得大部分的印裔选民支持,在最差的情况下也至少获得四成华裔选民的支持。

第二,可以跨越南中国海赢得沙巴和砂拉越选民和政党的支持。

11月19日没有联盟可以单独执政,选举结果竟然是希望联盟82席、国阵30席,两个联盟如果结合,刚巧跨过112席的简单多数席次门槛。我于11月20日凌晨1时半,从柔佛新山赶抵雪兰莪首邦再也希望联盟聚集的酒店,被告知希望联盟主席安华在等待希望联盟秘书长赛夫丁带回国阵主席扎希支持安华出任首相的信函,并在凌晨4点前收到信函后召开记者会宣布掌握多数席次。

之后全国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博弈,安华最终于11月24日在最高元首面前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十任首相。

安华的团结政府有跨越族群的支持力量,也获得沙巴和砂拉越政党的支持,符合长治久安的政治秩序的两大条件。也就是说,团结政府如果经营得当,极有条件开创跨越数届全国大选的新时代。

安华和团结政府,在过去一年,经历多次的检验:

一、12月19日,团结政府和安华在国会赢得信任动议;

二、巫统有两派,一派支持团结政府,另一派支持与慕尤丁组织联合政府。3月的巫统党选,支持团结政府的领袖,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进一步巩固团结政府的政权。

三、六州州选后,国盟触顶,遇见“天花板”。8月12日六州州选后,在一片认为团结政府折损惨重的评论看法,我提出了国盟已达”天花板“的说法。国盟在2022年大选和2023年州选葫芦里卖的药不外乎慕尤丁将当首相、国盟将执政中央,并且操弄族群与伊斯兰情绪,煽动马来选民忧虑非马来人“操控”希望联盟。

2023年州选是2022年大选的延续,团结政府折损席次是在所难免的。但选举的结果非常清楚显示,国盟的政治方程式因为完全不得非马来选民的支持,基本上走不出北马四州、也走不出马来选民占七成半以上的选区。

四、柔佛蒲莱和新邦二南补选,以及后来的彭亨柏朗埃补选,都进一步确立国盟走不出北马四州的窘境。

五、在六州州选期间和9月16日马来西亚日庆典上,砂拉越总理阿邦佐哈里强而有力力挺安华任相至届满,进一步加强团结政府的底气。

我在8月就预测,国盟的模式将逐步式微,土团党将消亡,但伊斯兰党将在其执政的四州稳健成长,并且在不久的将来见证从哈迪到另一个世代的权力和范式转移。

来到2023年岁末,普遍上国人也有了两大共识:

第一、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将执政到下一届大选,中途换成慕尤丁当首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二、土团党将式微,出走的议员只会越来越多,而伊斯兰党四州政府祭出敦马哈迪担任顾问,进一步蚕食慕尤丁剩余的“未来首相”价值。

简而言之,在迂回中,安华和团结政府在一次又一次的博弈和考验中,扫除了新政治秩序的障碍。接下来,安华首相和团结政府的挑战是,如何从2005年到2022年17年间没有政治领导中心的年代,重新建立政治领导力,建立可以维系至少两至三届大选的政权,带领马来西亚经济二次起飞、马来西亚二次建国。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