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缺席是纳吉经济政策的致命伤

同理心应该是经济政策的核心价值。有同理心的经济政策,既是精明的政治也是让经济共荣的推动力。

我们必须时时谨记,无论是一位亿万富翁,或是一位勉强赚取最低工资的公民,在投票箱前都享有同等的一票。

回顾前首相纳吉为国家留下的经济遗产,不难发现同理心的缺席。如果我们要推动国家前进,就得从纳吉的经济失败中吸取正确的教训。

首先,纳吉为何会失败?

除了通过一马公司(1MDB)和其他丑闻来窃取国家财富,耗尽选民对他的最后一点尊重和本身的道德立场外;国阵败选的原因还包括,其经济政策对马来西亚小市民所面对的经济困境缺乏同理心。

经济政策必须确保富人与小市民在各自利益之间取得平衡 ——这不仅是好的政治,也是好的经济。唯有在小市民有能力消费,并且不会为此背负巨额家庭债务的情况下,国家经济才能持续繁荣起来。

马来西亚完全依赖出口导向型工业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这种由外国直接投资支撑的经济模式,是透过维持低工资来与其他国家竞争。

自1997年金融危机的20年来,马来西亚经济面对同一个问题: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要跳出来,就得减少引进以外劳为主的无技术劳动力、实现工业自动化,以及推动技术的升级(从而减少对廉价劳动力的需求),并为技术工人提供优渥的薪酬。要实现这个良性循环,跳出现有的恶性循环,需要政治决心,也需要社会一起努力。

如果劳动力结构无法向上流动,将有越来越多马来西亚公民必须远赴新加坡、澳洲甚至是韩国等外国工作。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国家银行资料,在新加坡谋生的马来西亚人当中有40%实际上是在3D(危险、困难、肮脏)行业工作。谁说马来西亚人懒惰,只肯从事舒适的工作?这终归还是薪水的问题,而非其他问题。

纳吉搞不懂这些问题。事实上,纳吉的经济政策是由评级机构和专家顾问如依德利斯贾拉等所指导拟定的,他们对小市民没有同理心,也没有兴趣进行大胆而广泛的改革,带动马来西亚经济提升至另一个层次的良性循环,即更高的薪资、更高的技能和更先进的科技。

纳吉唯一的就业政策是要求毕业生卖椰浆饭,并希望那些找不到工作的人成为Grab(电子召车)司机。

纳吉政府最愚蠢的经济举措之一就是落实消费税(GST)。即使今天,也就是五月大选的大约半年后,我很惊讶许多人还是不理解为何消费税如此遭人厌恶。

当然,消费税并不是物价自2015年起大幅上涨的唯一原因。导致物价高涨的其他因素包括:令吉于2014年10月起贬值30%、纳吉大幅削减政府在福利和津贴领域的开支,同时通过1MDB和其他丑闻掠夺国家财富。

举例而言,纳吉2014和2015年的发展开支预算约为450亿令吉,但实际支出低于400亿令吉;2016 和2017年发展开支预算则为400亿令吉,但当中有25%被拨入首相署,其中很大部分用作我所谓的 “收买基金” (slush fund) — 这笔款项可任由纳吉拨给他喜欢的任何人。

消费税的捍卫者声称,该税制有助扩大税基,因为“目前只有11%马来西亚人缴付直接税。”但那些人不明白,这个论点有另一个面向,那就是除了少数刑事逃税者,其他将近90%的马来西亚人并不符合缴税资格 —— 他们赚的钱不多,根本达不到缴税的门槛。

2011年,包括我在内的民联预算案委员会曾提出,国家的经济政策核心,应以扩大60%最低收入群体的可支配收入作为目标,以便整体经济能从可持续消费中获益,而小市民的消费不该由债务推动。然而,纳吉政府采取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案,直接发放现金给60%人口,并在2012年预算案中推出一马援助金(BR1M)。

这就是矛盾之处。虽然纳吉政府一方面知道,将近三分之二的人口需要某种形式的援助,而只有十分之一的国民符合缴纳直接税的资格;但另一方面,他们引入被描述为最卓越政策的消费税。纳吉曾在国会回答我所提出的相关问题,他当时声称,消费税是马来西亚经济的“救世主“。我至今仍无法相信他竟妄想如斯。

我自2013年就一直在警告,国阵正在通过引入消费税自掘坟墓,因为该税制犹如杀鸡取卵,扼杀了我国经济的命脉——消费。况且向那些无力缴税的人征税,本来就是一种政治自杀的行为。历史已经证明我是正确的。

选民反对消费税的强烈情绪,不只因为受重赋所迫,最根本因为小市民觉得纳吉的经济政策缺乏同理心。

希望联盟政府废除消费税是正确的做法,这必须完成。新政府必须废除正在削减小市民可支配收入的累退税。

由于2015年以来的物价上涨不仅仅是因为消费税,因此废除消费税不会让物价直接和立即下降。但无可否认的是,销售与服务税(SST)将减少政府收入,也意味着政府从社会上取得更少的税收,进而留给民众更多的可支配收入。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要赞扬财政部部长林冠英提出了一份旨在去芜存菁的预算案。尽管1MDB和其他债务造成了巨大的财政压力,林冠英和政府还是决定不采取撙节措施。该措施很可能会导致国家经济陷入停滞。

预算案内容如:大力支持公共交通(交通在过去被视为影响可支配收入的其中一大原因)、对工人应获更高薪资表示肯定因长远来看可增加政府税收,加上废除消费税等,显示希望联盟政府明白同理心对管理国家经济的重要性 —— 这个道理,纳吉要学也已经来不及了。

(国防部副部长暨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于2018年11月10日发表的文章。)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