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代最严峻的政治挑战

马来西亚的未来在悬崖峭壁边缘。慕尤丁政府倡议的紧急状态,将会是导致国家无止尽向下沉沦的起点。

其实,马来西亚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来应对2019新冠疫情,也可以有更好的方法来处理政治岐见
,而非实施紧急状态。

晚近20年以来,这个国家其中一次可能面对紧急状态的时刻,是2008年全国大选成绩揭晓当晚。

308政治海啸的结果是国阵自1969年以来第一次在国会失去3分2的多数议席,并失去了雪兰莪、吉打、霹雳、槟城、吉兰丹五州政权。那年,我第一次当选为国会议员。



紧急状态?



当晚,一些巫统领袖曾唆使时任首相阿都拉制造混乱并实施紧急状态。庆幸的是,尽管阿都拉处于弱势,还是君子地拒绝这个想法,并在3月9日凌晨2点召开记者会宣布接受选举成绩。



308后的数周,在抢先成立霹雳州政府的竞争中,哈迪阿旺一度支持成立巫统-伊党的联合政府,但最终被该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否决。



毫不夸张地说,聂阿兹一手将巫伊联盟延迟了近十年。直到他去世后,伊党保守派领导的梦想才终于实现。巫统与伊党自2014年起就开始默默筹备,国民和谐于2019年正式成立。



2015年,纳吉政府推动国家安全理事会法,允许首相颁布安全限制区。这是唯一未经皇室同意而公布宪报的法令。统治者会议与最高元首清楚表明对于首相试图掌握实施紧急状态的权力而不满。
 


2018年5月9日,数位马来统治者、政治领袖与关键机构的监护者如总警长与武装部队首长都承认了希望联盟获得人民委托的正当性。所以第14届大选当晚没有发生意外事件,并在隔天晚上成立新政府。



尽管纳吉治下充斥着盗贼统治与无耻的手段,但即使是他也没有跨过界线,在他面对的各种政治危机时实施紧急状态。



民主如何运作

?

所有竭力维护民主的马来西亚人从未像2020年10月23日这样对我们的国家有如此深刻的危机感,这也是这个世代所经历过最糟糕的时刻。


如果一个首相与支持他的政党可以仅仅因为可能会在国会的财政预算案投票落败就宣布紧急状态,这将为更多滥权的手段打开大门。



这意味着掌权者可以在自身权力受到威胁时为所欲为。如果一个政府可以在不对选民和人民负责的情况下进行统治,那么选举将毫无意义。 更别说是干净与公正的选举。

 
任何人都不应该在没有尝试解决政治僵局前,贸然中止议会民主制的运作。即使政府失去多数席位,仍然有方法可以通过现有的工具,即通过与在野党进行协商来取得“信任与供给”协议(confidence and supply),以少数政府的方式继续执政。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合法的公开谈判,而不必诉诸于收买个别议员。只要政府在财政预算案中纳入在野党的意见,那么在野党就会对政府信任与供给以避免政府垮台。

“信任”指政府是否获得国会的信任。“供给”指财政法案。

议会民主制在英国等国家存在了数百年,不是因为这些国家没有纠纷,而是这些分歧并没有在街头引起争吵和暴力,而是被带到议会寻求协商与解决之道。

如果政府希望在没有多数议席的情况下通过一项法案,则可以将该法案发送给跨党派的国会委员会,以征询反对党的意见。 如果双方同意,假设是法案中的70%而言,政府可以选择,在议会中通过彼此同意的部分,然后将分歧搁置一旁,避免整个法案不获通过。

眼下,国盟并非由人民投票选出,也面临着无法赢得下届大选的可能性。 如果实施了紧急状态,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将永远在紧急状态下执政?

今年6月,慕尤丁被告知自己非常受欢迎,如果举行选举他将赢得压倒性胜利的说法而欣喜。现在,我相信他的核心圈子会告诉他,他的联盟最多只能召集120个席位,甚至可能更少。

拯救我们的民主


以票数而言,马来西亚自2008年以来就处于五五波。2008年,国阵赢得了51%的多数票,而在2013年,国阵获得47%的票。 2018年,在三角战的前提下,希望联盟赢得48%的选票。

与其试图掌握某种半独裁的权力,首相在民主制中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以跨党派的方式与在野党合作。民心已变,打压与迫害在野党并实施紧急状态的时代已经结束。 
 
那些说马来西亚人不关心政治、只要经济生活不受影响,他们很乐意看到紧急状态的说法是谬论。 如果我不在乎我们的民主权利,那么2018年5月9日就不会有83%的投票率。

任何实施紧急状态的尝试都会对我们的社会造成深深的伤痕和根深蒂固的分歧。它将使一切选举和人民的选择变得毫无意义。 让我们一起拯救民主,克服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考验。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